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开潮汕历史的窗扉

    伟大中国的历史是漫长的,源远流长的神州幅员无限宽广,是由很多地方统一起来的,是由众多的民族融合形成的,她的文化也是由地缘、人缘的因素融和共进。因此,全国各个地方的历史,各个民族的风情,成为不可分割的组成群体,那么对于地方史的论理研究,无非是让各地缘繁的色彩,共秀出祖国文化的绚丽织锦。大体系,小特色,反映出中华文化丰盛的基因与传统。
 
     为了弘扬与促进其优秀精髓,地方史的豪歌,往往从史前的文化遗物开唱,这是最有价值的文化根苗,最深刻的精神渊源。潮汕的历史,再简略也得从早期的地下文物说起。
 
     在今天潮汕地方的中心地带,早在一万年前的地下,就埋下重要的文化遗物,1961年在潮安县金石石尾山贝丘遗址,出土了好几件打制石器,那就是一件打制的手斧状石器,一件砍听器,那两件尖状石器,告诉人们,旧石器时代已经有居民在这里繁衍生息,人们以採集为生,狩猎过活。
 
     1991年,在南澳县隆澳镇西面的象山,又发现一批细小打制石器,从海拔3至5米的山坡土层中共出土小石器百余件,每件长度2-4厘米。这些细小石器,有尖状器、雕刻器、石钻、刮削器等类,标志着八千年前后的新石器时代,先民在海岛的生活方式,那就是从事海上采集加工食物,只能够制作和使用这些小石器,解决滨海生活的重点,也显示潮汕最早海洋文化的简朴形象。
 
     海洋生活中的先民,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潮汕从距今一万年以来,已经进入新石器时代,在陆地生活的先民已经从採集的生活方式进入到农牧生产方式,人们从事原始农业,主要是使用磨制石器,历史上称为新石器时代,这一年代,农具最突出的是石锛。型制有大有小,用于松土种植,挖掘茨类,以及其他用途,潮安县意溪头塘海角山出土了一件大石锛,就是这一时期用具的代表,也反映新石器时代内陆山岗文化的发展。
 
     年代久远的文化遗迹,只能由无言这些粗糙器物告诉人们极其扼要的历史信息。时代前进,与社会发展相应的地下遗址,展现更加多样的文物,带给人们相对丰富社会现象,考古学科的进步,让我们发现大型文化遗址的内涵。1956年,在潮州城西郊的陈桥村,由于民间挖掘制造贝灰的地下贝壳层,引起文化考古部门的注意,对面积达3200平方米的地下贝壳层进行清理,採集到种类多样的遗存,其中有打制石器的蚝蛎啄、手斧等,还有磨制的石刀,石铲、石锥、又有猪、鹿、羊骨头,这是一处新石器中期的大型遗址,其中还见到几件人的遗骨,还有陶纺轮,反映出来的社会生活更加丰富。到1974年,在潮州城南、距陈桥2公里的池湖村铁门片耕地,又发现一处面积达2500平方米的贝丘遗址,贝壳堆积层厚达70厘米,经考古清理,出土物与陈桥遗址大多相同,而最突出的是一些骨器,主要有骨锥和骨制刮削器,还有骨铲等等,年代大致与陈桥遗址相同,距今六千年前后。
 
     从这两处大遗址观察,可见到“潮汕”人早在新石器中期,先民们艰苦地在海滨採集鱼虾、贝壳为食,贝壳层堆积多为蚶壳,可见潮人食蚶是最古老的传统食品,在这里出土的还有夹沙软陶器,带有红色火烧土,可见当时人们已经能够处理熟食。这里出土的骨铲和石锛,也都标明这时期潮汕的农业也颇发达,出土的猪、牛、狗骨及牙齿,数以百计,表明畜牧也颇盛行,呈现出早期的农牧内陆文化与海洋文化和谐结合,先民的生活方式更加丰富。至于出土的人骨,也展现先民的葬式处理上,重视与亲属相近的时代特点。在这里见到的风象,为观研潮汕史推开一扇简朴的窗扉。
 

作者: 
陈历明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