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同称“月娘” 汽车都叫“罗厘”

    在奔赴闽南各地展开“寻根之旅”之前,一些上了年纪的前辈和专家告诉了记者两个如今听起来颇为有趣的词语:“福佬”和“福佬话”。其实,这两个名词早就存在了,它们形象生动地道出了闽南潮汕两地血缘相连语言相通的历史渊源。历史上,潮汕人的先祖大部分由福建移民而来,因而潮汕人曾经被称为“福佬”,而潮汕话也被叫做“福佬话”。
 
     本报“根之旅”采风团在漳州泉州莆田厦门辗转采访期间,记者对闽南潮汕两地语言相通更是深有体会:无论是近在诏安的“潮汕话村”,还是远至厦门的鼓浪屿,记者足迹遍及这里的城市乡村,人在福建地却处处可以听到熟悉的“乡音”。
 
     见面“胶己人” 耳边尽“乡音”
 
     虽然分属闽粤两个省份,但记者一行在闽南采访时,当地政府部门官员也好,专家学者也罢,还有市民百姓等,见面后笑脸相迎中脱口而出的便是一句“胶己人”!闽南人中,能听懂并会说出“潮汕话”的不乏其人。
 
     “我们这里跟你们潮汕非常亲近,人缘相亲语言也相近。”在诏安,当地县委办新闻科人员见到记者一行便激动地说,诏安人基本上都能听懂潮汕话,不少人还会说呢。更令记者感到有些惊奇的是,在闽南与潮汕地区接壤处,该县至今还有着五六个之多的“潮汕话村”,主要包括后岭、深湖和汀洋等村子。记者探访其中的后岭村发现,这里虽属福建地,村民们说的却是潮汕话。而在诏安县百年老街中山路采访当地民众,整个过程基本上也可以用潮汕话来完成,而且他们的潮汕话都说得很“地道”。
 
     接下来前往距离潮汕地区相对较远的泉州、莆田和厦门采访时,记者耳边同样不时响起熟悉的“乡音”。
 
     祖母称“阿妈” 大家都食“糜”
 
     潮汕方言与闽南方言究竟有哪些常用词相同或相近呢?近日,记者专程采访了韩山师范学院中文系专家吴榕青教授。“两地相同的语言太多了!”吴榕青教授介绍,至今两地在古越语遗存、古汉语保留及外来词引进等方面相通相近的例子不胜枚举。
 
     “如平时潮汕话和泉州语表达‘傻’的意思时,发音为[kong5],以及闽南话和潮汕话说‘喝水(酒)’发音为[lim1],均为古越语遗存。”吴教授告诉记者,潮汕方言与闽南方言相通相近在保留古汉语的词汇与用法方面更为突出,这是数量最多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如两者表达“寒冷”意思所说的“凊〔ts‘ing3〕”(像凊水、凊饭等);还有妇人对丈夫的弟弟称“小郎”[sio2 n ng5]或[sie2 n ng5],以及妇人称呼婆婆的“大家”[da2 ke1]或[dua7 ke1]等,潮汕话与闽南话都一样。
 
     潮汕方言与闽南方言在外来词方面,吸收了不少马来西亚语成分,而且在说法和用意上都一样或接近。如潮汕话“五脚砌”,闽南语叫“五脚记”,都指骑楼下的走廊,可作人行道;还通过东南亚间接吸收英语,如“罗厘”指汽车(原专指货车)等。“另外,目前在潮汕话与闽南话中,均称月亮为‘月娘’,叫祖母为“阿妈”,叫稀饭为“糜”,叫炒菜铁锅为“鼎”……”
 
     难怪在闽南采风的日子里,一路同行的新华社福建分社原副社长王炜中不时向记者提起:作为一名潮汕人,他以前到闽南一带采访,与当地人员接触交流时,对方的谈话内容他往往可以听出七成左右。像潮汕地区平时经常说的“食”、“行”和“脚车”,厦门漳州泉州等闽南地区的发音也几乎是一样或接近的。
 
     ◎
 
     考史·观点
 
     闽南话唐代通行潮州府
 
     闽南与潮汕两地在语言上究竟存在着怎样的渊源呢?对此颇有研究的专家吴奎信教授指出,潮汕与闽南,是周边地区,在地理环境上,两地相连,都在南海之滨,同一条公路,同一片海域。在人文关系上,这两个地方可谓血脉相连,同一种语系。
 
     闽南部分地方历史上曾与潮汕属同一区域,古时两地语言也相通。有学者考证,唐代闽南话已通行于潮州府城一带。后来由于行政区域分开,年长日久,潮汕话与闽南话已有所分隔。尽管如此,潮汕话属全国七大方言语系之一的闽南语系。时至今日,诏安、云霄、漳浦、东山一带,仍能听懂潮汕话,以潮州方言吟读的潮州歌册能在这些地方流传;东山、平和、诏安、云霄等县还建立潮剧团,为当地人演出潮州戏。
 
     闽南话宋代“普及”潮汕
 
     应该说,历史上闽南话进入潮汕并逐渐流行是有一个过程的。从相关资料来看,潮汕地区流行闽语(闽东、南语)的时间至迟在十二世纪中后期。在闽籍的学者看来,当时潮州是两广(岭南)人文最发达的地区之一,民众语言同时呈现出广南路(今广东、广西地)与福建路的特征;潮州和漳州接壤,虽分属广南东路与福建路两个不同的政区,但两地的语言习俗几无差别。
 
     从间接材料来推测,成片的闽语随着移民而进入粤东沿海平原地带应在很早就已发生。南宋时期,东起潮州、惠州,西至钦州包括海南岛,几乎遍布福建移民的足迹。由此可估测,成片闽语在潮州开始流行,并与原住居民及其它支派移民的语言接触,其时间不会晚于北宋中期。
 

作者: 
NULL
来源: 
汕头都市报(2012.03.20)
浏览次数: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