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龙年“营老爷”看潮汕社会的变迁

    龙年到了,很多村都在忙着12年一次的盛大活动,在科学昌明,社会文明的今天,我们已经有点看不明白这样子的营老爷算是纪念先人还是迷信活动?其实,今天我们坦然面对这些带有迷信色彩的民俗活动,从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社会文明的进步,中国社会也的确需要一些信仰让中国的普罗大众能够坦然面对今天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作为一个生在潮汕,长在潮汕,一直在观察潮汕社会变迁的人,自然不会错过龙年如此精彩的活动。前几天,了解到同事村里面正在举行类似的活动,而且本人在上班的路上也有幸目睹了他们的盛况。对比我们村正在为办此类活动的经费发愁,突然有所感悟,感慨潮汕农村社会正在经历的这一场迟到的变迁。
 
     在中国在大多数的农村社会,经历工业化和城市化变迁过程中的文化和思想观念的冲击也不是一天两天,但是我们不得不感叹潮汕社会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中保守宗族思想和传统宗法依旧明显存在。我们在2012年的今天发生在一些事件中依旧能够清晰看到宗族制度发挥的影响力。这一点在中国其它农村是比较少见的。
 
     不过,我们也不能就此认为潮汕农村的整体都保持着比较显著的传统文化观念。在笔者所在的村庄,历史上前往东南亚谋生的人比较多,改革开放以后前往珠三角乃至全国各地做生意的人也比较多,当然这两点是潮汕多数农村的共同点。我所在的村庄与同事所在村庄相差不远,情况相近,但是面对一些民俗活动的态度是存在巨大差别的。龙年的这一次活动,村里面担心募集不到足够的资金,并不是村里面的比较穷,相反我对比发现,本村无论是在当地还是在外的人经济状况都比较同事所在村要好一些。
 
     不是经济问题,那么我们必须从思想观念和组织者的组织能力等方面来分析,寻找存在巨大差异的原因。而思想观念巨大差异的应该是这里面的主要原因,因为组织者能力差异会影响事件的程度但并不足以导致事件产生质的变化。对于本村很多人对“神明”是否存在超自然能力这一核心问题产生质疑。就此点来说,应该是击中了事件的命门了。其实,所谓“神明”的灵验与否跟整个乡村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影响有很大的关系,对于一个到现在都无法证明其存在的东西,我们要说明它有超自然能力。那只能由,社会集体无意识到解释,当整个社会认为此“神明”灵验有效,我们向“神明”乞求愿望能够达成时,自然信心倍增,做事情的效率会更高,这样子我们成功的几率会更高一些。而一旦我们无法达成愿意,在社会强大舆论的压制下,我们也只能从自身对“神明”敬重不足等方面寻找原因,而不会从表面上公开质疑“神明”。这一点,可以解释同事所在村庄居民对于“神明”认同感强烈,愿意出资出力变民俗活动的原因之一。
 
      但是,并不能解释本村很难募集资金的原因,那是因为本村信仰“妈祖”,从“妈祖”的整体影响力来看,社会认同感其实是更强的。可是,本村居民对此并不感冒,而且经常性对于妈祖庙收支状况进行质疑。妈祖庙理事会人员经历了多此重大斗争和变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人们对于“神明”存在是有着明显质疑的,本村居民对于这种超能力是另有看法的。到此,我们容易把居民对“神明”的质疑归结为文明程度的提高。我并不否认此点存在着明显的影响,但并不是唯一的影响因素。本村在镇里面是小有名气的文化乡,那是因为以往村里面出了好几批优秀学子。人们接受了科学文化知识,对于迷信有所质疑是正常的。可长年累月生活在村居的人们很多是文化程度与其它地方无任何差异的。就是这些文化程度与别人无任何差异的居民对于迷信有广泛的质疑。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长期影响是我们值得关注的,在外的居民大多数能够接触科学文化知识,他们并不迷信。不迷信的他们在外面获得了很大的成就,这一点对于本村居民产生了比较大的冲击。一批有钱有能力的人不迷信也能够获得如此大的成功,天天烧香的人在村里面生活的并不富裕,这从侧面证明了迷信于超自然能力的不可靠。久而久之,传统迷信思想和宗族观念会越来越淡泊,也就有了一些村民卖掉祖产前往外地置业的现象出现。作为相信落叶归根的炎黄子孙,特别是保守的潮汕人,卖掉祖产是很难想象的事情,那意味着我从此不会考虑回到家乡居住。而,同事所在乡村则与潮汕大多数农村相一致,辉煌事业有成者很大一部分文化程度并不高,容易接受存在迷信思想的民俗活动。这一个民俗活动存在巨大差异的分析来看,开放可以影响人们的思想观念和生活习惯,但是仅仅是社会的开放是不够,思想观念的变迁需要科学文化知识的引领。在中国农村社会,思想观念的变迁更需要少数有能力思想观念先进的人来引领,只有如此才能改变潮汕农村目前过于保守的现状。
 
      就此推论,潮汕农村今天教育的大力发展,预示着传统宗法制度和宗族思想会在不久的将来开始没落。当然,就这一点来作推论还是有点武断的,因为我们必须考虑社会的惯性和潮汕存在明显社会封闭性,社会土壤决定了传统宗法制度和宗族思想很难一下子消失。个人的文明进步是无法一下子改变整个社会的,只有社会的主流被文明进步的那一批人所主导,才能改变目前潮汕社会的现状。
 

作者: 
郑礼彬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