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宣德写本《刘希必金钗记》

    潮州市博物馆收藏有一件极其珍贵的戏曲文物,那就是明代宣德写本《刘希必金钗记》(以下简称《金钗记》),可称得上是海内孤本。
 
   《金钗记》的出土纯属偶然。1975年12月,广东省潮安县凤塘镇境内后陇书图村的西山溪排涝工程在施工过程中,于书图村园地两米深处挖出两座男女并列的古墓葬。在男墓主人的颅骨下,发现一个褐色苎布包裹,包着一个对折的本子,高39厘米,宽26厘米,里面就是用民间通用的无格麻纸抄写成的整部《金钗记》戏文,本子封面是由多层字纸(散页)衬贴而成,封面左上角原有朱书“迎春集”三字。揭开封面,第一页起即剧本的正文,前半面右上角标明“刘希必金钗□”,接下第二行起即抄录第一出“末角开场”,至全剧结束第六十七出终,共占73页。剧终的最后一页末署两行字:“新编全相南北插科忠孝正字刘希必金钗记卷终下/宣德柒年六月日在胜寺梨园置立”。又因原本第五页(第四出)末尾书有“宣德六年六月十九日”字样,可知这个戏文全称是《忠孝刘希必金钗记》,其抄写时间在明宣德六、七年(1431、1432),距今约580年。戏文之后还附有“三棒鼓”、“得胜鼓”等锣鼓谱及南曲[锦衣香]、[浆水令]、[黑麻序]等3页,另封面与封底还衬托着一些散页、残稿,这些与正文一样都是相当难得的研究材料。
 
   整本《金钗记》戏文长达67出,中间原缺第36、37、38出及48出,实际上存63出,剧情还是相当完整的。它的故事梗概是:西汉年间,邓州南阳县书生刘文龙(字希必)家有六旬父母,娶妻肖氏才三日,即往京城赴考。分别之时,肖氏让他带上经剖拆的半支金钗、半面菱花镜及一只弓鞋,而自留另一半以作古记。又发下八大誓愿,祝愿夫君早日衣锦荣归。文龙一举中了状元,拒绝当朝曹丞相招婿,曹相遂上奏朝廷差遣他护送明妃出使西番。文龙托人捎信回家,中途遇盗被劫,音书隔绝。肖氏在家盼夫不归,家境日渐贫困,但她仍尽心奉养公婆。文龙到达西番后,又被单于强招为驸马,留住番邦十八年。后公主深明大义,设计放他回归故土。汉帝嘉文龙忠孝,封为列侯,准其回家省亲。文龙久不归家,家人误他已死。浪子宋忠央托吉公为媒到刘家说亲娶肖氏,肖氏坚决不从,托辞为夫守孝三年,后迫娶日紧,借口改掉“八大愿”来到洗马桥,准备投河自尽,被仙人太白金星所救,恰文龙赶到,问明情由,知是发妻。在婚宴那天,文龙突然返回刘家,吉公、宋忠畏罪投河,文龙拿出“三般古记”对认,离别二十一年的夫妻终得重会,合家团圆。
 
   宣德写本《金钗记》是目前国内所发现的抄写年代最早的一个相当完整的戏曲演出本。1967年,上海嘉定宣家村出土了明成化刻本《新编刘知远还乡白兔记》戏文,轰动一时,而《金钗记》抄写时间要比成化本《白兔记》早30余年。
 
   《金钗记》的出土,使早已“失传”的宋元南戏《刘文龙》重现世间,为人们展现了一个古老南戏的真切、详尽的面目。明代徐渭《南词叙录》著录“宋元旧篇”65种,其中有《刘文龙菱花镜》一目;《永乐大典》共收南戏33种,其“戏文九”即为《刘文龙》一剧。可以断定《金钗记》是宋元时期普遍流行的《刘文龙》的一个传本,意义非凡。是研究南戏的一个重要作品。
 
   《金钗记》分为67出(实存63出),这是目前所见到的戏曲分出的最早一个范例,但它还没有标出目。该剧每出篇幅长短不一,下场诗未经规范统一。大部分出次有下场诗,个别出次没有;下场诗大多是四句,也有二句的;大多七言,又有五言、四言的。戏中大量宾白,尤其是丑、净角色的宾白,风格质朴俚俗,洋溢着民间生活气息,也体现出南戏固有的风貌。
 
   国际著名汉学家饶宗颐教授曾不止一次地提到宣德写本《金钗记》的重大研究价值。他认为明本《金钗记》戏文的出土,足以举行一次国际性的会议加以研究。他说,“据我所知,外国人特别是日本专家,都希望有机会到潮州来看看《金钗记》的原本。”此外,《金钗记》写本又是研究明代俗字方言的难得材料,此写本对研究温州与潮州的戏剧关系,地方习俗与戏剧等方面都有很多裨益。
 

作者: 
吴榕青
来源: 
潮州日报(2010.02.03)
浏览次数: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