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志成里1号

    鲜为人知的汕头市志成里1号,曾是“广东省农民协会潮梅海陆丰办事处”所在地,彭湃在这里叱咤风云,“唤起工农千百万”,培养了多少革命骨干,为中国革命作出了贡献。民间还传说,毛泽东主席和越南革命领袖胡志明都在这里住过。
 
     民国时期,汕头是中国重要的港口城市,经济发达人气旺;它同时也是资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活动重点城市之一,有很多的革命活动遗址,可惜多数已灭失,有些则未曾记载。志成里1号就是一处鲜为人知并已灭失的革命活动旧址。《汕头市志·大事记》载:“民国十五年(1926)1月15日,广东省农民协会设立潮梅海陆丰办事处于汕头市志成里,共产党派彭湃为办公室主任,并任中国共产党汕头地委常委,管农运工作。”
 
     志成里在志成街的北面中段。志成里1号东侧有个巷口,进去一条小巷弯弯曲曲,称志成里,其西侧也有一个巷口,进去也是一条小巷弯弯曲曲,称“荣成里”,这是旧汕头街巷的特色。志成里1号是一座大宅院,有说是侨产,有说是老客栈。解放后,志成里1号大门改为南向,改成志成街的门牌,辟为“公园区人民医院”(“文革”期间改为“红卫区人民医院”)。它们已在10多年前改建融成“金兴苑”住宅区(“志成花园”是由“志成东街”、“志成后街”片区拆建的)。
 
     我的大哥是1962年到公园区人民医院工作的,他进去以后不久就告诉我:“公园区医院以前住过不少革命领袖,是一处革命圣地。”由此可知,志成里1号当时在民间口口相传,接近它的人都知道它有“红色的经历”。
 
     主篇:“起彭”风雷从此起
 
     《汕头市志》的大事记和《汕头市金平区大事记》都有记载,彭湃领导的省农协潮梅海陆丰办事处开展了如火如荼的农民革命运动,其中特别提到:“彭湃亲自到蓬洲了解农运情况,并在圩亭大榕树下召开市郊农民大会,鼓励农民起来斗争,实行‘二五’减租(即少交25%),取消厘税等。为了提高农运骨干素质,彭湃还决定在江区宝莲庵开办农民运动讲习所,培养农运骨干……”上述两部志书对这一史实的记述内容基本相同,不同的是《汕头市志》记载发生的时间是1926年3月,《金平大事记》记载的则是1926年5月。
 
     蓬洲乡和比邻的鮀浦乡当时同属澄海县鮀江区,现均属金平区鮀江街道。这一带的老辈人,把这次农民运动简称为“起彭”,响应的农民众多。纷纷加入农会,掀起“二五”减租运动。汕头市民间文艺家庄意光出身浦乡,几年前他向我提起,他祖父是“起彭”的农会会员,家里曾藏着一枚会徽,图案是一个犁头,蓝底色。我嘱他赶快找出来,妥善保管,遗憾的是他找不到了。
 
   “起彭”,起自志成里1号,演绎出多少壮怀激烈的革命故事。这里,仅就庄意光先生等人口述的材料,记录当年江区三个与志成里1号有关联的青年人的故事。
 
   柯梦湘雨夜请彭掀农运
 
   1926年一个春雨潇潇的夜晚,办公兼居住在志成里1号的彭湃的房门被人叩开,一个样子斯文,虽撑着雨伞,却也半身被雨淋透的青年人站在门外。春寒料峭,青年人被冻得浑身打颤,却不无激动地呼喊起来:“彭先生,我终于找到你了!”彭湃赶紧将他让到屋里,拿出自己的干衣服让他换。
 
   青年人自报家门叫柯梦湘,澄海县江区蓬洲乡人,是青年学生,读了一些马克思主义的书,向往革命,特地来请彭湃到他们家乡发动农民革命运动。
 
   柯梦湘在彭湃房间打地铺留宿,他们彻夜长谈。彭湃从柯梦湘话中比较全面了解到江区的社会现状,构思了准备到这个片区发动革命的策略和谋划。柯梦湘则从彭湃的话中学到更多的革命道理,大有“与君一席谈,胜读十年书”之叹。
 
   彭湃了解到柯梦湘家道殷实,就问他:“你为什么要背叛自己的阶级呢?”柯梦湘奇怪地反问:“那您呢?我可是仿效您的呀!”彭湃笑了,无语。富甲海丰的彭氏,家产全被彭湃拿出来革命掉。此一义举,影响了多少青年人。
 
   彭湃接受了柯梦湘的建议,在他的支持、配合下,到 江区发动农民群众,组织农会,减租减息,举办农讲所,培养农运干部……整个江区沉浸在红色的热情中,彭湃教唱的歌谣在村头巷尾此起彼落地响着:“冬冬冬/田仔骂田公/田仔做到死/田公食白米//冬冬冬/田仔打田公/田公唔知死/田仔团结起/团结起来干革命/革命起来分田地……”
 
   庄秦梦黑夜护彭斗凶顽
 
   彭湃在柯梦湘的配合下,领导江区农运工作节节胜利。他培养出一批农运干部,其中他最赏识的有浦乡两个青年人庄御宜和庄秦梦。庄御宜知书识礼,办事干练,口才也好;庄秦梦刚强豪爽,胆大心细,勇敢无畏。他们都是彭湃的得力助手。
 
   有一天,彭湃到江区处理减租减息工作至夜间还要赶回志成里1号,说是明天一早办事处有任务。庄御宜和庄秦梦见苦留他不住,便执意护送他。他们来到溪东渡口,正在叫渡船,忽然从堤上剑麻丛后窜出四五个黑影扑上来!说时迟,那时快,庄秦梦飞起双腿,左右开弓扫倒两个,跃上落下之时,又顺手抓住两颗脑袋的头发,猛撞两颗脑袋,痛得凶徒呱呱叫。此时,彭湃拔出手枪,对天鸣一枪示威。凶徒知不可惹,抱头鼠窜。
 
   彭湃至此方知庄秦梦手段了得。庄御宜告诉彭湃:“我的这位本家兄弟,自小练拳头,打起架来,四五个人不是他的对手。”
 
   经此事件,革命者知道当地的反动势力每时每刻都在伺机报复,彭湃同志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此后他每到江来,庄秦梦就紧紧跟着他,眼观四方,耳听八面,成为他的贴身警卫。
 
   庄御宜替彭演讲避一劫
 
   1927年4月初,蒋介石虽未公开宣布反革命政变,但全国的政治气氛很不好,国民党右派势力常常挑起事端,与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组织“磨擦”,其中最严重的是4月10日,澄海县国民党右派头子蔡鳌、蔡子隐、刘鹏飞、陈抗等利用其所控制的广东总工会澄海支会及县政府武装数百人,在曹礼明与杜镜澄带领下,围攻县农会,杀害农民自卫军教练彭丕并抓去24名农会骨干。
 
   这一天,彭湃决定到大同戏院演讲,揭露国民党右派的反动面目。庄御宜和庄秦梦一早就到志成里1号,苦劝彭湃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露脸,因为时局太险恶了,他们有责任保护领导的安全。彭湃说,不去不行,已发出通知,群众会到场的。我们不能失信于民众。庄御宜说,您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险,由我代表您到现场演说吧。庄秦梦表示赞同,办事处的其他同志也坚决不让彭湃去冒险。彭湃只能作罢,照庄御宜所说的行事。
 
   庄御宜在大同戏院正滔滔不绝说得起劲之时,一队反动警察悄悄包围了会场,被在大门担任警戒的庄秦梦发现了。庄秦梦凭着过硬的武功本领,眼明手快劫持了一个警察作人质,与敌人对峙,会场大乱。庄御宜和革命群众在混乱中安全撤走了。之后,庄秦梦劫持着人质退到月眉河边,出其不意纵身跳进河里,潜水脱险。
 
   在蒋介石“四·一二”叛变革命后最黑暗的日子里,彭湃等革命者被迫撤出志成里1号,庄御宜被迫逃往南洋。庄秦梦落入敌手,双手掌被铁线刺穿捆住。他受尽酷刑,坚贞不屈,在澄海慷慨就义,临受刑前大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庄秦梦遇难时年仅20来岁。
 
   附篇:民间传说三章
 
   关于志成里1号,在民间还有一些红色传说,录下备考。
 
   胡志明住过志成里1号?
 
   原公园区医院的职工说起,越南革命领袖胡志明在大革命时期来过汕头,就住在志成里1号。1977年,我听到一位三轮车工友说,他父亲民国初期就在汕头当人力车工人,拉过胡志明。他父亲活到解放后,是从报纸上认出胡志明的。
 
   毛主席来过志成里1号?
 
   至今,都没有任何资料记载过毛泽东主席来过汕头,但民间却传说他来过志成里1号找彭湃。从时间和空间上来推论,这个传说可能成立。第一,1926年1月,彭湃立足志成里1号开展潮梅海陆丰农运。当年3月,毛泽东到“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任所长,此前的农讲所负责人一直是彭湃。毛泽东到汕头找彭湃了解农讲所的基本情况,对接工作。有此可能。第二,汕头在当时是全国重要的港口城市,是广东省第二大城市,与广州又相距不远。当年的毛泽东作为青年革命家,借在广州工作的机会,到汕头进行社会调查,掌握革命信息。有此可能。
 
   上述两个传说,在得不到确证之前,只能是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无人知她是叶帅侄女
 
   解放后,志成里1号辟为“公园区人民医院”。
 
   上世纪60年代初,公园区人民医院招进了一名西药药剂士,女青年,客家人,姓叶,人称小叶。小叶为人和气友善,工作认真负责,平平淡淡过日子。有一天,市公安局开来一部吉普车将小叶带走。来人对单位领导说:“上级找她有话要说。”
 
   第二天,小叶准时上班,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一样。而谣言已传开:“她可能是‘特嫌’(特务嫌疑分子),被公安局叫去交代问题。”单位领导不解何事,特找小叶谈话:“昨天公安局找你有什么事。”小叶平静地回答:“一个亲戚要见我。”与亲戚见面要通过公安局?单位领导坐不住了,派保卫干部到公安局了解情况。
 
   保卫干部从公安局打电话到单位给领导:“小叶原来是叶剑英元帅的侄女!昨天叶剑英同志到汕头,要求见他这个侄女。”单位领导问小叶:“你为什么不说叶剑英是你伯父?”小叶回答:“《工作守则》没有这个要求呀。”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汕头日报(2011.10.02)
浏览次数: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