汕头埠第一份白话报纸——《潮州白话报》

    1876年3月30日,上海申报馆印行出版了一份通俗白话新报,取名《民报》。《民报》是我国新闻史上第一份白话报刊。它是以社会底层老百姓为读者对象,为了让这些文墨不深的读者易于读懂报纸内容,除了用白话行文,每句之间特意空一格(即断句),人名或地名还用直线标出。故只消读过一两年书的人,便基本能阅读此报。《民报》虽然没出多久即告停刊,但作为白话报的星星之火,不久便在中国新闻传媒界引燃。
 
     甲午战争前后,资产阶级维新派人士为了宣传民族救亡,鼓吹维新变法和实现“开通民智”的主张,极力在文体上进行改革,开始创办白话报刊。
 
     1897年上海的《演义白话报》,1898年无锡的《无锡白话报》,便都以白话文形式,介绍西方的科学文明、民主思想,宣传爱国思想。特别是1903年12月19日在上海创办的《中国白话报》,明确宣传反帝爱国,反对“和平”改良,鼓吹用革命手段推翻清王朝,“建立独立共和的政府”。所刊文章通俗易懂,生动形象,深受读者欢迎。报纸热销于北京、广州、香港、西安、成都、武汉等全国大中城市。虽然出版不到一年便停刊,仍是当时出版的白话文刊物中影响最大的一种。
 
     《潮州白话报》创办于1903年12月19日(光绪廿九年癸卯十一月初一),跟上海的《中国白话报》创办时间刚好相同。当时汕头埠虽然已有《岭东日报》、《江报》等报纸,但都不是白话报。《潮州白话报》的创办,成为汕头埠最早的白话报纸。
 
     《潮州白话报》社址设在存心善堂后座,创办人曾杏村,总编撰杨守愚,编辑有庄一梧、赖淑鲁、曾练仙、蔡树云、钟楚白、蔡惠岩、王慕庵等,后又增林伟侯(国英)、林少韩(绍琦)。 报纸设有“论说”、“潮州新闻”、“中外新闻”、“教育”、“传记”、“曲本”、“歌本”、“小说”等栏目。总代派处在育善街岭东日报社。
 
     《潮州白话报》的内容不仅有关注本地的经济、实业(如《论潮州有天然地利惜潮州人未能实力兴办》),地方教育及妇女教育(如《潮州新教育议》、《论女学堂当趁紧举办》),还有小说连载(如《最新爱国英雄记》,歌本连载(如《豪杰姻缘》、《儿女英雄歌》和曲本连载(如《山西风水案》、《印度寻亲记》)等。我们从《潮州白话报》所设的栏目及各期内容目录,可看出其对地方经济、文化的关注和对民众教育的重视。特别是设立曲本和歌本这种潮汕妇女最普遍、最通俗和最喜爱的读唱形式栏目,独具特色,使报纸读者群定位更贴近广大普通民众。报纸因此亦颇受读者喜爱,每期销数达二千多份。
 
     《潮州白话报》自1903年12月19日至1904年8月19日,8个月共出版了十一期,其中第十、十一两期合刊出版。“本报于十一月朔日出第一期同人订定本年内共出三期其第四期定于明年正月十五日接续凡定阅者全于出第二期后均一律先收报资本报始得按期照寄也特告”。从这则潮州白话报社刊登于光绪癸卯年底《岭东日报》上的广告来看,其出版日期不是选在初一便是选在十五,自癸卯年十一月初一日至甲辰年正月十五日,两个半月出版四期,猜其出版频率应是半月报。但自第五期后,常常拖期出版。具体可能有多方面的因素影响,不过我们从《岭东日报》上刊登该报甲辰年四月廿二日(1904年6月5日)第八期目录预告广告前端的一段话:“本社同人前因学界纠葛社稿凌乱未能编辑致不能应期出报负慙之至兹于本月底前准出第八期先将目录预告于后”可略知端倪,报纸逾期出版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内部编辑人员因学术等观点不同而致拖延报纸的编辑出版,甚且导致第十、十一期合刊出版后便停报。
 

作者: 
曾旭波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2.05.07)
浏览次数: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