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东雄镇与蔡元

    近读《昔日意溪竹木业》(见《潮州日报》2010年4月28日),文中说道“竹木贸易带动了意溪镇的工商业,使该镇经济发达、市场繁荣,因而有‘潮东雄镇’之称”。作为意溪镇人,笔者认为此说法欠妥。
 
   先从字义上说。查《辞海》:“雄”字有6个释义,其中有“宏大;威武;强有力”之释,与经济不沾边,其余5个释义也均无关经济。“镇”字有9个释义,其中虽有“指市镇”之释,但明清时代的意溪还没有“镇”一级的建置,故应释为“古代在边要形胜之地设置,驻兵戍守。……《新唐书·兵志》:“唐初,兵之戍边者,大曰军,小曰守捉,曰城,曰镇’”较为恰切,还可释为“明清军队的编制单位”。《辞海》中没有“雄镇”条,但有“雄州”条,“雄镇”应是从“雄州”中演绎引申而来的。故而,“潮东雄镇”用现代汉语可译为“潮州城之东的强有力(拱卫府城)的驻军戍守的形势险要的地方”。是指军事要地,而非经济发达。
 
   如此阐释,也与史实相符。
 
   顺治三年(1646)潮州建立了清政权,但主政者摇摆不定,时而附清,时而归明。明潮州总兵郝尚久原为广东提督李成栋部将,降清后因未受重用而耿耿于怀。顺治五年(1648)又随李反清归明。顺治七年(1650),降清后又归明的郝尚久,慑于清兵大军压境,又宣布降清,遭到郑成功的讨伐,最大一次战役是这一年六月,围攻潮州府城50多天,并火烧广济桥,以绝城外援兵。郑成功退兵后,在清军中的蔡元,认为郑军必复来,“恃偏师守城非善策,请驻兵东岸为犄角”。以议得主帅允诺,“乃披荆棘筑砦以守,今蔡家围是也,”史书上称为“蔡元守郡东”。
 
   蔡家围也称意溪寨,顺治七年开工,九年(1652)建成。全寨围墙周长1.5公里,高5米,厚约70厘米;分设东西南北四门,上设巡望台;西面凭借韩江之险,东南北三面则外挖护寨河沟,内辟环寨兵道;南北墙间,附建有贮藏武器、弹药的兵器库。这样,上可监视敌情,外有深沟阻隔敌人,内有兵道通畅运兵,又有兵库供应武器,构成了严密的防御体系,与城内金山银山遥相呼应,拱卫府城的安全。此为“潮东雄镇”之出处。
 
   说至“潮东雄镇”,不能不说到蔡元。据清乾隆周硕勋《潮州府志》记载:蔡元,字完赤,海阳人。读书仗义,慷慨而深有谋略。明末迁居海阳丰政都,与总兵吴六奇谈兵法,吴十分佩服。
 
   清顺治七年,潮州有“寇”来犯,六奇带兵前往救援。蔡元自请带兵二百奋勇直冲城下,“贼寇”被击溃狼狈逃走。蔡元说:“ 贼寇虽然败走,必随后再来。偏师守城并不是良策,请驻兵于韩江东岸为犄角,以便互相策应”。六奇同意,于是,蔡元带兵过江辟荆棘,择地筑寨防守,即蔡家围。
 
   康熙甲辰年(1664),因迁徙海界,沿海流民多入寨请求保护,寨内人口多达万余。蔡元曾组织义军,收复惠来,破揭阳九军。军功上报后,被授予都督佥事,积功升任辰州常德总兵。后因事罢官回乡。
 
   康熙甲寅年(1674),刘进忠在潮州反清,迫蔡元降,蔡元不就,还厉骂进忠,大书“捐躯报国,义不从逆”八字。进忠大怒,将其打入牢狱。不久,清兵平定潮州,蔡元才得以出狱。
 
   蔡元卒年七十二岁。
 
   意溪镇今还存有碑刻“潮东雄镇”,该碑长240厘米,宽60厘米,楷书阳刻,每字45厘米见方,上款“壬辰岁”,下款“里人蔡元立”。
 

作者: 
刘宏沛
来源: 
潮州日报(2010.06.02)
浏览次数: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