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许申一系县籍的讨论——许申县籍归属辨之二

    一
 
   (一)许君辅的县籍
 
   历代通志、府志、海阳县志载,许君辅为海阳人,明隆庆林大春《潮阳县志》也不录君辅。而清一代几部《潮阳县志》录君辅为潮阳县人,首轮《潮阳县志》竟注明“古奉恩乡人”,皆误。
 
   许烈为韩山许氏一世祖。据《许氏宗谱》(许世延编,1990年)“潮州韩山世系图表”,烈子申、忠,申子因,因子闻诲、闻义、闻一。闻诲子驸马珏,珏子仲礼、仲进,仲礼子尧民、舜民,舜民子炯,炯子骞、宣,则骞、宣亦驸马珏五世孙,宣子道夫,道夫子光祖,光祖子君辅;闻义子弁、班,弁子居仁、居安。以上摘录,应能明了许申一系前9位进士的关系了。
 
   据《许氏宗谱》载:“因韩山为事,(道夫)迁居许马堤,称为许公渡。”此地宋时属海阳怀德乡下外莆都,君辅应为海阳人,则隆庆《潮阳县志》不录,而道光《广东通志》录为海阳人正确。历代《海阳县志》照录也应无误。
 
   (二)许申的县籍
 
   或因一句“迁居潮阳韩山”,而使通志、府志将许申定为潮阳人。
 
   光绪《海阳县志》是一部编纂认真,资料翔实的志书,该志在“选举表”及“人物传”中均补录许申,作注并考:“谨按,许申《周志》作潮阳人,《张志》不载。而详其冢墓,考《许氏族谱》,申父乾德於周恭帝时由南诏迁潮阳韩山。潮州自唐称潮阳,韩山邑城东山也。《周志》作潮阳人,误。今采其补入。”
 
   民国36年(1947)饶宗颐修《潮州志》时,又著《潮州先贤像传》,“用为系以传略,溽暑键户,斟酌群书、汰繁正讹。”则载:“许申,字维之。先世自泉州迁潮,居郡城韩山麓,遂为海阳人。”
 
   考《许氏宗谱》,详许氏冢墓。一世祖烈墓在海阳归仁都枫洋蛟塘口狗头山,申墓在海阳归仁都枫洋蛟塘口东山望狮岭,因墓在海阳归仁都乌黎山,闻一墓在海阳东厢后安山,驸马珏墓在海阳东厢洗马桥埔,弁墓在海阳东厢月宫山,居仁墓在海阳长美董家寮,骞、宣墓在海阳东莆都桑埔山。自许烈至其九世孙宣,墓均在海阳。
 
   综上述,申应为海阳人无疑。
 
   《潮阳姓氏丛谈》曾驳上说:“还有以许申及子孙多人墓葬海阳而认定为海阳人。但墓地所在与籍贯没有必然的关系,如海阳人张鲁庵葬海门,揭阳人吴■古祖孙均葬潮阳,周光镐墓在揭阳,萧端蒙墓在普宁。” 首先可以说,墓与籍贯没有绝对关系。但《丛谈》举之例是对历史的不了解,潮阳人萧端蒙卒于明嘉靖三十三年(1527)并葬■水都,时■水都仍为潮阳属地,至嘉靖四十二年(1536)析潮阳■水等3都置普宁县时,■水才隶普宁。揭阳人吴■古是潮郡乡贤,致仕归隐后于潮阳直莆都麻田山筑远游庵居住,墓在麻田也在必然。■古于潮郡为名贤,于潮阳为寓贤。
 
   潮阳人周光镐于大理寺卿任上弃官回乡,“不入郡”,不参与政事,却喜与友人交游赋咏。揭阳地美都金鹅山是他喜欢并以之作赋咏的胜地,因择为墓地,先葬其妻并为作《圹志》名篇。张鲁庵为一易家,其墓应为特别选择。但也必须指出,墓择于家居邻近却是通常的,如林大钦之墓于桑浦,王大宝之墓于神前,刘■之墓于桃坑,丁允元之墓于英山,陈坦之墓于鹳塘,盛端明之墓于凤山,这才是不胜枚举。光绪《海阳县志》以作考据还是合理的,而《丛谈》以上面特例反驳“不给力”。
 
   (三)许申子孙的县籍
 
   以上证许申系海阳人为依据,申子因,孙闻一,皆已登第为官,且墓葬海阳,也无迁移记载,应为海阳人。
 
   弁为闻义子,居仁、居安为弁子,无迁移记载,而墓在海阳,为海阳人也应无误。
 
   闻诲子驸马珏一系,原住郡城。于“韩山为事”时,珏五世孙宣之子道夫始迁下外莆都,而此前并无迁移记载,宣及兄骞墓也均在海阳,宣、骞也应为海阳人。
 
   故此,因、闻一、弁、居仁、居安、骞、宣也应为海阳人。
 
   二
 
   对于许申家族记述的一些史料,存在不少疑点,有几个提法应当讨论。
 
   (一)许申“出生于潮阳县”吗?
 
   首轮《汕头市志》载:“许申,字维之,祖籍福建莆田,出生于潮阳县。”(第四册,第749页)
 
   上说不知所依何据?许烈迁潮,自漳(依《许氏宗谱)还是自泉(依饶宗颐《像传》),不是本文要讨论的。
 
   《许氏宗谱》载申父烈为韩山许氏一世祖,生子二,长讳申、次讳忠,但未明晰,申系出生后随父迁居还是迁居后所生。故只能说申系“先世自泉州迁潮,居郡城韩山麓,遂为海阳人。”却不能断定为“申生于郡城韩山麓”。而“出生于潮阳县”之说若无依,更谬。
 
   (二)许申“古奉恩乡人”吗?
 
   首轮《潮阳县志》载:“许申,字维之,号化州,古奉思乡许厝围(今灶浦沟头村)人。”(第1035页)
 
   上说也未知所依何据。但据许成初《潮汕许姓》(汕头大学出版社,2002年5月)载,分创奉恩乡直浦都许厝围(沟头村)许姓应为兆基之了,即申十世孙。 (第63页)依例,《沟头许氏族谱》可录申为祖,但志书不能认申为沟头人。
 
   (三)“申乡榆在兹”何解?
 
   有学者以许申在《重修灵山开善禅院之记》(《潮汕庵寺》中册第23页,花城出版社,2004年4月)中有“申乡榆在兹”一句,而认定申为潮阳人。
 
   申为潮州名贤,身居郡城,从郡■尧佐,交谊甚笃;知四州,称郎中,宦绩卓著。灵山潮州名寺,“寰海耸闻,如西天之鹫岭,曹溪之宝林。谁何居之,大颠首之。韩吏部刺郡之日,自城越海造其庐而谒之,自是五七日聚会,而疏去袁州,留衣为别。”(许申上《记》中语)寺是潮郡名寺,申为潮郡乡贤,身居郡城,而曰“申乡榆在兹”,不是对灵山寺更有亲切感吗?为寺撰《记》更合情理吗?
 
   潮郡名贤,以郡为乡,非独许申,刘■也如是,这是他们的胸怀所在。古有之,今也有之,如李嘉诚之于汕头大学,谢国民之于潮州卜蜂莲花。如李嘉诚说“我在家乡办大学”,谢国民说“我在家乡投资”,难道就否定李嘉诚“籍贯潮州”、谢国民“籍贯澄海”吗。
 
   (四)许居安为何科进士?
 
   许居仁、许居安均为申五世孙,历代府志,录居仁为元符三年(1100)进士,居安为绍兴五年(1135)进士,似误。据《许氏宗谱》,居仁、居安系兄弟,弁子,登第相差35年不合理。明万历郭■《粤大记》将两人同列为元符三年进士,并加按“许申之子因,孙闻一,四世孙并(弁)、五世孙居仁、居安俱登士第业甲科,一时擅美。而居仁、居安及八世孙骞、宣又皆同榜,洵极盛云。”(卷之四,第18页)
 
   (五)县志录许君辅应遵何规例?
 
   许君辅祖道夫迁下外莆都许公渡,宋属海阳,依修志例,《海阳县志》、《潮州市志》、《潮安县志》可载。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后属澄海县,《澄海县志》、《澄海市志》、《澄海区志》可载。
 
   至许君辅孙洪造才移居于隆都樟籍,该地曾属饶平县。君辅为樟籍许姓祖,《樟籍许氏族谱》可载;但系始迁祖之祖,依例,《饶平县志》载则误。
 
   三
 
   “选举表”录许申为潮阳县人,通志始于万历(但同时也录许弁、王大宝为潮阳人,似有点乱),府志始于顺治。但“人物志”则更早,即通志始于嘉靖十四年戴志,府志始于嘉靖二十六年郭志。以此推之,或“选举表”之县籍认定来自前志之“人物志”。
 
   “人物”之初修,必参自史、谱、文以及征访册。受君辅之请,其同科宋宝■四年丙辰进士、海阳陈经国所撰之《韩山名贤世家许氏族谱序》,应为明代通志、府志《许申传》必参之文。或因文中有“若干传至竣整讳烈,迁居潮阳韩山,为一世祖。生二子,长讳申,次讳忠”一句,(《潮州先贤诗文集》第22页,高雄市潮汕同乡会编,1973年)成为申系潮阳人之依据。而引者须知,有韩山之“潮阳”,是潮州唐郡名,即文人喜用的潮州别称。
 
   始将申以下自因至宣7人,同录为潮阳人,则始于林大春纂之明隆庆《潮阳县志》。《潮阳姓氏丛谈》以为:大春修志系稽诸往牒,参之舆论,必定查阅了当年尚存的《潮阳许氏族谱》,以及进行调查考证之后,才动手写人物志的。《丛谈》以大春能明晰许烈应由莆田迁潮,而非由南诏迁潮之科学态度,则修志无误,(《潮阳姓氏丛谈》第127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年9月),但却无视“潮阳韩山” (《丛谈》则录为“海阳山前”)为何意。甚者,大春既知许申子孙“尚散处三阳间”,即使申为潮阳人但无考其子孙是否迁徙,而至八世孙宣也录为潮阳人,便有违修志之例,有些草率。
 
   珏为许申曾孙,府在郡城,墓在郡郊,应属海阳人吧?骞、宣为珏五世孙,墓皆在海阳,未见其父炯、祖舜民、曾祖仲礼(珏子)有迁居他地,骞、宣也应为海阳人吧,然大春何以录为潮阳人呢?
 
   顺治、康熙、乾隆三朝《潮州府志》以及道光《广东通志》“选举表”录申至宣8人为潮阳人,应受明隆庆林大春《潮阳县志》的影响。至于清康熙、嘉庆、光绪三朝及1997年《潮阳县志》将君辅也录为潮阳县人,这无疑是林大春思维定势的拓展。至于君辅县籍,历代通志、府志以及1999年《汕头市志》均不敢苟同于《潮阳县志》。
 
   若上辨有理,则自申至君辅9人应为海阳人,也必当改写“海阳县历代进士名录。”(详见拙作《海阳县进士考》)
 
   作辨非吾之能,不辨史实难明;行笨而情切,文拙必冒犯。对无事找事的人,请大家见谅。
 

作者: 
黄继澍
来源: 
潮州日报(2011.08.25)
浏览次数: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