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家宗祠的两座明代碑刻

    潮安的傅氏宗祠座落在彩塘镇东寨村,即傅厝。宗祠始建的年代稍前于明代万历九年(1581),为二进建筑,座南向北,前有宽敞大埕。祠堂几历重修,因没有注意修旧如旧,已无原貌可言,就是当时的潮州同知兼澄海知县何敢复立、守备陈经瀚书的“傅家宗祠”门额,也疑为复制之物。但令人惊喜的是,祠内却保存了两座花岗岩碑刻,两碑对峙于第二进走廊左右壁处。左为《题建大宗祠碑记》,通高207厘米(其中碑座高27厘米),宽89厘米,厚12厘米,碑额篆“建祠碑记”,碑文共498字;右为《题立大宗义庄碑记》,通高207厘米(其中碑座高27厘米),宽90厘米,厚12.5厘米,碑额篆“义庄碑记”,碑文共497字。两座碑的碑形均为平首圆肩。
 
   《题建大宗祠碑记》浓墨述评傅氏族老傅莘野(大聘)为族建宗祠和“俸置学铺”、“兴族学,济族贫”之义举,撰碑文者张翀,署衔“进士第谏议大夫户部左侍郎广西马平县侍教生”。这张翀(1525~1579)为柳州马平县人,字子仪,号鹤楼,嘉靖三十二年(1553)进士,授刑部主事。嘉靖三十七年(1558),张翀上疏弹劾严嵩父子,遭廷杖后贬于贵州都匀,时间长达九年。隆庆元年严嵩垮台,张翀复被召为吏部主事,历官兵部左侍郎、刑部右侍郎,著有《鹤楼集》诗文集,卒谥忠简,被尊列“柳州八贤”之一,名重当时。
 
   引人注目的是,《题立大宗义庄碑记》是名宦海瑞撰文,署衔“钦差总督南京军务兼理粮饷巡抚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年侍生”。这海瑞与傅氏有何亲密关系,我们透过“年侍生”的自称获得信息。当下查阅《海阳县志》康熙本,志书这样记载:“傅大聘,号莘野,海阳人,嘉靖已酉举人,与海忠介瑞同年,任苍梧知县,清慎有声。会忠介以都御史召用,道出苍梧,亲书‘清慎勤’三字匾于堂上。以抗直忤上官,挂冠归,年九十五卒。曾孙天祐,崇祯壬午举人。”
 
   “忠介”是海瑞的谥号,海瑞(1515~1587),广东琼山人。由《傅大聘传》得知海瑞与傅大聘是嘉靖已酉(1549年)科同榜举人,俗称同年,而且两人都以清廉鲠直志同道合,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据此,海瑞后来为傅家宗祠题撰碑记就属相当自然的事了。案海瑞到苍梧拜访傅大聘的时间是隆庆二年(1568),据孙道平先生考证的资料,海瑞当时的身份应是南京右通政(见孙著《海瑞与潮籍士大夫》文),傅大聘传中所记“以都御史召用”确有误。但《题立大宗义庄碑记》立于万历九年(1581),此时海瑞的身份已是“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碑文后来被收入雍正本《海阳县志》。康熙间修《海阳县志》的金一凤可能在此之前见过海瑞的碑文,便据碑中“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的署衔,粗线条地写进傅大聘的传中,造成上面提到之误。
 
   海瑞在《题立大宗义庄碑记》中一开始就大加称道傅大聘“官清而尊祖厚族,有范文正心者”(范文正即宋代的范仲淹)。接着记述:“余戊辰岁以直见忤,曾过苍梧宿一度,见衙无半点,心甚奇之,恨不能荐之朝。次早登县堂,令工房吏将自出金代制一匾,大书‘清慎勤’挂于堂上,以表其行之异。”
 
   义庄碑记突出了“义庄”之设,说“立义庄兴助祖祭、兴族学、济族贫、收枯异姓”。由此看来,当时的义庄相当于现代的一种公益基金会。至于基金的来源,碑文载明是傅大聘“登科时所出亭价金,凑已承祖余积及祖派”,大意是:基金来自三方面的收入,一是傅大聘考中举人时捐出的平价金,二是祖上遗下的余积,三是族中摊派。又点明“官囊一毫无予”,即官家一毫也没有投入,纯属民间行为。碑记把四百多年前义庄组织状况明朗地展示与后人,资料十分珍贵。
 
   两座碑刻的碑文撰写在先,至祠堂落成后同时而立,这时的张翀已先两年逝世。碑刻历经明末兵燹寇乱,清初斥地,接下来还是频仍的社会动乱,以至千古一遇的“文化革命”,所幸皆躲过了劫数。“文化革命”间,族人以响应破“四旧”为名,用贝灰进行涂盖,巧妙地把它们保护下来。后经清理,碑文基本完好。两座碑刻透出了相当珍贵的人文信息,凸显了可喜的历史价值。傅氏的族人应视为无价之宝而继续悉心保护,也当引起文物管理部门的重视和保护。
 

作者: 
杨启献
来源: 
潮州日报(2012.02.02)
浏览次数: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