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新女性的崛起

    1860年以汕头开埠为标志的对外开放之后,西方的新知识、新观念进入潮汕,首先影响的是女子进入新式学堂接受教育,由此生发出第一批潮汕新女性。她们与之前的妇女不同之处,是走出家庭进入与男人平等的社会生活,取得了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例如揭阳人林漱芳(1892—1984),从小在新式学堂读书,丈夫丁韵初逝世后,她受聘任为揭阳女中小学部教员,以薪金养活5子1女及公婆。这在当时可以说是破天荒之举,是潮汕妇女走向自立的良好开端。1932年她又在百兰山馆开办识字班,两年后扩展为絜园私立初级小学,自任校长。日寇入侵后,她将学校资产悉数捐出,开办妇女补习学校,自任校长,免费培养妇女人才,为民族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同样投身新式教育事业的还有:冯素秋(1893年—1924年),原籍浙江,汕头读书毕业后在潮州任教10年,并曾到新加坡教学。从教育起步,潮汕女子视野逐渐扩大,所从事的职业也逐渐扩展。教师兼画家郭瑞珊(1903年—1982年)的成就即是证明。
 
     至20世纪辛亥革命后,广东成为中国革命的策源地。彭湃首先在海陆丰领导农民运动,培养了一批革命妇女。此后,国民党与共产党第一次合作,两次东征,不仅消灭了陈炯明等军阀政权,同时在周恩来、邓颖超等积极努力下,也在广大群众中普及了革命思想,更在广大妇女中播洒了革命火种,妇女革命组织相继成立。
 
     1925年11月22日邓颖超在汕头妇女集会上发表题为《今后的妇女运动和对妇女界的希望》的报告,介绍了国外妇女运动情况,最后提出:“我今天是代表广东妇女解放协会来和诸位接洽,盼望这里亦有同样的组织。让全市姐妹共同参加,使一盏明灯,光亮普遍于大千世界。”在邓颖超的亲自组织下,12月15日,岭东妇女解放协会在汕头成立,除金中全体女生参加外,还有联合附小教员唐逊卿女士同时加入。此时粤东已经创办了一批妇女解放的刊物《妇女之声》及《妇女之声汇刊》。
 
     1926年中国国民党广东省党部委派邓颖超、张婉华为汕头特务员,并宣传党义、组织妇女团体。邓颖超在青年部夏令讲学班讲授《妇女运动策略》,又在青年部训育员养成所讲授《妇女问题》。邓颖超并负责组织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16周年)活动,以广东妇女解放协会潮汕分会名义发布《国际妇女日宣言》。《宣言》最后说: 我潮汕妇女受压迫与痛苦最大,在此警醒妇女团结革命的“三八”日,我们不但要团结起来,走向此日所指示我们的革命大道,而且高呼:扩大妇女解放协会!立即召开国民会议,须有妇女参加!制定劳动妇女保护法!
 
     在妇女解放运动的浪潮冲击下,潮汕妇女思想空前得到解放,妇女读书日益增多,越来越多的妇女从家庭走向了社会,涌现了许多“新女性”的代表人物。
 
     新女性先驱冯素秋的妹妹冯铿(1907—1931),从潮汕进入上海,成为左联著名作家,由于坚持宣传正义与革命,被国民党秘密杀害,成为“左联五烈士”之一。她的牺牲,激起鲁迅先生的极大愤怒,连续发布诗文表示悼念。
 
     与冯铿同龄的潮州人陈波儿(1907—1951),游学香港、上海、日本后,投身于中国早期的革命电影事业,在延安投身革命戏剧活动,1947年负责创建了新中国第一个东北电影制片厂。揭阳人林子王宣(1907—1971),在上海美专学画,最先探讨中国画与西洋画风格的融合。澄海人余醒群(1911—1985),1930年在“密林事件”中,与四妹余若卿、六妹余冠群一同掩护革命志士陈曙光脱险,一时传为佳话。后改名为笠僧,从事诗词创作,颇有成就,有《笠僧诗稿》等行世。其他还有女画家林贤静、姚坚、林运华、黄文凤,音韵学家林莲仙,教育家饶芃子等,相继成为新女性的榜样。
 
     纵观潮汕妇女解放运动,既有出类拔萃的代表人物为标志,也有广大妇女群众的觉醒为基础。其最可贵的一点,是在接受革命意识的同时,却又能保持中华民族传统中的那些优良美德,成为享誉中外的贤惠表率,这一点非常值得肯定和发扬。
 

标签: 
作者: 
隗芾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1.01.10)
浏览次数: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