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辞典》拓宽方言视野

    最近,汕头市澄海区年近八旬、长期从事潮汕文化研究的蔡英豪先生,推出一部他治学半个多世纪以来,付出诸多心血编著而成的《潮汕辞典》。这是继张世珍编著《潮语十五音》、陈凌千编著《潮汕字典》之后又一部原创辞典,堪称潮音经典,备受文化界人士好评。
 
     搜集原从趣味起
 
     上世纪50年代后期,正是蔡英豪的青年时代。他经常听到左邻右舍叔伯婶姆说的潮语很有趣,如“捞食捞食”、“沙夜(蜻蜓)绞阵,大水浮现”、“有为着有位,无位苦渗累”、“有为无位坐,有位满间逡(梭谐音)”等等,便萌发了把这些搜集积累起来的念头。
 
     上世纪60年代初期,蔡英豪在经常下乡工作的过程中,就特别留意对潮语方言的搜集和了解。一方面多与农民朋友交流,一方面找乡间秀才、老文化人了解一些潮语方言的含义,并逐渐积累起来。如,他常听奶奶说:“奴啊,你勿秦始皇想!”又听过邻居叔伯说:“今日,要给村里某人做山。”和“救兵如救火”等。其中“秦始皇想”和“做山”是什么意思,就让他颇费脑筋。后来读历史才知道潮汕一带仍保留这一古语,是因为秦始皇在位十二年,焚书坑儒,神州处处慑于苛暴,殃及南方百越,人们就用此语比喻人往绝处想;某些人或某些官员不尊重群众意见,一意孤行,就被讽为“秦始皇想”。而“做山”的意思就是筑坟墓,也来源于秦始皇动员千军万马,挑土做山建墓。但他在后来到内蒙古、山东、河南、河北、江苏、浙江、安徽、福建、云南等省旅游考察时,向当地人了解考证“秦始皇想”、“做山”、“救兵如救火”等潮语的说法,却都说没听过,证明这些古语已在上述地方消失了。而潮汕地区却能保留下来,并运用于口语之中,显得十分珍贵。
 
     几经修整终出版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普通话的推广,已少听到新生代能说出纯正流利的潮汕古语方言,蔡英豪越来越意识到潮汕民间所说的方言,好多是中原语音、吴越语音,有的还涉及诗词音韵学方面的语音,并不是很土,而是很珍贵。一旦消失,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也是潮汕文化的一大损失。于是他对潮语收集的兴趣更为浓厚,处处留心,时时收集,日积月累,几年下来便写成了一米多高的初稿。谁料这些用心血凝成的初稿,却在上世纪60年代遭遇厄运,被操家者当废料送到纸厂去消毁做纸浆。
 
     凭着对潮汕文化的热爱和对潮语研究的钟情,上世纪80年代初,蔡英豪重整旗鼓,凭记忆又开始对潮语方言的整理工作,多次向语言学家黄家教、李新魁教授、余流先生等潮语研究者虚心请教、探讨,还向旅居泰国、新加坡等国家的潮籍侨领与学者征求意见,直到1988年才完成了初稿。
 
     最近4年多来,年事已高的蔡英豪仍不忘对手稿进行认真校订,而他的儿子、媳妇、女儿、女婿也都伸出了援手,组成了一个没有挂牌的《潮汕辞典》编著办公室,他的家也成了真正的工作室,到处是手稿、校订稿。经过大家庭成员的共同努力,这部收集了许多原汁原味潮语,拥有6000多词条,共63万字的《潮汕辞典》终于由国内最具权威的辞书出版社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面世,为读者打开了一座潮语宝库,使潮音这朵奇葩,得以与全国性的语言文化并存共荣。
 
     潮音经典声誉高
 
     蔡英豪原创编著的《潮汕辞典》,是一部以潮语风韵为主的地方综合性辞典,包括口头语、成语、谚语、歇后语、格言和部分单字词与双字词,如“走摆奈”、“大头大面”、“无大无细”、“上棚无喊”、“针无双头利”、“上山勿问落山人”等等,还收入一些与潮语相关的海洋文化、民俗风情、重要历史事件等内容。书中收入大批潮汕先人创造的潮音汉字,填补了潮音常用词语的汉字化空白,使潮语在汉字化上进了一大步,使其在濒临湮没消失的边缘得以重见天日,既保护了潮汕方言文化的原生态,又较好地体现了潮汕文化深厚的底蕴。
 
     早在1990年,蔡英豪在向汉学大师、潮汕文化泰斗饶宗熙先生汇报请教潮汕俗谚一些问题时,就得到了饶老的指点和学术性的认可。此次,文化部副部长陈晓光先生专门为《潮汕辞典》题写书名;北京潮人海外联谊会还为该书的出版馈赠了“潮音经典”盾牌;全国政协副主席罗豪才也为《潮汕辞典》作序,认为该书体现了本土化、多元化,有原创潮汕方言辞书的建构,其中潮汕方言是维系潮汕籍侨胞的重要精神纽带,对潮语中古族融合语言遗存的考证和研究,拓宽潮语溯源的途径和潮学研究的视野,具有重要的意义,是最新的潮汕方言研究成果。 
 

作者: 
陈耀贤
来源: 
汕头日报(2011.07.10)
浏览次数: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