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史上“十大外来务官人员”

    民国以前,潮汕历史上是很难找到有本地人出任本地最高行政首长的。但世事无绝对、也总有例外,如《潮学研究》第4辑(1995年)有李裕民、黄挺的一篇文章《两宋潮州知州考》,作者把两宋“从开宝四年(971)到景炎三年(1278)共308年”里,在潮州当过“一把手”的知州,都给“考”了出来:“北宋得知州60人,南宋得96人”(该书P.34),这其中就有两名本地人马发、陈懿,却是因为有“元兵围攻”的特殊背景而产生的“特例”,也即是说,“非正常状况”底下或许会有,“正常状况”时,反而不应该有。      
 
     那么,以溥仪为起点、以嬴政为终点,历史上官派潮汕的外地籍“干部”,到底有多少呢?这个数字,估计会跟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不全也数不过来。非要搞清楚,那就有劳您去请教饶大师,如果他老人家都不知道,有谁说知道,一郎都会表示怀疑。现实一点、退而求其次吧,既然没法知道完整的,那么知道其中的、有一定影响力的代表,也聊胜于无。再说了,泱泱大潮汕,总不能除了知道韩愈之外就一脸茫然吧?否则,即便是您已经把韩愈研究了个四脚朝天、连他的眉毛胡子也能说出个一二三,充其量也就是“韩愈通”而已,真正距离…还远着呢!“…”是啥意思?随便您,您愿意填啥就是啥。 
 
     不知从什么时侯开始,我们的城市每年都热衷于评选什么“十大外来务工人员”。这个名目的核心是中间的四个字:“外来”二字,体现出一种评选者与被评者的“主客体”关系,“务工”二字,又隐含评选者与被评者的“上下层”关系,汉文字真他niang的伟大,区区四个字就意蕴无穷。一郎佩服之余,就来个“猴子偷桃”,直接套用于本文所要介绍的、写进官方已出版方志人物传记的、民国以前的、历史上的、官派现潮汕范围各地的、现广东行政区域以外的外省籍“干部”身上,于是乎,就形成了本文题目所示的“外来务官人员”这一有点扯淡也有点扯咸的、发明权属于一郎的、崭新的合成词组。 
 
     咱也来评他个“十大”如何?理论上应该是可以,书上说咱是国家的主人,这已从根本上解决了“上下层”关系问题;其次,于潮汕咱这个潮籍身份是根正苗红的,于被评者他那个外省籍身份也是货真价实的,因此,“主客体”关系也没问题。当然,唯一会有问题的就是“领导可以放火、一郎不能点灯”这个环节。噫!不拘小节方能成大事,干活吧——鞭炮鸣、锣鼓响、虎狮舞,在霭霭祥云、习习秋风的什么什么下,屎壳一郎(对不起,应该是“史科一郎”,全拼输入法就是经常会出有这种问题)虔诚、认真、细致、客观、全面、公平、公正、公开评选“潮汕史上十大外来务官人员”活动正式开始。本活动得到了现潮汕范围内已出版方志的大力“支持”,除了《南澳》、《惠来》、《揭西》之外,其余六地,共向一郎“推荐”了45名外省籍贯清清楚楚的“候选代表”,现公示如下:      
 
        ——《潮州市志》(P.1827-1851)“推荐”的“候选代表”,共10名: 
 
 ● 韩  愈,河南河阳人,唐代,元和十四年(819)三月任潮州刺史。在潮事功:兴儒课学,祭神祭煞。
 ● 陈尧佐,四川阆中人,宋代,咸平二年(999)的潮州通判。在潮事功:重视文化教育事业,修孔子庙;兴建潮州第一座韩文公祠;留下“海滨邹鲁是潮阳”的名句。
 ● 陈  坦,福建晋江人,宋代,元符年间(元符元年为1098年)任海阳县知县。在潮事功:捐俸建县学,任满入籍海阳县;子孙蕃衍众多,秋溪陈姓都是他的后代。
 ● 丁允元,江苏常州人,宋代,淳熙十四年(1187)知潮州军事州。在潮事功:捐资续建济川桥,后人称“丁公桥”;在韩山修建韩文公祠;后又占籍潮州城东,创仙田乡。
 ● 王  源,福建龙岩人,明代,宣徳十年(1435)任潮州知府。在潮事功:大修济川桥、并改名广济桥;他倡修的堤坝称“王公堤”。
 ● 刘进忠,辽宁辽阳人,清代,康熙八年(1669)任潮州镇总兵。刘总兵一生就在降清、反清、又降清、又反清之中来回折腾,终于康熙二十一年被凌迟处死,此公于潮州,谈不上有什么事功,反而是引来兵祸。
 ● 金一凤,浙江山阴人,清代,康熙二十五年(1686)任海阳知县。在潮事功:建名宦乡贤祠、东隅社学,重修县署及北门大堤;编《海阳县志》30卷,为海阳县历史上的第一部县志。
 ● 张士琏,山西安邑人,清代,雍正三年(1725)授海阳知县。在潮事功:在金一凤的基础上,编修《海阳县志》。
 ● 周硕勋,湖南宁乡人,清代,乾隆二十一年(1756)任潮州知府。在潮事功:防涝抗旱,修《潮州府志》共42卷,为后人留下珍贵史料。
 ● 谢邦基,浙江人,清代,嘉庆二十四年(1819)任海阳知县。在潮事功:创建扶轮堂,带头拿出几百两银子并劝捐、为扶轮堂购置田产,收取租利,专门给每科参加乡试会试的学生用作旅费。 
 
        ——《饶平县志》(P.1029-1034)“推荐”的“候选代表”,共2名:
 
 ● 罗胤凯,湖南益阳人,明代,嘉靖十七年(1538)任饶平知县。在潮事功:兴利革弊,改善沿海乡民缴纳官粮长途跋涉之苦,改挑粮为折款;豁免南澳移民虚粮课税一百九十余石;招抚海寇,重视海防;打破垄断,使盐民可以卖盐安生;捐资修葺学宫,在前人基础上续修完成《饶平县志》。
 ● 郭于蕃,四川富顺人,清代,康熙四十三年(1704)授饶平知县。在潮事功:凡可利饶民之事,无不尽心措置;增建奎星阁(读书之所)、续建文明塔,创建东门桥、筑道路、修孔庙,在饶多有建树;兴学育才,贡献尤大。最了不起的是由他带头捐资设立的学租(赞助考试成绩优秀者,后人称郭公租),一直延续了200年,直至民国十五年。
 
        ——《潮阳县志》(P.1034-1084)“推荐”的“候选代表”最多,共25名:
 
 ● 洪  圭,福建莆田人,唐代,贞观四年(788)任潮州刺史。在潮事功:潮阳洪氏始祖。以垦荒造田致“富甲郡县”;贞观七年,捐幽领田地200亩建灵山寺,十三年又捐田1200亩为寺产。
 ● 苏伯材,福建晋江人,宋代,绍圣四年(1097)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不受贿赂、惩治凶犯。
 ● 陈康年,福建晋江人,宋代,政和二年(1112)任潮阳、海阳两县知县。在潮事功:自己捐薪俸代百姓交租赋,又运私谷赈济灾民,于灾荒之年救活了不少人;后升任潮州通判,又调兵抗击贼寇;廉洁有才,与陈尧佐被并称为“二陈”。
 ● 黄  詹,福建莆田人,宋代,大观三年(1109)任潮州通判,后升任潮州军事州。在潮事功:屯田垦荒,是榕江垦区山前坡地和岛核型沙洲的早期开发者之一;修路造桥,恤孤济里;任满落籍潮阳古奉恩乡,创龙陂村(今潮阳西胪波美乡),为波美黄姓始祖。
 ● 陈景魏,福建永春人,宋代,绍定年间(1228~1233)任潮阳县令。在潮事功:革除过往县城往州郡解丁银还要额外附加所谓“锭头银”的陋规。
 ● 陈  憺,福建莆田人,宋代,绍熙二年(1191)任潮州教授,嘉定十三年(1220)授潮州军事州。在潮事功:扩建贡院,增置学田,致力培养人才。任满落籍潮阳古奉恩乡濠浦(今河浦)。
 ● 萧  洵,福建龙溪人,宋代,端平二年(1235)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清廉勤谨,礼贤下士,体恤民情,任满定居县城南桥(今棉城涂库内),成为潮阳萧氏的始祖。
 ● 吴仕彦,福建漳州人,元代,至元(1264~1294)初任潮州路总管。在潮事功:发展农业生产、节约财政开支、兴办学校培养人才。任满落籍潮阳浦东,为该乡吴氏始祖。
 ● 王  翰,安徽独山人,元代,至正二十六年(1366)任潮州路总管。在潮事功:首事于文教并轻赋简刑,使欠赋税逃亡的百姓重返家园;修复韩山书院和三皇庙,重振儒学与三皇庙学(培养医学人才和施行医疗药物之所)。
 ● 陈  瑄,四川眉州人,明代,天顺元年(1457)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兴教育才、兴修水利;平定渔民魏崇辉的造反,因功升潮州知府。
 ● 王  銮,广西全州人,明代,成化二十三(1487)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编纂县志,兴修水利。
 ● 姜  森,浙江慈溪人,明代,弘治三年(1490)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兴修水利。
 ● 宋元翰,福建莆田人,明代,正德九年(1514)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重视礼教、重视人才;调整丁、粮,使民众受惠;平定程乡人曾阿三的作乱。
 ● 黄一龙,福建晋江人,明代,隆庆三年(1569)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平定海寇;主修《潮阳县志》;先后修建学宫、东山韩祠、乡贤祠、礼宾馆等,兴修水利,后人所称的“黄公堤”,是明代潮阳县内最大的水利建设。
 ● 王  训,江西南昌人,明代,万历三十年(1602)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整治内河;主持创建文昌庙,为诸生读书之所,并置学田租产、以供常年经费。
 ● 章邦翰,江西南昌人,明代,万历八年(1580)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制定合理的税赋制度、减轻民众不合理负担。
 ● 朱本吴,浙江钱塘人,明代,万历四十四年(1616)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于北关外创建龙首书院、并置学田以资科试。
 ● 林  富,福建莆田人,明代,正德二年(1507)任潮阳县丞。在潮事功:仁慈爱民。
 ● 漆嘉祉,福建新昌人,明代,崇祯七年(1634)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禁赌抓盗,在任三年,盗赌绝迹;捐资1500两(占工费一半)主持重建文光塔。
 ● 李  ,浙江鄞县人,明代,崇祯十年(1637)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重视人才培育,重视城市建设、拓宽马路,加固城墙,疏通航道。
 ● 蓝鼎元,福建漳浦人,清代,雍正五年(1727)任普宁知县、后兼潮阳知县。在潮事功:追收欠税、解决兵食;为官清廉,将常例属于知县的“灰色收入”全部予以革除、并将“养廉”收入拨归书院和义学作为经费;秉公断案,有包公再世之称;打击邪教,兴办教育,并主持制定《棉阳学准》;一部《鹿洲全集》,影响深远。
 ● 李文藻,山东益都人,清代,乾隆三十七年(1772)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整顿吏治;惩奸劝善;兴办教育;劝课农桑;为官清廉。
 ● 吴  均,浙江钱塘人,清代,道光十六年(1836)、十八、二十一年三任潮阳知县。在潮事功:兴修水利,兴建东溪等4座堤闸,开凿峡山至和平各村总长80里的引水沟渠,他为此先后共捐出养廉银3400两,这项工程成为清代潮阳两大水利项目之一;调处积案、弹压村族械斗;咸丰四年(1854),已调任潮州知府的吴均,亲率官兵与陈娘康的义军作战,最终守住县城、并成功反击。
 ● 黄  钊,江苏苏州人,清代,道光十七年(1837)任潮阳教谕。在潮事功:边搞文教、边抓建设,吴均主持的水利工程,从规划到施工,都是黄钊在做具体的组织和领导;仗义为百姓执言、使受屈者得免蒙冤、甚至并因此而被革职。
 ● 樊希元,湖北大冶人,清代,同治十年(1871)署潮阳知县。在潮事功:拒收礼金,以廉洁奉公著称;捐俸修东山书院,创育婴堂;对所有用于社会福利的义租,一律废除税金。
 
       ——《澄海县志》(P.837-842)“推荐”的“候选代表”,共3名: 
 
 ● 周  行,福建长乐人,明代,嘉靖四十二年(1563)任澄海知县。在潮事功:周行是澄海置县的第一任知县,县城的选址、城市布局的规划、建筑规模初图设计以及实施方案,都是在他的领导下完成的,尽管规划未及完成他便离开澄海(临走前作有《澄海县建置图序》),但后来所建也大都依照其计划进行。
 ● 王  岱,湖南湘潭人,清代,康熙二十二年(1683)任澄海知县。在潮事功:时值战乱刚刚平息,四境荒芜。王岱到任后,在茅屋草舍中办公视事,修复公署、学堂、堤岸、桥梁、道路,并主持重修《澄海县志》;惩奸抑强、革除弊政,兴办教育、培养人才;为官清廉,每次因公外出,都自带食盒,杯水不扰民。
 ● 李书吉,江苏常熟人,清代,嘉庆十七年(1812)任澄海知县。在潮事功:重视教育,对学宫、官学、书院进行修缮配套,并先后捐俸兴办、修建志学义塾、冠山书院、两院祠、欧汀文祠等义塾多所,将官田“煎盘草坪”每年租银拨归各义塾作为经费;在任期间,主持完成了已中断50多年的《澄海县志》编修工作,使之成为迄今能看到的澄海最后一部县志;重视水利建设,先后下令并垫款修复了套子堤等多条堤坝,使百姓免遭水患之苦。
 
        ——《揭阳县志》(P.751-759)“推荐”的“候选代表”,共4名:
 
 ● 彭延年,江西庐陵人,宋代,治平四年(1067)任潮州知府。在潮事功:到任时,潮州连续地震,十屋九坍,哀鸿遍野,盗贼四起,彭延年劝化人民重建家园、恢复生产;熙宁五年(1072)年,韩江决堤,彭延年捐俸修堤,又减轻赋税,赈济饥民,开掘义井,并捐资办医药、救治贫病百姓;熙宁六年(1073)年,又亲率千人与来自于江西的流寇作战,经四次大战,遂平贼寇;彭延年是欧阳修的表弟,后立籍揭阳浦口村。
 ● 孙  乙,江苏高邮人,宋代,绍兴八年(1138)任揭阳知县。在潮事功:孙乙是揭阳县复置后的首任知县,孙乙设官署以行政令、建学宫以利文教、辟市集以通商贾、拓官道以畅交通,把新县治玉窖村(今榕城)建设成初具规模的新县城;为政宽和;后立籍京岗。
 ● 冯元飚,浙江慈溪人,明代,天启六年(1626)任揭阳知县。在潮事功:平冤狱、破奇案、败海寇;在任期间,倡建、修建韩昌黎祠、韩祠桥、五贤祠等十多处建筑;与郭之奇结成莫逆之交,曾请郭之奇代修县志。
 ● 刘业勤,广西桂平人,清代,乾隆三十二年(1767)、四十年两任揭阳知县。在潮事功:倡建榕江书院,主持编纂《揭阳县志》凡八卷;疏浚玉滘溪、修建桥梁道路;判决诉讼案件是非曲直分明,时人以包孝肃称之;为官清廉,连丁忧回家都没有路费。
 
       ——《普宁县志》(P.673)“推荐”的“候选代表”,共2名:
 
 ● 赵  钺,福建长汀人,明代,嘉靖四十四年(1565)任普宁知县。在潮事功:赵钺是普宁置县的第一任知县,到任时,因未有县城和署衙而借用民舍来处理政务。他常把印信带在身上,徒步到各村抚慰因战乱离散归来和患病的百姓,勉励县民勤耕勤读;亲自勘察、规划县城建设的蓝图,使初建的普宁基造甫定;为政清廉,判案分明。
 ● 蓝鼎元,(见潮阳部分,此处略)。
 
     上述45名“外来务官人员”,上下千年,共跨越了5个朝代:唐代2名、宋代11名、元代2名、明代16名、清代14名。涉及广东以外共13个省份,其中,人数最多的是福建,有17人之多,分获二三名的是浙江、江苏,分别有7人和4人(其他的,江西、湖南、四川各3人;广西2人;河南、安徽、山东、湖北、辽宁、山西各1人)。
 
     除刘进忠之外,其他的44名官员,“共性”是非常明显的:清正廉明,忠直正派;重视教育,培育人才;重视民生,关心百姓;说实在的,要从中选出个所谓“十大”,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郎此番,纯属“自讨苦吃”。但既然扯开头了,那就硬着头皮扯下去吧,“共性”之外,毕竟还是给一郎留下点“个性空间”可以扯扯的。
 
     基于上述“外来务官人员”的在潮事功(同时并兼顾“地区和谐”的大原则),一郎评选出了自己心目中的“潮汕史上十大外来务官人员”,名单(排名以历史时间为序)及入选理由如下:
 
     ① 韩  愈,唐代潮州刺史。入选理由:神了。
 
     ② 陈尧佐,宋代潮州通判。入选理由:既懂得“名人效应”(尊韩祭韩)、也深谙“文化包装”和“品牌经营”,把鸟不拉屎的“海滨”硬是搞的很“邹鲁”。陈公简直就是此等营生的祖师爷,反观今日争抢西门庆故里的官员,在陈公面前,真是连根毬毛都不算。
 
     ③ 彭延年,宋代潮州知府。入选理由:地震、决堤、灾民、盗贼、流寇,种种极端困难都在等着他来收拾,同样是当官,这么多天灾人祸却都让他一任遇上了,真不知还有什么可说的?
 
     ④ 陈康年,宋代,潮阳、海阳两县知县。入选理由:古代官员捐俸办学、修水利的并不乏见,但为了百姓活命而“捐薪俸代百姓交租赋”,又还有谁呢?
 
     ⑤ 赵  钺,明代普宁知县。入选理由:把印信随身带在裤头带上,徒步各村、直接“到群众中”。勤勉高效,日月可鉴。
 
     ⑥ 王  岱,清代澄海知县。入选理由:虽是茅屋草舍中办公,但所办实事,却是一桩桩一件件,更兼“每次因公外出,都自带食盒,杯水不扰民”一条,难道还不足以让哪些只会做官样文章的老爷们汗颜?
 
     ⑦ 郭于蕃,清代饶平知县。入选理由:郭公租恩泽绵延200多年,前有古人?后有来者?
 
     ⑧ 蓝鼎元,清代普宁知县、后兼潮阳知县。入选理由: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
 
     ⑨ 刘业勤,清代两任揭阳知县。入选理由:当官当到“连丁忧回家都没有路费”这种份上,难道有谁不服气、想跟他比吗?
 
     ⑩ 黄  钊,清代潮阳教谕。入选理由:虽然在十人中行政级别最低,但能为受屈百姓仗义执言乃至丢官,虽不能说历史罕见,但也绝对潮汕方志上仅见。
 
     除以上“荣登十大”的人物之外,这45个“外来务官人员”中,还有两拨人物对潮汕的贡献值得予以“隆重表彰”:一拨是《潮州》的陈坦、丁允元,《潮阳》的洪圭、黄詹、陈憺、萧洵、吴仕彦,《揭阳》的彭延年、孙乙等9人,他们任满还在潮汕落籍,创乡创祖,是真真正正地为潮汕的“人丁兴旺”做出了巨大贡献(之中最多的是在宋代);另一拨是《潮州》的金一凤、张士琏、周硕勋,《饶平》的罗胤凯,《潮阳》的黄一龙,《澄海》的王岱、李书吉,《揭阳》的刘业勤,《普宁》的蓝鼎元等9人,他们在地方志的编纂、修订方面所付出的辛劳,以及他们为潮汕历史、文化传承所做出的贡献,都是永远值得后人铭记的。
 
     古人云:温故而知新。这故是温了,可这新呢?矣,很多时侯真是不知比知之好。
 

作者: 
史科一郎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