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湖,为何“渔”字当头?

    渔湖,原是揭阳县重要产粮区之一,明清时期名为渔湖都,是揭阳县古九都之一。民国年间,曾为“渔湖区”,也曾作为“渔江乡”。解放后,为“渔湖区”、“渔江乡”、“渔湖人民公社”、“渔湖镇”、“渔湖试验区”等名称。改来改去,都是以“渔”字当头。
 
   现在,渔湖与“渔”是挂不上钩了。但在四五十年前,渔湖地区却是到处都可见到鱼的,捕鱼是渔湖人的重要副业。若再进一步追溯渔湖的历史,自宋朝至今六七百年间,渔湖人是离不开“渔”的。
 
   渔湖,地处榕城之东,榕江南北两河三面环绕,境内一片平原沃野,溪港沟渠纵横交错,既利于水稻生产,又富于水产资源。榕江双溪汇合出海,正在渔湖之东,内河淡水在汇合口与海潮相遇,水质淡中带咸,且溪流中夹带许多腐殖物,最宜于各种鱼虾在此生活、繁殖。故此给渔湖人以“渔”为重要副业产生了自然重要条件。解放后,在第一次人口普查中,渔湖还有600多人列入“渔民”。
 
   渔湖人捕鱼经验丰富,因地制宜、形式多样,有撒网的 、牵绫的、放钩的、设饵的、围网闸箔的、拗车罾的等。而且各地段渔产不同,各季节习性有异,所以捕鱼便各具特色。
 
   潮尾(长美村)人专长横江竖插竹竿排,置网拦江截捕刺鱼(即凤尾鱼)。每年农历二三月至七月,是榕江刺鱼的盛产季节,它们成群结队,在榕江觅食,随着潮水进退。潮尾人用网拦截,一天起网两次,最多时一网可获刺鱼百多担,刺鱼身扁狭长,似一把刺刀,肉鲜美又便宜,在市场很热销。这技术后又传到京岗、塘埔等村,收益丰厚。
 
   窟仔(挂梓)村专长捕捉海蟹。自清朝道光年间便有蟹船到青屿一带捕捞螃蟹,榕江青屿地段是咸、淡水交接处,那里的螃蟹肉质细腻,味道清甜,其膏蟹闻名全潮汕,价钱比别处的螃蟹多一两倍。民国年间蟹船发展至23艘,后因日寇陷汕头,炮台为海防重地,禁止渔船在附近作业,捕蟹一段时间中止。
 
   霞路村专业捞涂虾,于大溪中插虾柱,装密网,趁退潮时捕捞涂虾,涂虾十分鲜甜,若加腌制成咸涂虾,又是另一番味道,潮汕人最喜吃它。
 
   塘埔村的渔民,惯于把渔船集结成群,在榕江南北二河往来驰骋撒网。在有组织的一队船队中,专用一艘在船肚中擂动木柝,发出“咚咚”之声,有如战鼓擂动。声音由船肚传入水中,惊动觅食鱼群,紧接着又有人用长竹竿拍打水面,致鱼群往下钻。这时候渔船一起撒网,捕获倍增。这些船队,到处捕鱼,逢市卖鱼买米,晚间在船中安歇。
 
   榕城南门至中山路,旧时鱼肉市场最大,晚市十分热闹,过去是县城中心区,是最好做生意的地方,所以,渔船捕获的鱼虾,多在此贩卖。晚上,渔船多歇于此,渔民饭后多于船中娱乐,有人拉弦,有人唱曲,这就是“南清渔歌”的由来。
 
   塘口王、胡及、新径三村的渔船,则组成远征队,常捕鱼于汕头海外,或至饶平,有时也到福建海域捕鱼,常是一去月余才归。渔湖人还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向海丰人学习捕捞鳗苗的技术。每年农历十一月至来年三月,鳗苗开始孵出,身体比蚯蚓还小,在榕江岸边觅食,渔湖的渔民用“沉阄密网”于退潮时捕捞,数量很多,卖给养鳗场,也是一项不小的收入。
 
   此外,渔湖人还有的在境内溪港中捕鱼,在池塘养殖。所以,从渔湖的状况来看,都是与鱼打交道的,渔湖人的生活,也离不开“渔”字。故有“鱼米之乡”的称号。因此,“渔”字当头,是十分恰当的。
 
   直至近半个世纪,由于江河受到污染,鱼虾数量锐减,渔湖人才渐渐洗脚离船,转向其它行业发展。
 
 

作者: 
林道成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