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历史概述

    潮汕,为闽粤黄金海岸上的一颗明珠,是个“鱼米之乡”,自宋代以来,又有“海滨邹鲁”的美誉,堪称人杰地灵,物华天宝。
    
   一.历史的沿革 
    
   远古时,潮汕一带称为南交之地,属于“扬州之域”,人烟稀少,居住在这里的居民,属于百越的一支。
    
   政权建制沿革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统一百越,设立象郡、桂林、南海三郡,潮汕地区这时属南海郡,但尚未有政权建制。汉初,赵佗自立为南越王,设揭阳县,才开始了政权建制。至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平定南越后,汉朝仍设揭阳县(王莽时改称“南海亭”),属南海郡,潮汕地区开始有直属中原王朝的政权建制。南海郡揭阳县疆域,包括现在潮汕地区、梅县地区及闽南一部分。建安时南海郡属荆州,三国后期属广州。
   随着秦汉时代中原人口的南迁和西晋永嘉之乱后大批中原人民的迁入,潮汕经济有了很大发展。公元413年(晋安帝义熙九年)晋王朝于此设立了地区性的政权组织——义安郡,统辖海阳、海宁、潮阳(三县约相当于今潮汕地区)、义昭(今大埔)、绥安(今福建省漳浦地区)5县。
   隋朝开皇十一年(公元591年)改义安郡为潮州(潮之州,大海在其南,潮水往复,故称)。唐垂拱二年(公元686年)割潮、泉各半,设立漳州。自此,潮州不再辖有闽南之地。唐代的潮州也只有海阳、潮阳、程乡(今梅县)3县。
   宋代的潮州,统辖海阳、潮阳二县,至宣和3年(公元1121年),增设揭阳县,史称“三阳”
   元代,改称潮州路。
   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之后至清代,称为潮州府。明初,潮州府只有海阳、潮阳、揭阳、程乡4县。这时,潮汕地区已经成为人烟稠密的地方,农业、手工业、商业十分发达,在封建经济的母胎内,开始孕育着资本主义萌芽的因素,再加上军事上的需要,先后增设了饶平、惠来、大埔、’澄海、普安(万历十年改称普宁)、平远、镇平(今蕉岭)等县级建制。至清朝雍正十一年(公元1733年),割程乡、镇平、平远3县设嘉应直隶州。乾隆三年,设丰顺县。潮州府共辖9县,即:海阳、潮阳、揭阳、普宁、惠来、澄海、饶平、丰顺、大埔。
    1858年,清政府在英国殖民主义者的大炮威吓下,签订了中英《天津条约》,潮州被列为通商口岸之一,后经多方干涉,1861年正式开汕头为商埠,称“汕头埠”,属澄海县鮀浦司管辖。 
    
   汕头名称的由来
   汕头原是揭阳(后居澄海)海边的一个渔村。元代,在现在的光华埠一带已形成较大渔村,称为“厦岭”。至嘉靖九年(公元1530年),现在的外马路老妈宫一带至崎碌已形成沙脊,称作“沙汕”。万历三年(1575年),沙脊积聚成片,称作“沙汕坪”。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在现在的外马路人民银行汕头支行所在地建炮台、烟墩,称作“沙汕头”,以后,清政府在这里设站收取盐税,简称为“汕头”。至嘉庆个四年(1809年),因商船停泊越来越多,称作“沙汕头港”。至开埠前,已建立了“漳潮会馆”,商业活动日趋活跃,具备商埠雏型。汕头开埠后,鸦片和外国商品源源输入,而大批“猪仔”(契约华工)被源源输送到各国殖民地充当苦力,英、德、法、挪威、美、日等国先后设立领事馆,进行经济、文化、军事侵略。
   民国时间,潮汕先后成立军政府和专员“公署”。1914年改海阳县为潮安县,翌年,从饶平分出南澳县。到1921年后,潮汕地区共有10县1市。 
    1921年汕头设立市政厅,与澄海县分治,1929年改称汕头市政府。1949年10月24日汕头解放。
   汕头得名于海滨泥沙积聚而成的沙脊。由于韩江泥沙在海滨地带的不断冲积,并在潮汐风浪的作用下,在今汕头老市区一带形成一条自然的沙堤,这种沙堤就叫做“汕”,开端处则叫“汕头”。汕头又有鮀岛的别称。鮀是种体小而圆、带有斑点的鱼类,属鲨鱼的一种,称作鲨鮀。汕头市区因位于鮀济河一侧,三面环水,历史上曾是半岛,过去海湾盛产鲨鮀,故称“鮀岛”。
    
   二.中原人民南迁潮汕 
    
   在潮汕这l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自古以来,居住过越族、畲族、俚人、僚人、等多个少数民族。这些民族,随着历史的推移,有的消亡了,有的与汉族融合,有的迁徙他处,有的保留至今。今天,潮汕地区的少数民族和汉族人民一起为共建文明繁荣的新潮汕在社会主义道路上前进。
    
   汉民族的南迁
   自秦以来,已有中原人民迁居潮汕地区的记载。秦始皇在统一百越的过程中,曾迁徙50万中原人民到岭南定居。西汉末年在反对王莽的斗争中,也有大量人口迁入。但是,中原人民大量移居潮汕,是从西晋永嘉之乱以后形成第一次高潮的。唐宋末年,又再次形成南迁的高潮。由于中原战乱频仍,当时山西、河南以及先期从北方辗转到福建莆田、漳州、泉州一带的人民,再向南迁徙到潮州地区。初时从福建迁来的称为“福老”,从山西(因地处黄河河套以东,旧称河东)和河南来的称为“河老”,以示与潮州原有土著相区别。后来,土著逐渐被汉化,“河老”也没有“福老”人数众多,所以“福老”一词逐渐变为潮汕人的泛称。当然,潮汕人的先祖,除了来自福建、山西、河南等省外,还有从江西、浙江、江苏等省迁入的从福建迁徙而来的人民,先世大都来自河南洛阳一带,有的是直接从河南迁徙而来,有的则迁居福建、浙江一段时间后再来。“福老”人和“河老”人的入主潮汕,无疑促进了潮汕经济、文化的发展。宋代以后,潮汕的文化、经济已成为全国发达地区之一。
   至于居住在北部山区的客家人,虽然都是从中原迁徙而来,但由于迁徙路线不同,时间也有先后,所以形成两系。从路线上来说,潮州人主要从沿海南移,客家人则从江西、福建山区向粤闽山地转移。从时间上来说,客家人虽然从西晋永嘉年间从黄河流域南迁渡过长江,但至唐末、宋末才大批到达闽赣等地,然后再入粤东粤北。当时的“福老”人已入主潮州多时,占有平川沃土、交通要冲,故客家人不得不在山区居住。由于长期的杂居,在平原与山区接壤的地方,客家人与潮汕人也逐渐混同,共同为振兴家乡而奋斗。
    
   三.经济发展的轨迹 
    
   远古时候,潮汕先民们生活在海滨和河谷地带,用石斧、石凿、骨制的刮削器,以捕捞贝类、鱼虾或猎取其它动物,采集植物叶茎或种籽为食。解放后,潮州、澄海先后发掘出来的池湖、陈桥村、石尾山、梅林湖和内底村等贝丘遗址,以及遍布潮汕各县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就是证明。人们以血缘家族的纽带维系着,在共同劳动、共同消费、没有剥削的原始社会中生活着。
   周朝以后,随着青铜器的普遍应用,生产力水平有了提高,但还是处于比较落后的阶段。正如《史记》所载:“楚越之地,地广人稀,饭稻羹鱼,或火耕而水耨。”
   随着秦汉之际中原人民的南迁,带来了中原较为先进的文化,当时南方的战乱较少,社会比较安定,经济、文化都有长足提高,特别是东汉初年铁器传入后,取代青铜而成为主要的生产工具,更有不可低估的作用。 
    
   农业、手工业的发展及对外贸易 
   唐代,潮州的农业已经有了很大发展。唐贞元十二年(公元796年)被贬到潮州当刺史的李宿曾在西湖山上建有“观稼亭”。登上此亭,“田畴在望,凡荷犁叱犊之劳,沾体涂足之苦,历历在目”,可见当时潮州农业的一斑。韩愈刺潮之后,兴修金山溪、北门堤等水利,促进了潮州经济文化的发展。建于唐开元二十六年,占地百亩的开元寺,集粤东工艺美术及建筑精华于一体,是唐代潮州人民智慧的结晶。唐代潮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之一,在对外贸易中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中唐以后,韩愈、李德裕、常衮、李宗闵、杨嗣复、陈尧佐、周敦颐、赵鼎、朱熹等的先后来潮,加上中原人民大批南迁,至宋代,潮州的经济文化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峰。农业方面,北宋已有“稻得再熟,蚕也五收"的记载。还引进了优良的占稻品种。水利方面,修建了全长150华里的“三利溪”,使“农夫利于田,商贾利于行,漕运不之海而之溪”。同时,开凿了贯通韩江沙尾溪和北溪的全长15华里的南溪,促进了农业和航运等事业的发展。手工业方面,有银矿、锡矿的开采,冶炼铸造工艺也特别发达。现存开元寺的宋代大铜钟,重达3000余斤。在手工业中,首屈一指的还是陶瓷工业的发展。宋代笔架山瓷窑,共达99座之多,从虎头山一直绵延到印子山,“沿江十里,烟火相望”,甚为壮观。产品以影青瓷为主,琳琅满目,美不胜收。还有当时较少见的白瓷,比起景德镇的产品来,毫不逊色。在这些瓷器中,还有深目高鼻洋人像、瓷哈叭狗等产品,这是当时对外贸易繁盛的实物证据。建筑业方面,被列为中国古代四大名桥之一的“济川桥”(今湘子桥)最为有名,它是世界上第一座开关闭合式桥梁,其工程之浩大、设计之大胆、规模之雄伟、技术之精湛,令人叹为观止。在对外贸易方面,早在隋大业六年(公元610年),隋炀帝就派中郎将陈稜、朝请大夫张镇州率兵万余,从义安口(今潮州)航海到达琉球,促进了大陆和台湾的经济、文化交流。宋代,航行于潮州口岸至北方口岸之间,以及东南亚、西亚之间的商船,往来如梭。当时的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首府博达城(今巴格达),就有不少出售潮州陶瓷产品的商贩。甚至有一些波斯商人千里迢迢赶到潮州开珠宝店。
   明清以后,潮汕已是一个人烟稠密的地区。《广志绎》中的一段话描述了当时潮州的盛景:“今之潮非昔矣,仕女繁华,裘马管弦,不减上国。”明嘉靖、隆庆年间,潮州府人户为54450户,在省内仅次于广州府。人口的增多,促进了潮汕平原的开发。明清时期,潮汕地区制盐业十分发达,共建有大型盐场7座,年产盐约6000多万斤,行销闽、粤、赣3省。手工业的刺绣、木雕、陶瓷、冶铁、炼锡、造船、制糖行业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当时潮汕的甘蔗的种植和提炼成土糖的技术,在广东名列前茅,蔗糖则是明清时期外销的主要产品。潮州商人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明代,在南京设有“潮州会馆”,清初迁至苏州阊门外,盛极一时。与南洋诸国的贸易,由于樟林港的兴起,真是“梯航万国,南抵扶桑,北暨流沙,舟车所至,莫不攸往”。 
    
   资本主义经济的入侵和民族工商业的兴起 
   汕头开埠源源输入,潮汕及闽南的破产农民和手工业者,纷纷沦为“猪仔”,被买到世界各地当苦力。同时,资本主义经济的入侵一定程度刺激了潮汕经济的发展。特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西欧列强无暇东顾,汕头的民族工商业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至1933年,全市商行达3441家,仅次于上海、天津、大连、汉口、胶州、广州而位居全图第七。港口吞吐量仅次于上海、广州而居第三位。这是汕头历史上的兴盛时期。1938年以后,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军队的“劫收”,至解放前夕,尚未恢复元气,工业基础仍然很差。1949年全市23万人,工业总产值才3117万元,基本上是一个消费性的畸型发展的商业城市。
    
   四.反封建王朝的斗争 
    
   潮汕人民勤劳、勇敢、富于斗争精神,潮汕历史上出现过不少可歌可泣的历史事件和人物。唐总章二年(公元669年),泉州、潮州畲族人民在苗自成、雷万兴带领下,反抗封建统治。唐高宗李治派陈政率123员将领南下镇压,又再派其兄陈敏、陈敷率大军南援。陈政被杀后又派陈政之子陈元光南下镇压,并于武则天垂拱二年(公元686年),割泉、潮各半设立漳州以加强统治。至唐睿宗年间,苗、篮后代造反,陈元光被篮奉高“刃伤而死”。至唐德宗年间,畲民篮老鸱等又进攻潮州等地,弄得唐朝手忙脚乱,穷于应付。
    
   抗击元朝的野挛南进
   南宋年间,当蒙古族统治集团的铁骑横扫南宋王朝的半壁河山时,1276年冬,陈遂(俗称陈吊王)带领潮州各族人民抗击元朝的野蛮南进,进行了可歌可泣的斗争。陈遂联合畲族首领许夫人等人,配合文天祥、张世杰、张达、陈壁娘等进行抗元的斗争,时间长达10年之久。陈遂死后,他的旗帜还在潮州各地抗元义军中飘扬。至正十一年,厦岭(今汕头市区光华埠)人民还与少数民族联合,先后攻陷过潮阳、揭阳等县城,给封建统治以沉重打击。这场斗争,一直坚持到元朝覆灭,在潮州人民的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
    
   打破明王朝的海禁
   明代,由于商品经济的日益发展,迫切要求发展对外贸易,但明王朝却实行严厉的海禁政策,这对于以船为业的潮州沿海人民来说,无异于断绝了生路,当时的澄海人林道乾,部属有几千人之众,在海上反抗明王朝达30余年,最后率部属2000余人到达北大年(今泰国南部),成为潮汕人大规模侨居暹罗的先声。还有张琏、吴平、林风等,不顾禁令,公然与明政府对抗,他们后来在封建政权的镇压下,都流亡海外,为侨居国的经济开发、文化发展、商业贸易作出重大贡献,与当地人民建立了生死与共的深厚情谊。具有重大而深远意义的是公元1574年(明万历二年),林风与菲律宾人民并肩战斗,共同反对西班牙殖民主义者的斗争。林凤当时率领62艘战舰,2000多名水手和武装人员,攻打殖民统治的中心马尼拉,惩杀了西班牙驻军统帅高第,菲律宾人民起而响应者达1万多人。在历时4个月的起义斗争中,中菲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
    
   潮汕人民的反清斗争 
    1644年,清兵入关,长驱南下,攻城掠地,明王朝的统治宣告崩溃。1646年冬,郑成功到南澳招兵,举起了反清的义旗。他转战于潮州至厦门之间,在沿海人民的配合下,建立抗清根据地。在广东,他指挥的军队长期立足于南澳岛,并在刘公显、黄海如、丘辉等部的支持下,先后占领揭阳、潮阳、普宁、惠来、澄海县城,围攻潮州府城。在长达12年的抗清斗争中,郑成功的数十万将士,其中很多是潮州人民,他们在这一正义战争中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西方殖民主义用鸦片和大炮轰开中国的大门之后,潮州人民怀着对他们的切齿痛恨,开展如火如茶的斗争。当帝国主义者的魔爪开始伸进潮汕的时候,太平天国的著名将领罗大纲以及大批潮州人民追随洪秀全的太平天国义军,对腐朽的清王朝进行严厉的打击。受太平军的影响,潮阳陈娘康、普宁许阿梅、揭阳林元剀、海阳吴忠恕、陈阿十等纷纷揭竿而起,反对清王朝的腐朽统治。对那些披着宗教外衣实则进行文化侵略的帝国主义者,潮汕人民进行了坚决的抵制和斗争,开展过多次的反教运动。
    
   黄冈丁未起义
   在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运动中,潮籍华侨和潮汕人民不惜流血牺牲,立下了卓著功勋。海阳宏安乡旅居新加坡华侨许雪秋,自十九世纪90年代起,就积极支持和参加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主革命,先后多次回乡发动起义。1907年5月,根据孙中山先生的指示,许雪秋决定在饶平黄冈起义,并约定于5月底起事。孙中山还派人运军械到汫洲等处,给予援助。离约定起义的时间数天,清朝潮州总兵黄金福闻到风声,派兵到黄冈搜捕革命志士,形势紧急。在此情况下,许雪秋派往黄冈的同盟会会员陈涌波、余既成等,被迫于5月22日晚提前起义。起义军一共700多人,攻占了黄冈城,一直坚持至27日,因寡不敌众,自行解散。一部分人撤至福建乌山坚持继续斗争。因这一年为农历丁末年,所以被称为“黄冈丁未起义”。黄冈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它在民主革命史上,仍留下可歌可泣、彪炳史册的一页。辛亥革命胜利后,在潮州西湖和黄冈城郊建造了丁未革命纪念碑,碑上镌上“英灵永在,浩气长存”八个金宇,并刻上357位殉难烈士的英名。以后,又设立了丁未小学,开辟丁末路。先烈们不畏牺牲的革命精神激励着后人沿着他们开辟的道路奋勇前进。
 

作者: 
NULL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