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埠清末《潮报》

    汕头埠自清末光绪壬寅年(1902)诞生首份报纸——《岭东日报》至宣统三年(1911)清廷灭亡,十年间先后出版了十多种报纸。然而,随着岁月流逝,战乱频仍,政权更迭,这种纸质大众传媒,或是在当时便被人们不经意的随看随丢,或是毁于兵慌马乱年月,更抑或因内容刺痛执政当局而报馆被封报纸被销毁,以至今天我们除了在一些较大型的图书馆、档案馆的角落里偶然还能找到一二份残缺不全的当年老报纸,便再难觅其踪、难睹其貌。就是今天我们所能知道的这十多种报纸名称,也是从一些民国早期文献和保存下来的几种报纸实物及其上面的广告讯息蒐集而来的,或许当年的报馆还远不止此十多家。 
 
   《潮报》算是汕头埠清末查有记载的十多家报纸之一,但此前未见一纸实物,只在《潮声》第十三期的“潮纪”中见过其即将开办的一句话式的报道,约略知其创办于1906年底,创办人熊长卿,其它讯息便一概没有。 
 
   一个偶然的翻阅,让其庐山真貌露出一角。翻开一本馆藏的《岭东日报》合订本的隔页,赫然是用“汕头潮报”割开后的“废物利用”(见图)。《岭东日报》是八开报,装订成十六开册。我们从这几页被割成十六开后的《潮报》报头和文字、边框规格特点目测,该报至少应是一份四开四版(即二中张)或对开四版(即一大张)的报纸。此种规格跟当时的《岭东日报》、《图画新报》、《潮声》等现存清末报纸的规格大为不同。《岭东日报》和《图画新报》均是八开报,且都可装订成十六开册。《潮声》是十六开报,也可对折装订成三十二开册。而《潮报》则是跟现在的报纸一样的规格了。因而让人看上去更像一张报纸,而不像是一份杂志或一本书。
 
   《潮报》总发行所设在汕头埠第一津街西向。第一津街在哪里?笔者为此曾请教了几位“老汕头”,他们亦都不清楚。最近,新加坡陈传忠兄送我一册他编的《汕头旧影》,书中第28页有两帧完全相同的摄影版明信片,一帧在正面画面下边注明“汕头永平马路”,另一帧同样在该处有文字注明,则是“第一津街”。编者的说明是:“本页两幅明信片,景物完全相同,惟上图注明‘永平马路’,下面此张由日本大阪神田原色印刷所印行者则写着‘第一津街’。到底哪一张才是正确的?”受到这两帧照片及说明的启发,我找来民国一十年代末二十年代初和四十年代的汕头地图做对比,果然,在四十年代的汕头地图上称为永平马路的,在二十年代初的地图上同一条路,却称为第一津街。这就说明,汕头埠清末的第一津街,至二十年代改名为永平马路。 
 
   该期《潮报》出版于光绪卅二年十月十九日(即1906年12月4日),列新闻纸第九号。由此我们可知《潮报》的创办时间应是在1906年11月间。不过,出版周期还不清楚。
 
   我们从《潮报》报头及第二版的“本报告白”知道,《潮报》社除了出版报纸外,还开办印务有限公司,承印各种书籍、文件,经营各种洋纸、色纸、印墨等新闻出版印刷用品。由此可知其是一家具有一定资本的新闻出版和经营企业。
 
   由于所看到的《潮报》只是被裁剪成几页十六开的隔页,每页都难以有完整的文章内容,我们只能瞎子摸大象般的根据每一页的文字内容、版号,作一大概的复原,且也只能略知第一至第四版的大概讯息:第一、四版主要刊登各类广告。该期《潮报》第一版除了刊登一篇《本报征论告白》外,还有《汕头邮政局辖境邮章》等广告。第四版则被潮汕铁路公司的广告占去大部分版面,其它还有“汕头晶华影相楼”“良医到汕”等广告。栏目设置可看到的只有“论说”、“潮州新闻”、“京省新闻”、“外国新闻”等区区几个,“论说”、“潮州新闻”在第二版,“京省新闻”和“外国新闻”在第三版。
 
   至于报纸内容的风格特点,就几件剪片是难以领略的。不过,我们从第一版的《本报征论告白》,或可一窥端倪:本报征论告白启者,本报之设原为开通起见,近来文明进化,道德日新,士大夫怀抱热诚,通晓时事者大不乏人。本报有搜罗贡献之责,所望海内外同魂志士,凡关于政界商界学界,以及一切有益人心世道等论,不妨惠寄多多,以便刊刻广行,其有公德心之君子,谅不以鄙言为河汉,来稿刊否皆应珍袭,照章不寄奉还。不胜企祷,敬问撰安。
 
   所谓“征论告白”,即是该报为“论说”栏的征稿启事。“论说”虽然不是报纸的社论,但多少也可看出该报纸的价值取向和时政观点。
 
 

作者: 
NULL
来源: 
潮人在线 http://culture.chaoren.com
浏览次数: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