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Ⅰ号”瓷器的去向或与“马尼拉大帆船”贸易有关

    深圳特区报汕头5月22日电(记者 吴绪山 通讯员 林春伟) 尽管今天细雨不断,但在汕头市南澳海域,明代古沉船“南澳I号”的水下考古工作仍在照常进行。下午4时左右,乘着海水平潮期的有利时机,一批海底文物被打捞出水。这些文物包括青花大盘、瓷碗、小罐、酱釉陶罐、铜钱以及一块类似果核的物件。
 
   据记者了解,“南澳Ⅰ号”水下考古队2010年4月9日开始对“南澳Ⅰ号”实行第一次水下考古发掘,共出水瓷器、陶器、铜器、金属器1.1万余件,发现船体舱位16个。第二次发掘于今年4月23日启动以来,天气状况良好,打捞进展顺利,到目前已打捞出水文物超过2000件。
 
   □ 出水文物更整洁形态更完整
 
   与去年布满淤泥、水生物的出水文物不同,今年打捞的这批出水瓷器表面要干净很多,并且形态更完整。汕头“南澳Ⅰ号”水下考古队队长崔勇解释说,因为去年很多出水瓷器都是在船体表面打捞的,沉船表面上的破坏比船舱里肯定会严重一些,另一个原因就是海生物的侵蚀比较厉害。今年从船舱打捞的文物保存状况自然比去年的好。谈到出水文物的品种和器型,崔勇表示,由于去年的种类已经很丰富了,今年在种类上突破没那么容易达到,但在构成比例上会有一些改变,即不同船舱的东西可能会有区别,而且船舱上层和下层的东西也会有区别。
 
   据考古人员介绍,通过对沉船船舷的弧度推测,该船的长度可能在35米左右,舱位有16个,比原来预想的要大。记者今天还获悉,初步确认沉船上发现载有火炮,但今天的打捞工作暂未触及其所在舱位,不过这一信息已让人们对下一步的打捞充满了期待。
 
   □ 或与“马尼拉大帆船”贸易有关
 
   对今天出水的瓷器,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瓷器鉴定专家陈华莎在打捞现场进行了解读。她表示,这些瓷器主要还是来自漳州窑,也有景德镇的产品。瓷器上的图案充满中国传统韵味,如双鱼图。这些瓷器既是一种商品,同时也是中国文化的载体,两者合一漂洋过海传递到远方。
 
   关于满载这些瓷器的“南澳Ⅰ号”的去向问题,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秦大树教授认为,可能与那个历史时期的“马尼拉大帆船”贸易有关。晚明时期,由于地理大发现,葡萄牙、西班牙等成为海洋强国,开始参与和控制全球贸易。“马尼拉大帆船”就是被西班牙人控制的航行于菲律宾的马尼拉与墨西哥之间的货运船只,其载重量较大。虽然“马尼拉大帆船”贸易的起点和终点都不在中国,但其货物却主要来源于中国,特别是漳州的月港。“南澳Ⅰ号”极有可能是从漳州出发驶往菲律宾的马尼拉,然后在此中转后由“马尼拉大帆船”运往美洲。
 
   □ 1500个日夜守候功不可没
 
   再过几天,就是“南澳Ⅰ号”被发现整整四周年的日子,“南澳Ⅰ号”树立了文化遗址保存的典范。去年,国家文物局专门给汕头公安边防支队云澳边防派出所颁发了“文物保护特别奖”。当今年4月下旬考古队重返沉船遗址时,考古人员在水下发现去年临走时布下的基线和皮尺都原封不动放在原地,证明了遗址丝毫没有受到扰动。国家文物局何戌中副司长在打捞现场十分感慨地说:“南澳Ⅰ号是在沉船位置和文物价值公布后几年来保护得最好的一艘古沉船,云澳边防派出所官兵近1500个日夜的守护功不可没。”
 
   云澳边防派出所朱志雄所长体会尤深,他告诉记者,四年来派出所官兵雨里来浪里去,寒风酷暑流血流汗,甚至有人差点把命都丢在海上。而最让他常常夜不能寐的还来自于心理压力,他说:“四年来一直这样坚持,不敢有片刻的松懈,确实很累很辛苦。只有当考古队员下水后告诉我说,下面完好无损,我才会松一口气。”
 
   □ 船体发掘拟先取船板再复原
 
   本次“南澳Ⅰ号”的发掘工作计划分步进行,首先是要对沉船的船载货物进行卸载,并打捞出水,然后对出水的文物进行现场保护和登记。在完成船货卸载后对沉船船体进行测绘和影像资料记录,并根据船体的保存状况对沉船船体进行初步的加固和回填。由此可以看出,这与“南海Ⅰ号”整体打捞的方案大不一样。
 
   按计划,今年拟将“南澳Ⅰ号”所载文物全部卸载。有考古人员告诉记者,在船舱货物卸空后,船舱板的压力会缓解,考古人员会做一些水下加固,用木质或钢制的材料对沉船进行加固,这也是对船体的一种保护。至于船体是打捞还是原址保护,方案还需要论证。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秦大树教授认为,可以先从海底捞取船板,然后再在陆上予以复原。
 

作者: 
吴绪山 通讯员 林春伟
来源: 
深圳特区报(2011.05.22)
浏览次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