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地区沉积文物探源

    众所周知的广东,是中国改革开放成功的试验田。然而,这块试验田诞生出一种历史现象——汕尾地区沉积文物,却鲜为人知。所谓沉积文物是指在“流通”中沉积下来的文物。正如河水在流动中沉积下来的泥土沙石一样的沉积物。汕尾地区沉积文物数量和质量非常可观,主要有历代陶器、官窑瓷器;玉器;铜器;金银器;书画;杂项等。
 
     2010年金秋季节,由中国收藏家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杜耀西研究员带队的专家组考察了汕尾的沉积文物。杜副会长一行听了汕尾市收藏家协会的情况汇报,观看了汕尾电视台录制的《沉积的光芒》,参观了展厅展出的100多件文物,深入藏家、古玩店、民营博物馆察看实物,察看了汕尾地区的收藏现状,听取了改革开放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随后他感慨地说:“其他地区很难看到这么多的沉积文物,你们收藏了许多古代各时期的艺术品,做得很好,很有意义”。这是杜副会长对汕尾地区沉积文物的收藏和保护充分的肯定和勉励。为什么汕尾地区有这么多的沉积文物?
 
     一、千载一逢的改革开放天时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先行地区的汕尾和广东其他地方一样,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实施不同于内地的“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汕尾的经贸在短时期内迅速发展和繁荣起来。然而,事物总是具有两面性,“窗户一打开,难免会飞进苍蝇”。改革开放初期,沿海一些地方刮起了一种包括文物在内的走私风,汕尾地区也不例外地刮起这种歪风,甚至是比较严重。走私风的出现对刚刚实行改革开放的广东各级领导是一种严峻的考验。有些人开始对广东改革开放抱了怀疑态度,认为“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面对这种情况,党中央国务院高度关注,广东各级领导态度明确,坚决严厉打击走私歪风,保卫了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1979年至1983年间,海陆丰两县先后有3位县委书记因犯有走私罪和打击不力而犯了错误,其中两人判处死刑,一人降职。猖獗一时的走私风及时得到制止。广东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得到巩固和发展。那些错误估计形势的文物贩子不得不在当地寻找“出口转内销”的出路,汕尾的有识之士便在这时收藏了大量外流未遂的文物。如汕尾市收藏家协会的几名上了古稀之年的会员,他们收藏的青铜器、佛像、字画、陶器、玉石、木器、杂项等沉积文物就是那个时候的胜利品。正是他们当年保护了文物,避免了外流,成为不为人知的有功人士。也许善有善报,这些沉积文物将伴随这些有功人士永远留在汕尾这方热土上。
 
     二、得天独厚的沿海地利
 
     汕尾南傍祖国南疆海域,距公海仅50海里,距香港仅80海里,距台湾120海里,全市有近400公里的海岸线,为粤东重要的沿海通商口岸,也是香港与内地联系的重要纽带。素有“小香港”之称。明初时期,朝廷便在现汕尾辖区内的碣石镇设立全国四大卫之一的碣石卫。民国时期,孙中山先生就在《建国方略》中将汕尾列入十大港口的建设规划。建国后,这里被列为全国六个特大渔港之一。对外改革之初,汕尾首批被列为全国十四个通商口岸之一,设立了汕尾台湾渔民接待站和陆丰甲子台湾渔民接待站。独特的地理位置,使这里成了商品自由贸易的集散地。有的外国文物经纪人和内地的文物贩子乘机便在这里进行文物交易。有的台湾商人利用我对台的“三通”政策和对台湾渔船的优惠政策,进行“以货易货”生意。1985年至1988年期间,我时任陆丰市对台工作办公室副主任兼对台贸易总公司总经理职务,经常作为政府的“代表”与台湾商人接触,多次接待台湾渔船渔民,洽谈、办理“以货易货”业务。他们与内地交易的是手表、相机、录像机、录像带、绦纶丝,尼龙制品等,大陆内地则组织中药材、鲜活水产品、工艺品等与他们进行交换。当时对“以货易货”的交易没有比较明确规定,只有控制每笔交易不超过5万美元,叫做“小额贸易”。“小额贸易”的优惠政策对当时沿海经济飞跃发展起到了“四两拨千钧”的重要作用。但同时也给文物交易提供了方便之门,使国内一些文物流失到海外。另一方面,“小额贸易”以其“小额”有效地遏制了“大额”的文物成交。逼使文物贩子到了汕尾的文物在没有“出路”的情况下“散落”在当地,成为以上所称的沉积文物。我从那时起不自觉的跟古代艺术品结上了缘份。现在我藏品中的北齐青石释迦牟尼立地彩绘佛像、元代铜鎏金释迦牟尼坐佛像、西周青铜鼎、多面汉唐铜镜、部分元青花、釉里红、青花釉里红、明清官窑瓷器等藏品就是那时候以特殊的方式收藏下来的。类似这种情况的人在汕尾市比比皆是。
 
     三、敢为人先而富起来的人和
 
     汕尾地区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在“先让一部份人富起来”的方针指引下,“灵活”与“变通”成了部分人富起来的法宝,搞活经济的万能钥匙。在那特殊的年代,汕尾的空气都有金钱味,地上到处都有“中国人民银行”的影子。万元户已“退休”,六位数竞相上岗,七位数大有人在,部分人已迈进了八位数以上。那时候,汕尾人民沐浴着改革开放的和煦春风,享受着精神和物质的财富。
 
     乱世收黄金,盛世搞收藏。俗话说:“富人盛藏,穷人混饭”。汕尾部分人富起来后在想什么,又在做什么?大致可以划分为“三教(类)九流(种)”。第一类人:将“第一桶金”投进实业、地产,以滚雪球的增长方式。资本不断扩大,逐渐成为汕尾籍的实业家;第二类人:将财富积累起来,或是储蓄于银行,或是投资艺术品,这类投资收藏的人已享受着10倍100倍甚至更大升值空间的增值乐趣;第三类则享受型人士:宗旨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吃喝玩乐骄奢无比,恶习多多,很快变成“流浪汉”。在投资房地产和投资艺术品的人群中,汕尾市收藏家协会王云健副会长是一位成功的收藏人士。他怀着平常心收藏,敢于投入资金,虚心学习收藏知识,乐于与藏友交友,在收藏知识方面进步很快,收藏的“真、精、新”的藏品越来越多。仅一件和田白玉五子登科摆件:来十几万元购入,近期经文物专家评估达150万元以上,增值10多倍。像王先生这样的收藏家枚不胜举。汕尾地区的收藏家可分三等:一等专门收藏高档的玉器、官窑瓷器及名人名画:二等只捡漏;三等开古玩店。随着地方经济实力的不断增长,和富起来的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汕尾的收藏越来越呈现好的形势。
 
     综上所述,汕尾沉积文物的源在中华大地。在那特殊的年代,源源不断的各种文物从四面八方不约而同地流向“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具全的汕尾地区,其中部分又因种种原因被抢救性收藏起来,没有流出海外,形成了上述所说的沉积文物。 非常时期诞生了非常事物。汕尾沉积文物是非常时期诞生在汕尾的非常事物。今天,我们对这种非常事物必须给予特别的呵护,让沉积文物发挥应有的作用。
 
     笔者建议:
 
     一、科学地发掘汕尾地区沉积文物,有组织进行清理登记,建立沉积文物档案。由政府文物管理部门牵头,收藏家协会主办,请权威专家对藏品进行验证。
 
     二、建立“汕尾沉积文物博物馆”让世人有目共睹,发挥沉积文物资源共享的作用。
 
     三、向国家文物单位推荐较为珍贵的沉积文物,为国家做出应有贡献;
 
     四、举行“沉积文物专题学术研讨会”,组织专家实地考察探讨沉积文物产生的历史背景和利用价值;
 
     五、广泛开展藏友之间交流活动,推动收藏市场制度化、法制化。
 

标签: 
作者: 
黄水河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