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浦”何以又称“尖浦”

    榕城北门对岸,榕水之滨有一大村,名为“玉浦村”,在其老寨门石匾上也楷书“玉浦”两个大字。但是,人们口头中都叫它为“尖浦”。就是北门的渡口,也称为“尖浦渡船头”,这是什么原因呢?
 
   原来,“尖浦”是这个村的原名,而玉浦,则是清代时才改的。《揭阳县志》中,不管是雍正年间的,还是乾隆年间的,都称这个村为“尖浦”,后来为何改称“玉浦”?据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揭阳市研究会出版的《潮学》第27、28期合刊介绍:尖浦村创建于宋代,那时村中是多个姓氏杂居之地,也包括黄姓在内。村中以詹姓人口居多,也较富裕,成为村中主姓,故此称为“詹浦”。义为水边,因村左处于榕江北河之滨,故用“浦”为村名。到了明朝初年,詹浦村形势发生了变化,有盛有衰,詹姓走向没落,黄姓发展较快。于是,村名再用“詹浦”便无意义了。乃改为“尖浦”,同音不同字,得到村民认同,又使用三百多年。到了清初,形势又再变化,黄姓发展迅速,人口大增。过去人们相信风水,认为地理已为黄氏所占,纷纷迁走,村中几成黄氏一统。到了清乾隆七年(1747),乡村中出了一位进士,名为黄世杰,此人才华横溢,声誉也佳,为官时也获良好评价。他辞官后便在村中设馆讲学,培育人才,邻里从其学者甚多,也育出了不少有用之才,很受县尊的器重。黄世杰成名之后,便提出了改变村名的倡议。因为这时村中形势已全变化,再称“尖浦”实在是不合时宜,得到村民赞同后,便改为“玉浦”,取“玉”表示雅致、尊贵、高尚,“浦”则保留,因地处榕江河边,而且“浦”还有水顺畅流入大海之义,象征村子前途无量,人们有更大发展。村名改后,便建全寨围墙,筑大寨门,寨门朝东南,取“紫气东来”、“熏风自南”之吉兆。并楷书“玉浦”二字,石刻后镶嵌于门顶。寨门为四石柱框架,取材坚固、厚重,至今已历250多年,仍然坚固完好。寨门两旁各有八幅石刻,雕着竹苞松茂、鹿鹤延年等图饰。两边连接寨墙,向左右延伸。寨门外有小溪流过,石板桥通行,颇有点古寨的风貌。
 
   玉浦村地理位置优越,得天独厚,南临榕江、隔岸便是县城,北傍公路,可通兴、梅、潮、汕、普,交通转运十分方便,东、西两岸良田沃野,是个可农、可渔,宜工、宜商的好地方。过去,县城北门内外,多为玉浦人营商之地,商铺也不少是黄姓所开。北门火船头、镇屐街是县城又一热闹繁华之地,也属玉浦人经营范围。在未建北河大桥之前,尖浦 渡有八只渡船,白天从早晨到深夜,络绎不绝,都是载满客人。所以,玉浦村虽是人多地少,有钱人在县城开铺经商,小本者摆摊设点,或肩挑小贩,无钱者则靠劳力做工、搬运,人人有事做,家家有收入,在揭阳农村,也算为富裕之乡。
 
   玉浦与乔林,同是近城大乡,但在清末至民国年间,却因山林祖穴问题而成冤家,打了多年官司,破了许多钱财,苦了村民,肥了衙门。两村本不相邻,但因玉浦控北门,乔林占西门,也时有边界势力范围之争。因此,两村都曾开龛门(供奉历代祖宗神牌的),发毒咒,誓不互相嫁娶。直至解放,农会执政,在驻村土改工作队的开导下,两村干群,明白道理,乃于土改后,敲锣打鼓,互赠胜利果实。当时揭阳县农民报上有报道此事。各地村民,街头巷尾成为美谈。
 
   改革开放以后,玉浦村人更是如鱼得水,玉浦村成为工业、商业、运输齐备的新农村,有人统计,村中外来打工者,其人数比本地居民还多得多,可见其经济发展情况。
 
 

作者: 
林道成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