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沧桑

    汕尾港因有显要的地理位置和优越的天然港湾,历来被誉为“状元港”、“小香港”。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曾列为重点发展的广东四大渔港之一。这个年青的港口城市,具有悠久的历史。
 
   市区原是汪洋大海
 
   新石器时期,现汕尾市内是一片汪洋大海,近郊的埔上屯、下洋、梧桐坑已有越族游群部落进行渔猎生产,出现了闻名世界的“埔上屯”文化。越族先民已能制造大量的彩纹陶器、磨光石器和青铜器。
 
   唐宋时期,由于泥沙淤积和陆地的抬升,现凤山、盐町头、牛头港等高埠地带已堆积起成片的沙丘。汕尾逐渐发育成一个茫茫沙滩的海岛,品清湖一绕凤山流出海湾和沙舌,一循龟山河直奔大海。南宋淳祜年问,开始有外地渔民进入汕尾品清湖口的屿仔岛搭寮捕鱼,沿海蛋民亦聚居龟山港在品清湖进行生产。自东涌至龟山沿岸一带滩涂已被开辟为盐田,当地灶户煮海为盐,缴纳盐课。
 
   康熙年间设置海关
 
   明嘉靖四十年(1561),以杀倭寇功授把总的陈聪建坎下寨,寨内住着随军家眷,这是汕尾岛内第一座村落。闽汕一带的移民接踵而至,由此扩散到牛头港、盐町头、风山等高埠聚居,形成几个小村落。明崇桢九年(1630),时任礼科都给事的邑人叶高标经向崇祯帝奏准,建筑坎下寨城,巩固海防,对保护中外商船队的安全和汕尾港的诞生,起到了推动的作用。
 
   清康熙二十年开放海禁后,流徙外地的百姓纷纷返回汕尾地区,人口大增。风山、牛头港、盐町头等小村落始连成一片,成为汕尾港的雏形。商业、渔业、盐业更趋兴盛,程船、商船、渔船、蚶苗船络绎不绝地进出港口。汕尾港成为国家课税的重要征收地。越四年,省藩司在建乌坎海关总口的同时,又在汕尾等港口设置海关口。
 
   “汕尾”得名来自“线尾”
 
   就在此时期,汕尾港开始见之于文字记载了。成书于乾隆十四年的《海丰县志·兵防》载:“康熙五十六年,汕尾港牛脚川增设营房6间,拨兵22名防守。”又载:“巡检司(在)汕尾港,巡检一员、吏一员。”在清雍正九年海陆丰分县的舆图上,也标有汕尾地名,并云:“海丰县南50里至汕尾海边。”汕尾之得名,源于海沙滩的两条自西向东的沙陇线(沙坝),当地称为线,谐音“线”为“汕”,而港口墟集处于沙陇线尾部,故称汕尾。当地有“放了宫鞋去找线”的民间传说和“葫芦头、沙坝尾”之民谚,亦即此谓。并从分县舆图上可看出:在海丰县金锡都辖下的海滨上,汕尾圩、后径圩、坎下城鼎足而立。由此可推断:汕尾港建置和得名的时间,应在清康熙二十四年至五十六年(1685~1717)间。
 
   粤东著名渔业港口
 
   自乾隆初年起,汕尾港得到迅速的发展,成为粤东著名的渔业港口、军事重镇和商业贸易的中心。清乾隆十二年所立的修整《汕尾关帝庙前街碑记》云:“汕尾一镇,舟楫云屯,商旅雨集,亦海邑一大区会也。街巷纵横,栉次修砌……”可见其繁荣的景况并可佐证汕尾已开始称镇了。清乾隆廿一年,朝廷又在港内建县丞堂署,由海丰县丞从县城调来坐镇,征收赋税和负责政务;同时,汕尾巡检司负责社会治安,坎白场署负责征收盐税。由于财力增强和防止洋贼的进犯,官府在汕尾港沿海滩建立海防线,建置13处炮台。西起现渔民新村,东至凤山下的虾槽脚,当地称为“十三城堡”。后至嘉庆六年,坎白场盐大使德瑛曾凭借这13城堡击退外国侵略者。
 
   潮资涌进活市旺商
 
   清嘉庆至咸丰时期,一批眼光敏锐的潮汕商人开始进入汕尾港经商。他们多聚居在现三马路的旺市地带,并设立潮州会馆。最先到达的潮商有经营布业的曾丰盛,继之,桂记、徐送合、东家、泰记、裕兴等10多家资本雄厚的潮商接踵而至。经营的项目有:造船、渔具、水产品、货、洋杂布等,并经营渔具、原盐、水产品等进出口贸易,由香港中转至日本、挪威以及东南亚诸国。
 
   清末民初,汕尾港人口发展到1万多人,其中渔民5000人左右。财政收入占全县的三分之二。资本雄厚的潮商达到100多户,大多为从事批发业务的“上盘行”。潮资左右整个汕尾港商界,几乎垄断海丰县城乡商品的流通市场。其中较大的商号,在本港及汕头、香港、广州、泉州、上海等商埠设置电台,实行联庄经营。时邑人粤军总司令、广东省长陈炯明亦在坎下城创建全国第一家制造现代武器的兵工厂,廖仲恺等军政要员曾乘“永丰”舰到。汕尾港视察。1949年10月,汕尾港和平解放。1988年汕尾撤镇建市,下辖海丰、陆丰、陆河及市城区,开始成为海陆丰地区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汕尾从开埠至建成约有lO多万人口的地级市,仅200余年的时间,是粤东地区发展最迅速的城市之一。
 
 

作者: 
叶良方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