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童谣之文化内涵

    作为潮汕文化的一部分,潮汕童谣历史悠久,它不仅保留了大量的古汉语词汇和音韵,对古汉语研究具有重要价值,而且其反映的靠海吃海、出洋过番、敬神事鬼等充满海洋气息的民俗风情,彰显着潮汕独特的地域色彩,蕴含着深厚的地域文化。
 
   童谣的历史极其悠久,《列子·仲尼》就有:“尧舜服游于康衢,闻儿童谣。”谣,《毛传》在解释《诗经》中“心之忧矣,我歌且谣”时说:“曲和乐曰歌,徒歌曰谣。”可见,童谣,就是儿童间传唱的没有乐谱的歌谣,比较完整的概念是:童谣是长期流传于儿童间的一种用韵语创作、无音乐相伴的口头短歌。
 
   由于时下工业化时代的大众传播,信息获取渠道及娱乐方式的多元化,造成了童谣的边缘化,很多地方童谣多难逃被弱化的命运。但是,潮汕童谣却以其根植于民间厚土的生命活力,以其独特的审美价值呼唤着地方族群的记忆。搜索网络就会发现,很多潮人将记忆中儿时传唱的童谣放到博客、论坛上,这有利于潮汕童谣的搜集、整理与研究。因为作为潮汕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潮汕童谣以本土方言为载体,以口耳相传、代系相承为传播纽带,再现了潮汕地区的风土人情,她也应该与潮菜、潮绣、陶瓷、功夫茶等一起得到应有的重视。研究潮汕童谣我们发现,潮汕童谣除了具有口头性、民间性、歌谣性和儿童性等一般童谣的共同特征外,在词汇使用等方面还蕴含着深厚的地域文化内涵。
 
   保留较多的古音韵
 
   注重语言的音乐性,强调音韵节奏因素是童谣的一个显著特征,押韵是构成童谣音韵美的重要手段,它能使诗歌产生鲜明的节奏感,从而收到特殊的听觉效果。潮汕童谣的押韵方式与其他童谣一样并非一成不变,有多种押韵方式,如句句押韵一韵到底的,隔句押韵的,中途换韵的,等等。潮汕童谣用潮汕话念起来琅琅上口,押韵动听,极具音乐美,但是换用普通话念则非常拗口,其原因就是潮汕话保留了不少古韵,与现代普通话的发音不同。潮汕方言是全国七大方言区中闽南方言的次方言,也是现今全国最古远、最特殊的方言,它在语音方面的最大特点就是保留了很多古音韵,尤其是上古音韵,被视为是“古音研究的活化石式的宝贵资料”。如《凤鸣》:凤凰鸣,湖水清,潮州出公卿。凤凰鸣,东湖成,潮州大中兴。
 
   用普通话念这首童谣时发现“鸣”、“清”、“卿”、“兴”都是押[in]韵,“成”在这里就不押韵了。而在潮汕话中“鸣”、“清”、“卿”、“兴”、“成”的韵都是发[en]的,是句句押韵。又如潮汕人耳熟能详的摇篮曲《挨呀挨》:挨呀挨,挨米来饲鸡,饲鸡叫啯更,饲狗来吠夜;饲猪还人债,饲牛拖犁耙;饲阿弟落书斋,饲阿妹雇人骂。
 
   这首童谣末字的读音在普通话中分别是好几个韵,但它们在潮汕话中从“饲鸡叫啯更”句开始,句句末字都押同一个韵[ê].这些方言音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普通话交际上的障碍,但是却体现了潮汕童谣用韵上独特的地域性特点。
 
   保存大量的古词古义
 
   潮汕方言中的许多词汇,在现代汉语中已经不用或者只在个别书面语中保留,但在潮汕方言中却仍然被大量使用着,来自民间的童谣自然也保留着这些古语词。
 
   在潮汕童谣中经常可以见到“雅”,如:雅姿娘,别人嬷,看酸目,想困肚,转去内,暗糜还着家己煮, 破衫还着家己补。(《雅姿娘》)
 
   这个“雅”字虽然普通话中也有,但和潮汕话的意思却相差很多。在潮汕话中 “雅”的意思是高尚的、美好的,它是古汉语意思的遗留,在古文中经常出现,如“张耳雅游”(《史记·张耳陈馀传》)、“都督阎公之雅望”( 王勃《滕王阁序》)。其他如“目汁”、“踢跎”、“东司”、“走”、“食”等古语词在普通话中已很难觅其踪迹,但在潮汕童谣中依然被频繁使用着,如:一溪目汁一船人,一条浴布去过番,钱银知寄人知转,勿忘父母共妻房。(《一溪目汁》)
 
   老鼠拖猫上竹竿,尼姑抱仔去踢跎,人呾尼姑做有仔?尼姑听着无奈何。(《老鼠拖猫上竹竿》)
 
   “汁”,《说文》解为“液也。”“目汁”,眼睛流出的液体,指眼泪。 “踢跎”即游玩、“东司”即厕所、“行”即走、“食”即吃、“晏”即晚,等等,这些词语都是古汉语在潮汕方言中的遗留。保留很多古词古义是潮汕童谣语言词汇的一个重要特点。
 
   在潮汕方言所保留的古语词中,稳固性很强的亲属称谓词语大量地出现在童谣中。如:一丛松柏倒落坑,行孝新妇敬大家;提起银瓶温烧酒,提起银箸挟鱼生。一丛松柏倒落山,行孝新妇敬大官。提起银瓶温烧酒,提起牙箸挟猪肝。(《一丛松柏倒落坑》)
 
   天顶一粒星,地下开书斋,书斋门,未曾开,阿奴哭欲食油锥,油锥未曾熟,阿奴哭欲食猪肉,猪肉未曾割,阿奴哭欲食蕃葛,蕃葛未曾柳,阿奴哭欲食阿老爹两杯酒,酒未激,欲食粟,粟未挨,欲食鸡,鸡未刣,欲食梨,梨未摘,阿奴哭了白白歇,白白歇。(《天顶一粒星》)
 
   姿娘姿娘囝,走去电毛想做雅,爱学番婆学唔成,变做猪头叠草饼。(《姿娘姿娘囝》)
 
   这几首童谣中出现的称谓词有“大家”(指丈夫的母亲)、“大官”(指丈夫的父亲)、“新妇”(媳妇)、“阿奴”(长辈对小孩的爱称)、“姿娘”(泛指女人),这些称谓多出于中古的魏晋南北朝时期,是当时的常用称谓词,在现代汉语中已经不用,或者意思已经改变,但它们在潮汕方言中依然使用着,这对古汉语的研究具有重要的价值。
 
     前文之所以提出潮汕童谣应与功夫茶、潮绣、潮菜等一起得到重视,因为在潮汕童谣中我们也能发现很多潮汕地区特有的物种与民俗,了解潮汕地区的风土人情。潮汕,位于我国东南沿海广东与福建的交界处,远离政治中心,潮人自称为“省尾国角”。这里三面背山,一面向海,境内有富饶的潮汕平原,以及曲折绵长的海岸线,但生存不易,常受台风与地震威胁,加上本土历来地少人多(潮汕地区总面积仅一万余平方公里,但人口却达1400余万)人均可耕地远不及三分田。地少人多以及不可预测的天灾使潮汕人具有较强的危机意识。这种危机意识一方面使潮人对难得的土地精细耕作,有“耕田如绣花”之美称,正是这种精耕细作的习性,使潮汕人创造了一系列以“精细”著称的饮食文化;另一方面,危机意识也使潮人将求生存的目光转向大海江河,利用地理之便出海闯荡,向大海要粮食,于是便有了潮汕童谣中的“海洋”特色。
 
   靠海吃海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由于潮汕地区靠近大海,海岸线长265.6千米,海岛岸线123.7千米,为冷暖洋流和咸淡水交界水域,水质肥沃,海鲜丰富。同时境内有韩江,榕江,练江三大江河,独特的地理环境使潮汕人经常向大海和江河讨生活,海鲜及河鲜成了潮汕人日常饭桌上的菜肴,童谣中也经常出现这些水产品的身影,如《天乌乌》:天乌乌,挈枝锄头去巡埠,巡着鲤鱼偷娶嬷,龟企灯,鳖打鼓,蟟蟜扛新娘,虾姑背囊箱,水鸡担布袋,田蟹来相贺,弟啊弟,你个新娘真秀丽,绿豆目,相公鼻,鼻屎耙落一粪箕。
 
   这首只有80个字的童谣中就出现了鲤鱼、龟、鳖、蟟蟜(一种贝壳类的海产)、虾姑(濑尿虾)、水鸡(青蛙)、田蟹等7种水产。又如《雨落落》:雨落落,阿公去栅箔,栅着鲤鱼共“苦初”,阿公哩爱烙,阿妈哩爱炣,两人相拍相挽毛。挽去见老爹,老爹笑呵呵, 恁二人好笑绝。
 
   “栅箔”,一种捕鱼的方式:“苦初”,一种生活在小溪小河的小鱼;烙、炣,是两种不同的烹调方法。这是一首谐谑的歌谣,充满了生活情趣。童谣中讲述了一对公公婆婆因为对打来的鱼的烹调方法意见不同而见官的趣事。从这首童谣中我们也可见出潮汕地区水产的丰富及水产烹调方式的多样性。
 
   出洋过番
 
   面朝大海,潮起潮落,从古到今,潮汕人同大海结下了不解之缘。滔滔的大海总是激起潮汕人的心理冲动,大海就是他们的梦想,向大海“讨生活”、“求馈赠”是出于生存的本能。由于长期与风浪搏击,潮汕人逐步形成了崇尚流动的灵活性和富于冒险的开拓精神,他们相信“爱拼才会赢”。迫于人多地少的社会现实,大批的潮汕人早在宋元时期就开始走出国门,漂洋过海寻求生计,称为“过番”(旧时称为“走南洋”),漂洋过海、在外国谋生的人便被称为“番客”,番客寄回国内的信件就称为“番批”(或“侨批”)。潮汕童谣中便有很多反映这种出海闯天下的作品。如:天顶一只鹅, 阿弟有亩阿兄无。阿弟生仔叫大伯,大伯听着无奈何,收拾包裹过暹罗。
 
   “暹罗”是泰国的古称,至今这种称呼方式仍然在潮汕和泰国的潮汕人中使用着。又如:暹罗船,水迢迢,会生会死在今朝。 过番若是赚无食,变作番鬼恨难消。
 
   又如:番批钱,救命钱,接着番批喜心窝。
 
   又如:正月正,新仔婿,上客厅。二月二,老妈仔,入庵寺。三月三,桃仔李仔够你担。四月四,桃仔李仔耐你背。五月五,龙船仔,满溪橹。六月六,新米饭,胀到目。七月七,多捻乌,龙眼襞。八月八,云片糕,青哩截。九月九,风琴仔,满天走。十月十,尖担仔,四处插。十一月十一,家家户户买纸笔。十二月十二,收番批,预过年。
 
   一般“番批”除了向家人报告近况,交代重要事项之外,很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寄钱,正是这样,国内的潮汕人,有相当一部分靠“番批”过日子,故有“番畔钱银唐山福”的俗语,“番批”成为潮汕人生活之所系、亲情之纽带。一水之隔的香港和东南亚国家是潮汕人去得最多的地方,再有就是美国和西欧。据《潮汕侨批简史》载:仅仅在1869年到1948年,潮汕过番总人数就达580余万。到20世纪末,人数猛增至1000多万,这一数字,相当于目前潮汕本土的人口数,故有“国内一个潮汕,国外一个潮汕”的说法,形容的就是潮汕地区旅居海外的游子之多。
 
   民风民俗
 
   潮汕人信神意识浓厚,神明众多,外地人称“潮汕人的祖祠、宫庙多过学校”。 潮人信奉的神,有神话故事的神,有历史人物的神,有与外地共通的神,也有地方特有的神,各行业也有各种神,因此在潮汕地区神灵名目繁多,神庙祠堂也举目皆是。潮人对神庙不论规制大小,统称“老爷宫”,神明概称“老爷”。这种社会风气自然而然也在童谣中留下了印记,出现了很多与敬神有关的事物。如:正月正,新仔婿,来上厅。二月二,牛仔好串鼻。三月三,犁耙称头担。四月四,妈祖做大戏。五月五,龙船满溪茂。六月六,尖担满地戳。七月七,多年乌,龙眼哔。八月八,牵豆藤,摘豆格。九月九,风琴嘟嘟走。十月十,油尖米胀到目瞌瞌。
 
   这是一首反映潮汕风俗的童谣《十月歌》,其中“妈祖”就是潮汕人在众多的“老爷”中拜得最多的海神。在潮汕地区,妈祖庙几乎遍及潮汕三市的各个乡镇,因为潮人有不少的先辈是从福建莆田移居来潮汕的,所以对海神妈祖也就倍加爱戴,特别是潮汕林氏宗亲,几乎全部都信仰妈祖。对妈祖的崇拜,深深地烙在潮人的日常生活和语言中,与妈祖有关的俗语就有“妈祖无拜 发家”、“ 亥时得份妈祖福”等等。
 
   下面再举两首反映潮汕拜神及游神的童谣:老爷一出游,心肝结一球。门前留人客,后门当破裘。 老爷到门脚,心肝结一巴,前门留人客,后门当破衫。(《老爷一出游》)
 
   阿公想食瓜,乞瓜掷着嘴唇皮;三年四年医唔好,三个媳妇去求杯。阿公想食匏,乞匏掷着脚头乎;三年四年医唔好,三个媳妇去画符。(《阿公想食瓜》)
 
   第一首中“老爷出游”指的就是潮汕地区的“营老爷”(即游神)风俗。在潮汕,几乎每年每个村都有“营老爷”, 到了“营老爷”这天,人们到神庙里将神像抬出来游街,每到一处家家户户都摆牲祭祀,焚香烧元宝。而且因为潮汕人“好闹热”(爱热闹)、“爱面子”,凡是自己村“营老爷”了,就要去请其他村的亲戚朋友来“看营老爷”。这首童谣反映的就是游神当天,主人公不顾家庭环境挽留客人,贫寒的家境与“爱面子”之间的困境与心理纠结。第二首用戏谑的语气唱说公公的病老是医不好,所以媳妇去求神保佑,其中“杯”也是与敬神有关的东西,拜神的人用杯茭掷地求神示吉凶。
 
   潮人敬事诸神,究其原因,还是与其生存条件有关。靠打鱼和狩猎为生的潮汕先民,外出的危险性和偶然性都很大,在海上漂流,九死一生,家里的父母妻儿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神明的保佑上,企求神明能保佑他们平平安安。每逢年节,妇女们便会挑着祭品到附近的神庙拜祭,目的是得到神明保佑、发财、去疾、保平安。她们与大陆文化的鬼神迷信不完全相同,潮汕人对神明多是“信”而不“迷”,在她们眼里,多拜一个神多一份保佑,就等于多了一份保险。一旦生病绝少有像内地愚昧者靠吃香灰治病的,而是一面打针吃药,一面求菩萨保佑。在潮人眼里,只要能换来平安健康,多叩一下头,多念念求神拜佛的吉祥话,没什么损失。“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大概可以概括潮汕人的敬神心态。
 
   潮汕童谣反映了潮汕人民的生活实况以及风俗习惯,充满着方言的趣味和乡土情趣,承载着潮汕人精明务实、勇于开拓的精神特质,它在词汇使用及反映民俗等方面都彰显着潮汕独特的地域特色。潮汕童谣以其轻快明朗的语调,蓬勃向上的精神,呼唤着人们对历史和童年时代的回忆,潮汕童谣及潮汕民歌,对于民俗文化及潮汕文化的研究,发扬潮汕文化都有积极的意义。
 

作者: 
黄春梅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