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通三利溪潮揭航运的“大顺”、“大发”号火船仔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粤东潮州陆运仍欠发达,人员来往及物资流动主要靠韩江和三利溪等江河水运。三利溪虽说是“能排可灌通舟楫,三县利之”的河流,但上游靠近潮州城西郊约10公里,原是北宋哲宗元佑五年(1090)知潮州军州事(知州)王涤主持开挖疏浚的人工河,河道较窄浅,历代多次浚通,仍易淤塞,加上低矮的衫木桥梁成为通航瓶劲,“枫溪条”及其它较小的船只尚可通航,但“大五肚”及“火船仔”等较大船只则难以达到!
 
     抗战胜利后,潮安县大和乡{今凤塘镇}湖美村张钦河,又名张正澄,后陇村西和苏全泉,曾用名凤龙,小名孙仔{作者先父}及凤塘大埕陈庆睦{作者姨丈,系先父襟兄}。大埕还有一位陈某{名失考}的大股东,即后来被绑架者。共同发起入股集资,购进“大顺”、“大发”号2艘火船仔{吨位及马力待考}航行三利溪潮揭航线。火船是由外燃机发动的,后期出现的电船则由内燃机发动。
 
     资料显现,清光绪十八年前后,广州珠江开始有火船仔航行。韩江在清末民初也有火船仔出现。三利溪揭阳境内玉窖至榕城河道宽畅,可能先有火船仔航行,具体情况未考。但此前三利溪潮揭全航线似无火船仔航行先例。 
 
     鉴于三利溪上游人工河情况,潮州境内轮船码头只好设在距潮州城西部近10公里的浮岗码头。这里距人工河汇入西山溪{三利溪由西山溪、枫江、榕江河流组成}不远,也靠近潮揭官路{安揭公路}。每天按潮汛涨落确定航行往返,由浮岗码头和揭阳榕城马牙渡码头一班对开,沿途设有凤岗、后陇、淇园、玉窖{西山溪由此进入枫江}、池厝渡、枫口{枫江在此分流为榕江南河、榕江北河。轮船走北河。南河经潮阳关埠重入揭阳}、曲溪等好几个碼头上落站,搭客兼载行李及零担货物,推动潮揭水运进程,勾通更顺畅,促进了地方经济发展。
 
     火船仔船营运近两年,前期营运业务开展很顺利,赢利可观。但好景不长,稍后不知为何被距大和乡二十多公里外的桑莆山贼匪探得内情,于1947年七八月间绑架张、陈{即那位名字失考的陈某}大股东,勒索钱财,火船营运遭受致命打击。此外,营运过程中,也曾在揭阳境内河段被上船的歹徒敲诈勒索,疑是下游其他客轮为争客源唆使的。再者,营运后期,监管不到位,收支有漏洞嫌疑,利润有所下降也是营运走入困境的一个原因。营运不足两年的火船破产停运。营运不“大顺”,生意未“大发”,意想不到的原因也!
 
     各大股东概况:张钦河,生卒不详,家道殷实,据传有走船航运经验。已故;苏全泉{1913—1985},从商兼务农,先在后陇开“森源”木炭铺、猪肉铺等。后来,代理汕头一家{或几家}国内至东南亚各国的客轮公司在潮州西部及揭阳东部一带的招客、带客业务{包括招揽过番客并将其带到汕头码头},颇有积蓄。据称这是他一生赚钱最多,运气最顺畅的阶段。他步入小康后恤贫助弱、乐善好施,善行终其一生。已故;陈庆睦,生卒不详,有亲人侨居泰国从商,家境尚可。心灵手巧,会修钟表,当过“大车”,懂发动机业务。两艘火船仔卖掉后,因有技术,被新船东雇用在马牙渡工作。解放初调汕头礐石渡工作,直至改革开放初期退休,在凤塘市场摆档修钟表。已故;陈某名字及生平事迹均欠考。此外,可能还有若干名小股东。
 

作者: 
苏泽猷
来源: 
作者提供
浏览次数: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