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机轰炸河婆济襄桥时间考证

    在这次河婆济襄桥的修建中,关于抗日战争期间日机轰炸河婆济襄桥的时间成为一个争议的焦点。有人说是1941年,因为揭西县县志也是写1941年。在济襄桥头竖的碑记中也说是1941年,引起了许多群众的争议。这次张志诚同志送来的济襄桥碑记的征求意见稿中也是写为1941年。但我认为应是1939年,因为日机来河婆轰炸两次,第一次来了两架飞机,其中一枚炸弹命中济襄桥面,炸开了一个一米多大的圆洞,时间是1939年农历五月十三日;第二次来了一架飞机,轰炸时济襄桥没有被炸到。
 
   现我将有关日机轰炸济襄桥的时间及情况的材料提供给大家参考,也让年轻一代了解当时的情况。
 
   (一)根据蔡俊举老师在《日寇飞机轰炸河婆纪实》的文章中写道:“1939年农历五月初五日,日寇占领了汕头市;十三日,河婆镇便遭到了日机的首次轰炸。当天下午一点多钟,有两架日机沿着榕江飞入河婆镇上空。那时没有防空警报,民众及军警们闻到机声后才迅速躲藏起来。两架敌机作低空盘旋,并轮流俯冲投弹。河婆人从未见过飞机轰炸,因此听见了炸弹的响声确实胆战心惊。敌机是按预定目标投弹的,主要想炸毁济襄桥,以达到破坏交通的目的。河婆镇共被投了十多枚炸弹,只一枚命中了济襄桥,其余的都落到附近,也有几枚掉进河里。炸弹很小而且陈旧,所以有几颗不曾爆炸。济襄桥虽中了弹,但只是桥板上被炸了一个一米宽的窟窿,对行人没有多大的影响。这次轰炸,没有房屋倒塌,只被炸死了二位群众。损失虽然很小,但人心惶惶,当晚把物资疏散到乡下去的人不少。从第二天开始,河婆镇竟长达半个多月的时间没有开市,人们都到乡下或到广德庵、天竺岩等处躲避,恐怕敌机再来轰炸。”
 
   (二)根据贝闻喜同志在传说《大庙爷击落日本战机》的文章中写道:“抗战时期,河婆是潮汕大后方,是潮汕通往海陆丰、兴梅、江西等内地货运的集散地。日寇为了破坏内地的经济和交通,曾两次派飞机来河婆轰炸。1939年端午节(实是农历五月十三日——伟转注),两架日机从汕头机场起飞,到河婆镇的西门街、帝爷街、区署前等处投下11颗炸弹和机关枪扫射,被炸死市民一人,伤数人,倒塌房屋数间,济襄桥被炸出一公尺左右的小窟窿,损失甚微。因为是第一次遇炸,群众都很害怕,当时纷纷求拜大庙爷庇佑平安、歼灭敌人。果然灵验,敌人投下的炸弹有好几发不爆炸,返航时有一架日机在揭阳下面的三洲地方坠毁。消息一时传开,说是三山国王在河婆击落敌机一架……事后揭阳县政府特雇两条民船将这飞机残骸运到河婆沙坝唇供人们观赏。当时潮、揭和兴梅的报纸也纷纷登载大字新闻消息,宣扬河婆人民击落敌机一架……河婆本地人民则加上大庙爷显灵,击落敌机等内容,并引以为荣。
 
   不过据当时在场的人说,敌机俯冲投弹时已听到一架机声有损伤的异音。且在轰炸帝爷庙时,楼上有一警察对敌机开了一枪,可能就是这个缘故,但这击落敌机的功劳,人们自然又记在河婆人民的保护神三山国王的身上去了。“
 
   (三)根据蔡泉峰医师的《往事说河婆》书中对日本飞机轰炸河婆济襄桥的记载中写道:“一九三九年五月十三日上午,我们正在操场上体育课,突然两架日本飞机从低空飞来,能看到飞机的日本标记,隆隆响在学校上空,向河婆方向飞去,约过了十分钟,飞机返回向东方向飞去。中午放学回家,村民大讲上午河婆济襄桥被日本飞机丢颗炸弹在桥中间炸穿桥板,板面穿孔如大圆桌大,幸无人伤亡。
 
   当日本飞机返回汕头机场,经过炮台、曲溪上空时被我国村民用步枪向飞机射击,击落了一架,其存一架逃回汕头。
 
   击落日军这架飞机后,隔了不久的时间,飞机残骸用三条船从曲溪运载上河婆,隐藏在下圩大石坣面荒地。当木船经过尖田尾村在溪边过夜时,大家争着去看,也有人剪些橡皮电线,剥出橡皮作草鞋带之用。这时局势更加严重,社会更加混乱,正处于兵荒马乱的年景。
 
   飞机残骸在河婆隐蔽不久,国民党政府又用民船运下揭阳。河婆地带来往的白兵也很多,大都从甘石径、坪上经过九斗村来河婆。为防止他们逃跑,几个兵缚在一起行走。“
 
   (四)本人通过在揭西县电力公司退休的曾献度同志找到其在广州的叔父曾道珍老先生,今年95岁高龄,但听力和思维还很敏捷,当我用电话采访他时,他肯定地说:“日机轰炸济襄桥时是1939年,因为我原籍在五华县水寨,1938年我在横江圩做生意,1939年我才搬到河婆圩来做生意就碰到日机来轰炸河婆济襄桥,所以我很记得……”
 
   (五)我通过电话采访在揭阳工作的89岁高龄的贝闻喜同志,他回信是这样写的:伟转同志:……记得五六年前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时,我写过六首组诗《潮汕沦陷血泪吟》,其中第二首是这样的:“神州何处得安全?肆虐敌机飞满天。街道尸横堆血肉,少年失学恨绵绵。”
 
   附注里说明河婆遭日机轰炸的惨状,没说明年月,但说当时我在河婆大光小学读书,被迫失学的事。我知道当时我的虚龄17岁,还记得济襄桥被炸的事,现按时间推算正是1939年。
 
   (六) 8月30日上午我又特地采访了张家围村张伟宙同志,他今年也是89岁高龄(生于1923年,肖猪),但他精神状态很好、耳聪目明、说话清晰、思维敏捷。他说他虚龄17岁那年在济襄桥头摆糖摊,刚好日机来轰炸河婆圩,他估计日机会轰炸济襄桥,所以不敢走桥过,只好向沙坝唇走去,结果济襄桥真的被炸弹炸中,幸无人伤亡,那年正是1939年。张伟宙同志说的情况跟贝闻喜同志说的完全一样。
 
   从以上三位老长者的文章记载和几位长者的直接口述中,我们基本上可以看出日本飞机轰炸济襄桥的时间是1939年而不是1941年,因为他们都是亲身目击者,对当时的情况记载得很详细很具体,而且都不约而同地说是1939年,这也可以说是比较可信和有根据的时间。但也可以允许其它人提出不同的意见和根据,并请来信来电告知,本人表示无任欢迎。
 
 

作者: 
张伟转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