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远古居民--越族

    春秋战国以前,人们几乎都用“蛮”字来概称南方的远古居民。《礼记》就有“南方曰蛮,雕题交趾(意为刻画额肌,足趾相交)”的记载。“蛮”字古时写作“”,并不从虫,也并无褒贬之义。后来加入“虫”部,则是寓有南人事奉龙蛇类为图腾之意。南蛮的势力范围很广,部属繁多。长江流域直至越南北部都是南蛮各个部族的活动范围,潮汕地区也不例外。据《通志》所载,除防风氏外,夏、商的诸侯,没有一个是在江南的。周朝势力较为南展,但也只达到长江流域。而且,楚、吴、越等诸侯国也只不过是给周天子一个宗主权,其属下人民仍都是南蛮人。
 
   春秋后期,由于勾践灭吴,振兴越国,称霸江东,为属于南蛮的越族人带来了极高的威望,因而南蛮人开始被统称为"越。
 
   勾践去世后的百余年,楚威王兴兵伐越,大败越国,尽取吴越之地,“越以此散”。于是越人大量流散到南方,直至翻越五岭,与原来已在南方的蛮越人汇合。这些散居在大江以南的诸越族,究竟有多少支裔,尚不能确断。自战国开始,史籍则统称为“百越”(或曰“百粤”)。由于南来的和原有的部族之间不断相互侵吞,使零散的小部族日益减少,所以后来史籍主要仅记载了东越、闽越、南越、西越、骆越等几个大支族。
 
   《舆地广记》称春秋时潮州为七闽地。《十道志》和《寰宇记》等书也都说潮州古为闽越地。但从南越拥有整个岭南地区来看,潮州又应属南越。秦汉时代的南越国还有揭阳令史定。实际上,潮州远处东南海隅,是中央宗主国所难控制的闽、粤“边区”,实难明断其统属。但无论如何,春秋战国时潮地为越人所居住,这却是可以肯定的。
 
   据考古学家的分析,古越族有两种类型的文化遗址。一是长江中下游的稻作文化。它显然有别于黄河流域以栽种粟、黍作物为主的中原文化遗址。二是东南沿海的“贝丘(或称贝冢)”和“沙丘”文化。它表明这一带的古越族主要从事渔猎和捕捞。潮安陈桥、池湖、梅林湖和澄海苏南内底等地都发现过贝丘遗址,从其出土工具与动物残骸,均可证当年潮地先民的生活资源主要取自海生动物。联系到潮州的海陆形势,唐代,潮水还时或直达潮州城下。贾岛《寄韩潮州愈》诗中就有“海浸城根老树秋”之句。可见如今的内陆地带,4000年前尚处在大海之滨。无疑当年的潮地正是古越族从事渔猎和捕捞之所。
 
   另一方面,具有本地特色的大量青铜器的出土,说明整个广东地区的古越族,至迟在春秋战国之交就已有铸铜业。而饶平浮滨墓葬出土的一件青铜戈,有关专家已初步鉴定其年代为晚商至周初,是迄今全省发现的最早的青铜器,且具有地方特征,显非中原或长江流域所传入。据报道,不久前揭阳云路出土的铜剑、铜鼎,经鉴别,也都具有吴越文化特征。
 
   总之,无论是从史籍上的考证,还是从考古上的发现,都足证潮地的远古居民,当为越族。
 

作者: 
NULL
来源: 
潮人在线 http://culture.chaoren.com
浏览次数: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