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缩一个世纪的治学精粹与人生积淀——《饶宗颐学艺记》

    编者按: 
 
     2011年起,花城出版社陆续推出大师饶宗颐系列作品:传记《饶宗颐学艺记》(已出版),“大家小集”《饶宗颐集》,“选堂诗词评注”丛书———《长洲集》(已出版)、《佛国集》、《白山集》、《西湖集》、《黑湖集》。饶宗颐教授集“国学大师、汉学泰斗、亚洲文化的骄傲”三桂冠于一身,该系列将大师最精彩、最值得珍藏的经典尽数收录。
 
     《饶宗颐学艺记》介绍了集“国学大师、汉学泰斗、亚洲文化的骄傲”三项桂冠于一身的饶宗颐教授学艺经历,收集最精彩、最值得珍藏的各时期照片,内文以编年方式顺时序记述,由八个部分构成:家学渊源、发奋潜研、香港机缘、四海寻珍、中西贯通、遍游神州、古稀舂锄、永不言休。书中收录先生发表的论文篇目1000多篇及学术研究上的50项创新。该书的编纂形式独具一格,详列饶宗颐各时期著述,照录原书封面,注明书名、出版社。该书由饶宗颐教授亲自审定出版,记述饶教授70多载学术荆途上艰辛跋涉的历程,呈现他永远不倦地超越自己的丰姿,是研究饶宗颐的重要参考资料。
 
     创新、创新、再创新———硕果累累
 
     不少人知道“南饶北季”,即饶宗颐、季羡林为当代国学大师,但是对饶教授强调在学术上、艺术上力求开创新领域、新路向,以及学入于艺、以艺融学的主张与实践,却不一定知道,饶教授在学术研究上很受清代朴学“证据周遍”的影响,清人“求精”的治学精神是他年轻时学到的治学方法,另外,日本的抓“小题目”的学风对他也有很大影响,其实两者治学方法如出一辙,都是“求精”的做法。在“求精”的基础上,先生学艺最明显的特点是不断地创造“新颖”。季羡林曾撰文称:“饶先生治学方面之广,应用材料之细微,这些都是我们应当从他的学术著作中学习的。”季先生评价饶教授能放眼世界,创新、创新、再创新。先生在学术、艺术上追求立足本土的心智。当一种世界性的粗俗文化危及中国文化精华,人们陶醉在舶来理论的兴奋中时,他以“万古不磨志,中流自在心”作为自己对超越性大智慧的追寻。先生研究涉及国学的各个领域,其极强的原创力是学界所公认的,先生认为,做学问最关键要有兴趣,他的很多学问的发展,第一把钥匙是目录学,把语言学与目录学结合起来作为基础,用中国训诂学的方法去溯本追源,把语言文学运用到文化史研究中去,通过目录学得到一个纵观全局的眼力,从上到下,或从下到上进行贯通,治学领域广阔是其最大特点。先生尚新尚奇,喜欢做别人没做过的学问,并且每每出奇制胜,这是因为他学贯中西,博古通今。中国文化本来就是文、史、哲贯通的精神生命,先生深谙其真谛。先生对中国传统文献、甲骨文、金文及战国秦汉文字十分熟悉,加上通晓楔形文、梵文、英、日、法、德多国文字,从上古到明清,从西亚到东亚所发现的新材料无一不在先生手中得到充分运用。曾宪通说:“先生罗集资料可谓不留余力,时不分古今,地不择内外,取材不拘巨细……读先生书,无不为其旁征博引及系统剖析的渊博学识所折服。”1959年,先生二十年心血凝成的巨著《殷代贞卜人物通考》出版,该书在甲骨研究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先生因此获得法国法兰西学院颁发儒莲汉学奖,该奖被誉为西方汉学的诺贝尔奖。先生学术成就得到汉学界认同,在国际享有很高的学术地位。
 
     缔造敦煌学辉煌
 
     饶宗颐先生著作《20世纪文集》中,敦煌卷就占了两大册。敦煌研究在先生的学术生涯中占了很大的一部分,并取得引人注目的成果。先生运用贯通的文化史方法,把资料作为辅助的史料,指出它在解决某一历史问题上的关键意义,这是从人类文化史高度去揭示事物的本质和规律。先生在巴黎和伦敦研究敦煌写本藏卷,对《云谣集》问题进行深入研究,澄清了许多误解。《敦煌曲补订》中发掘了《寿练子》、《浪淘沙》、《思越人》等曲子。1983-1986年于日本二玄社出版《敦煌书法丛刊》共计24册。1971年先生与戴密微教授合作出版《敦煌曲》,随后出版《敦煌白画》专著,《敦煌白画》是研究中国绘画史,特别是唐代人物画领域的第一部著作,系首创研究,故张大千评价说:“饶氏白画,当世可称独步”。
 
     倡说“古史五重证”,植起《汉字树》
 
     饶宗颐先生治学穿越多种科学并开拓交叉学科的新领域,运用国际学术视野倡说“古史五重证”方法。为探索夏文化,先生认为必须将田野考古、文献记载和甲骨文的研究,三方面结合起来,即用“三重证据法(比王国维的二重证据法多了一重甲骨文)进行研究。杨向奎又加一重“民族学的材料”,先生主张加入异邦的古史资料(如西亚楔形文字的研究),五重证据相互抉发和证明,这就是“古史五重论”的方法。《符号·初文与字母———汉字树》一书中可以看到这种创新方法的具体运用。
 
     学艺双馨 国之瑰宝
 
     饶宗颐先生的骈文、诗词、书画样样俱到并呈放异彩。黄苗子评价先生的书画:“一位史学、文学、佛学、敦煌学、美学著作等身的学者,而又是一位画家,这在过去,却是罕见。”先生自7岁开始用毛笔习书作画,12岁正式师从杨栻老师,学习山水、花鸟、人物技法,17岁能抵壁作画,这为日后在画坛大显身手打下坚实的童子功。先生足遍天下,世界五洲已历其四,华夏九州已历其七,神州五岳已登其四。他到各国游览写生,以速写所见的山水景色及以自作记游、诗词为参考,绘画当地所见。1963年,先生因为研究佛学,延伸至梵学及印度学古文明的研究,在印度各地考察、写生停留了数月时间,并顺利到达印度中部、南部、东部,又辗转游历了缅甸、柬埔寨、泰国等国,将东南亚的佛教国家考察了一遍。历史上中国的玄奘没有到过的印度南部,法显也只去过西南部,先生对此行与历史中的玄奘、法显等人区分开来,认为他们是站在佛学的立场看印度,而先生自己是以一个历史学家来看印度文化,按他的话说是:“我来天竺非求法”。他的印度诗作都见于《佛国集》,印度绘画写生为《梵土雪鸿册》。先生认为中国的禅宗是佛教在中国的一个创造,与印度完全不相干,而先生对中国禅宗的看法,是看重它的另一方面,即生活艺术,他认为,在艺术方面能够引起中国文人的共鸣,比如语言艺术,苏东坡、黄庭坚等都在这方面运用得非常好,借相反的言语或是借描绘他物制造一种新的境界,除了语言艺术,还有书画艺术中的禅境,开拓了中国文学、艺术的新领域。1939年,先生辅佐叶恭绰做清代词人仕履的考证研究,协助编撰《全清词钞》,叶老是第一个提出敦煌学的人,先生在叶老家中得睹几千份敦煌经卷,自此对敦煌学彻底着了迷。60年代先生在法国巴黎科学中心工作,其中一项研究就是敦煌画稿,80年代,他先后四次到达敦煌考察莫高窟,深入研究莫高窟的塑像、壁画与文书,在多种敦煌艺术中,先生最喜欢的是壁画,他了解不同时期敦煌绘画的整体结构和特色,考察敦煌画与整个敦煌艺术的关系。实地勘察写生,其山水画“西北宗”说的画法付诸实践,使敦煌画风重生,并取得卓越成就。先生书法是以多体叠变写出不同形象,他本人认为饶体书法是“无家可归派”。先生是古文字家,懂甲骨善简帛,故其书篆隶楷草,都能得古人的骨力和风神,并在古人的笔意上发展,写成自己面目的饶体“心境书法”。
 
     大师寄语
 
     饶宗颐教授给予我们的不仅仅是宏篇巨著,而更重要的是他的人品、风格和沉静,以及拥有一颗“成人之美”的心。大师寄语:当前是科技带头的时代,人文科学更增加它的重任,到底操纵物质的还是人,我们应该好好去认识自己,以“求是”、“求真”、“求正”三大广阔目标的追求,去完成我们的任务。
 
     《饶宗颐学艺记》
 
     陈韩曦 著
 
     花城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
 
     ISBN 978-7-5360-6303-7
 
     定价:39.00元
 
     购书热线:020-37604658
 
     (花城出版社图书营销部)
 
     链接:
 
     东方的达·芬奇
 
     ———国学大师饶宗颐
 
     2005年10月,世界著名宗教思想家、日本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撰长诗《学艺巨星,巅峰光彩》赞颂饶教授学艺成就,诗中曰:
 
     学艺探求 光彩璀璨,
 
     学艺双携 通达万般领域,
 
     以身作则体现了人的无限潜能,
 
     以超群境界拓展新时代,不愧为真正的文艺复兴旗手,
 
     东方的达·芬奇———饶宗颐教授。
 
     池田大作认为饶教授创下的学术成就,是普照人类的一项伟业,他代表众多有识之士,称饶宗颐先生为“东方的达·芬奇”。
 

作者: 
陈韩曦
来源: 
人民网 http://www.people.com.cn
浏览次数: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