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疍家人

    有时候,俗语可以反映社会生活方式。如潮汕俗语“疍家拍女么走上船”就是反映疍家族遗痕。疍家人是闽粤一带的水上居民。潮汕地区是古代疍家人的居住地之一。因为这样,潮汕地区有疍家命名的乡村有不少。如潮阳有疍家宫和疍家岐,汕头有疍家园,揭阳有疍家山。 
 
   家族的图腾是蛇,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提到:疍人称为龙户,入水的时候“绣面文身”,打扮成蛟龙之子。疍家水居,以船为室,“浮家泛宅”,一条船就是一个家庭,活动范围仅仅在船里。因为在那么一个小空间,一旦夫妻吵架,招致丈夫打老婆的时候,老婆无处躲闪,只好走船板了。 
 
   家人的生活来源,主要是采珠和捕鱼。《广东新语注》提到疍人捕鱼时说:几乎每个疍家人都有好水性,当他们持刀下水时,如果见到大鱼在岩穴中,就戏弄它。等到大鱼张开口,立刻用系着钩的长绳钩住鱼鳃,把鱼抓起来。疍家人的婚俗比较奇特:男未聘则在船尾放一盆草,女未聘则放一盆花用来招致媒妁。“婚时以蛮歌相迎,男歌胜则夺女过舟”。 
 
   清朝中叶,潮州疍家多集中在韩江中、上游。不少疍家女由于生活所迫,就在船中卖唱,这就是当时著名的“六篷船”。根据《潮嘉风月记》,六篷船“昂首巨腹而缩尾,首长约身之半。前后五舱,首舱居则设门,并几席之属;行则并篷,去之以施篙楫。中舱为款客之所,两旁垂以湘帘,虽宽不能旋马,而明敞若轩庭。前后分为燕寝,几榻衾枕,奁具重笼,红闺雅器,无不精备。卷帘初入,见锦绣夺目,芬芳袭人,不类尘寰。然此犹丽景之常。更有解事者,屏除罗绮,卧处横施竹榻布帷角枕,极其朴素。榻左右各立高几,悬名人书画。几上位置胆瓶彝鼎,面倚篷窗,焚香插花,居然有名士风味。对榻设局脚床二,非诗人雅不延坐。韩江抵清溪,往还千里,处处修篁夹岸,每乘此船,与粉黛绿者凭栏偶坐,听深林各种野鸟声,顿忘作客,是何异古之迷香洞,非胸有卓识,安得不为之惑”。又据《西河龙户录》载:“六篷船屋皆置盆花、盆草”。但这些六篷船与昔日疍家捕鱼的船,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标签: 
作者: 
王伟深
来源: 
潮南·总第81期
浏览次数: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