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畲族文化对潮州文化的影响

    一、引言
     何谓文化?人类学之父、英国人类学家E.B Tylor下过这样一个经典的定义:  “文化,就其在民族志中的广义而论,是个复合的整体,它包含知识、信仰、艺术、道德、法律、风俗和个人作为社会成员所必须的其它能力及习惯。”该定义已经被包括人类学家在内的绝大多数人所接受。但凡人类创造的一切文明,包括经验、知识、技术、理论、制度、语言、意识、价值观念等都属于文化现象。一切的社会生活方式、行为方式、思维方式、语言方式,乃至于等级观念、道德观念等都属于文化的范畴。
     根据E.B Tylor的理论,由潮州人民在长期的生话中创造的文明就是潮州文化,畲族同胞所创造出来的文明,就是畲族文化。饶宗颐教授在《潮州学在中国文化史上的重要性——何以要建立“潮州学”》一文中指出:  “潮州人文现象和整个国家的文化当是分不开的。先以民族而论,潮州土著的畲族,从唐代以来,即著称于史册。陈元光开辟漳州,荜路蓝缕,以启山林,即与畲民结不解缘。.华南畲民分布,据专家调查,皖、浙、赣、粤、闳五省,畲族保存了不少的祖图和族谱,无不记载着他们始祖盘瓠的传说和盘王祖坟的地点,均在饶平的凤凰山(今属潮安)”。学界巨擘高瞻远瞩,他站在中国文化史的高度,为潮州文化的研究拓展了视野。
     畲族是潮州境内唯一有聚居村的少数民族,其人口只占当地(潮州市)人口的千分之一,全国畲族人口的千分之三点七。但是,潮州凤凰山是畲族的祖山已为绝大多数人类学者和全国各地畲族同胞所接受。凤凰山区是全国畲胞的发祥地。潮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有着丰富而深厚的文化底蕴。而湖州独特文化的形成,主要受到当地的土著文化和通过闽南地区传入的中原文化的影响。可以说,当地的土著文化是潮州文化的母本文化,而后来的中原文化就是父本文化了。    虽然现在尚未发现有人把历史的畲族文化放在“潮州学”的范畴中进行全面的系统的研究,但它们与潮州历史文化仍是兼容的。潮州文化的形成,固然有中原主流文化的影响,但所谓的“土著文化”——畲族文化对潮州文化的形成的作用和影响功不可没。
     二、畲族文化对潮州文化的影响
     畲族文化对潮州文化的影响是多方面的,而且潮州文化中相当一部分直接借鉴于畲族文化。笔者将从以下方面归纳分析:
     (一)畲族语言对潮州方言的影响
     潮州方言即潮州话,属闽南语系。它词汇丰富,幽默生动,富有极强的表现力,并保存着很多古汉语的成份。曾有研究畲族的人说畲族有自己的文字,这种文字是比甲骨文还早的意符文字,产生于距今40DO~6000年之间。我们不知道这个观点是否准确,但这一观点所依的论据——畲族彩带上畲族妇女所绣的图案,在畲族的西谱中时有出现。按一般规律,文字比语言产生得晚。一个独具特色的语亩体系的形成,需要上千年的时间。如果畲族有自己的文字,那畲族的语宫应该已经有五六千年以上了。而潮州形成独特的语言文化特色最早也应是唐以后的事。可见,就时间而论,潮州话这一古老的语言确有可能受畲族话的影响。
     在畲语词汇中,倒装词大量使用,潮州话中也有大量的这类词汇保留下来,这种情况在现代汉语中是没有出现的。请比较:
     /畲族话    人客    鸡公      猪娘    鸟仔
   <  潮州话    人客    鸡安(公)  猪母    鸟仔
     \普通话    客人    公鸡      母猪    小鸟
     另外,潮州词汇中的单字表达法显然也来自畲语:
     /畲族话    公    裳    “耨”(Neo)    喷(Pun)
   <  潮州话    公    衫      物           坟
     \普通话    爷爷  衣裳    东西         坟墓
     潮州话与畲族话中均包含有大量的古汉语词汇。为什么这些古汉语词汇会在这里保留下来,而在普通话中却很少见,这很值得研究,请比较:
     /畲族话    食饭    奠讲    屙屎    落水
   <  潮州话    食饭    勿咀    放屎    落雨
     \普通话    吃饭    别说    拉屎    下雨
     从部分词组和句子的对照看,我们也能从潮州话中找到畲族话的踪迹。如:
     /畲族话  奠管个  南个人    堵堵食饱  我好去代公寮
   <  潮州话  勿照生  你地块人  堵堵食好  我欲去外公块
     \普通话  别这样  你哪里人  刚好吃饱  我要去外公家
     /畲族话  你他(音)乖滴摘。我就放你读书,也不乖,我就不动(音)你读
   <  潮州话  你啊是老实,我逾分你读书,你啊是唔老实,我逾唔分你读
     \普通话  你若乖一点,我就让你读书,如果不乖,我就不给你读
     /畲族话  食了饭食正正好,勿饥也勿饱
   <  潮州话  食来堵堵饱,不会太饱。
     \普通话  午饭吃得刚刚好,不饿也不饱
     上述几个例子,是笔者在平时话语中信手拈来的。如果有机会跟畲族同胞进行深入的交流,一定能梳理出畲族话与潮州话的更多相同之处来。但仅上面几点,就可以管中窥豹,看出畲族话与潮州话的相似,而与汉语普通话存在许多不同之处,可见,潮州话作为一个独具特色的语言体系,更多地受到畲族语言的影响。
     (二)畲歌是潮州歌谣的源泉
     畲族人喜欢唱歌,是一个以歌代言的少数民族。畲族民歌历来对潮州文化,特别是对潮州民歌  (儿歌)的影响颇深,在民间有“畲歌仔”、。逗畲歌”等。根据材料记载,很久以前畲族便有盛大的节日“盎歌会”,以传喝《高皇歌》和《麟豹王歌》为核心内容。《麟豹王歌》是反映盘瓠王英雄事迹的史诗。这些畲歌,大多可在潮州的歌谣中拽出它的影子。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凤凰山畲歌中的《送神歌》。该诗反映了先前畲胞生活的艰辛,而在潮州戏中又是另一番表现.
     (三)畲族歌谣对潮剧形成的影响
     潮剧在当地有很好的基础,是当地人喜闻乐见的一种艺术形式。潮剧《苏六娘》中的《桃花过  渡》,一场中的“灯笼歌》就用上章介绍潮州畲歌《十二月歌》中的前五节,而渡伯和桃花的对唱  也和上章提及的“表姐”和“亲家伯”的习俗中所用畲歌对,这也说明潮剧确实是受到畲歌影响的。
     由于潮剧用潮州话唱,较好地保存了唐宋时期的汉语语音,可以说是硕果独存了。在歌词上,畲歌和潮曲一样都有严格的韵脚。第一、二、四句一定要用同韵。畲胞称不押韵为“不平”,歌曲编得“不平”就唱不来。潮剧在这方面的要求也很严格。畲歌对歌词的韵脚和平仄也非常讲究,要求优美铿锵,便于传唱,潮剧也是一样。潮剧中的长篇唱段也可以象畲歌的长篇一样改为异韵,但韵脚的改变不影响词式的改变。在道白上也要加上有韵脚的本地话,象唱歌谣一样。如《刘希必金钗记》中便有“宋舍(公子)为人好风梭(骚),说话甚痴哥(好色)”,这也具有畲歌特点。
     畲胞唱山歌普遍喜用“假声”发声,在闽浙畲歌的发声法也多用“假声”。男女都会用假声唱高调,这也影响到潮剧的唱法。还有来自畲胞的老丑唱“痰火声”也是全国各剧种中独有。他们的凄凉曲调和神仙鬼怪出现时唱的,在畲唱中称为“平讲”,声调苍老略带病态,非常动人。潮剧独有的“帮声”也来自畲歌。闽浙畲歌除独唱、对唱(也称盘歌、盘诗)、齐唱之外,还有二声部重唱,畲胞称为“双条落”或“双音”。即由一个歌手先唱二个字或四个字。另一个或一帮歌手紧接唱下去,增加紧张热烈的气氛。它是我国民歌演唱中极稀有的形式,丰富了我国的民间音乐,这个“帮声”也为潮剧演唱独有,潮州俗语有“外江戏——免帮声”意即不用多嘴。
     畲族是能歌善舞的民族,潮剧中的舞步正是继承了畲族这种种独特的舞姿。潮剧中马步就是直接从畲族招兵节中的猎步舞中襁变过来的。我们知道,畲民深居山中,过着居无定所的游牧生活,猎步舞是一种十分粗犷的民族舞蹈,它模仿了其先民打猎的动作和过程,有鲜明的特色。
     潮剧中另一个特色就是它的道具一—一盘柴槌。盘柴槌也称齐眉棍,在潮州畲寨称为“龙头杖”,杖头刻有龙形,因为高王和盘觚在传说中都是东海龙王之予。柴槌分两种,一种长的达一丈二尺,由一人舞弄,称为“中栏”,意为可攻可拦。另一种七尺长,练习时由两人对打,叫“盘槌“。“盘槌”有许多套法,如七步、九步,猴子翻身,双头槌、三步跳、四步半、天观地测等。相传盘柴槌为高王所带,  “盘槌”套法也为高王所传。潮剧《杨令婆辩本》中佘太君手中就拿着“龙头杖”,因为她是畲族女英雄,所以就有这“上拍昏君,下拍奸臣”的宝杖。除了龙头之外,如有桃花手中的雨伞,也是畲族歌舞和表演的道具。
     (四)畲族与潮州的节日
     节日是传统文化的内容与的集中体现。潮州人每年要过八个节日: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中元(七月半)、中秋、十月十五(五谷母生)和冬至节。在我国其他地区,中秋节和冬至节都没有潮州过得这样隆重。在潮州,甚至有“冬(至)节有小过年”之说。十月十五“五角母生”也是继承畲族所特有的节日,传说是与神农业生产有关的。
     “五角母”也称“五谷母”,是丰收之神。五谷指稻、黍(小米)、稷(高梁)、麦和豆。但先前潮州人根本就没见过黍和稷,为何要拜“五谷?有传说是拜神农,但神农已有四月二十的“神农诞”,这十月十五祭拜的是五个神明而非神农一人。故这五个人形神所指应该是高王(或盘瓠)盘、蓝、雷、钟或者指苗、瑶、畲、侗、黎等五个民族。畲民以狩猎为生,先前少种稻豆,根本不种黍和稷,这一点潮州人完全一样,所以不应该存在拜五谷和神农的可能。这个“五角母”就是陈元光治漳前畲族先前拜的“五通神”这一提法更有说服力。
     潮州人也象凤凰山畲胞一样,把除夕称为“廿九夜(芒)”或“三十夜”。除夕夜里潮州居民也一样彻夜不熄灯,他们认为这样有“人丁兴旺”之义。畲胞还要彻夜不睡觉,称为坐夜,也称为“喜歌夜”。整夜的主要活动是由老辈数唱畲歌或讲述族中的故事。正月初一凌晨雄鸡唱晓时,长辈便带着子孙打开大门。先在门外东处插番点烛,烧银纸后,便跪在铺蛰有棕衣的地面上,朝东拜“东土大王”,说一通吉祥的话后才回家祭祖。潮州人先拜土地爷后再拜祖宗的程序就是效仿了这种做法。查遍有关记录,其他汉族地区都没有这样的不在同一天,较好地解决了不能互相走访的矛盾。一来一往之中,亲戚朋友相聚的机会多了,彼此间的感情也就更加深厚。不在同一天可以邀请外村来作客。还可增加阉热气氛。这个风俗也为当地舶汉族居民所接受和保留,并成为潮州特有的一种民俗。
     (五)畲族与潮州的婚俗
     在婚俗上,畲族人重视新娘的“小舅子”而不重视、甚至讨厌“老娘舅”,与其它地方的汉旅人重视“老娘舅”有很大的差别。而潮州也是重视“小舅”而讨厌“老舅”的,这种观念与畲族人相同。为何在畲族人会讨厌“老娘舅”呢?这是因为传说盘瓠的妻舅子是高帝辛的儿子朱丹,他很有可能到畲寨探望过高王(可能也是为了策封),受到很隆重的接待。但最后高王因朱丹的过失而死,所以畲族人讨厌老娘舅。显然上面所说的潮州讨厌“老娘舅”的习俗来自畲族无疑。    从畲族的婚礼习俗,也可见其对潮州婚礼的影响。民国叛《海阳县志·礼俗》有“聘礼悉二十四金(银元,潮州也有二十四块聘),于归(结婚)日不具嫁赀(妆),稍充裕者予以田(地、金银饰)器。先期二、三日,婿来,略如古亲迎礼。及期,婿前导。新妇裹红帕于首,衣蓝色,张雨伞,徙步随之。”江西上饶同治版《贵溪县志·杂类轶事》也有畲族“婚姻惟四姓相通,居室不乱。女子既嫁必冠笄。其笄以青色布为之,布大如掌,甩麦秆数十根著其中。而彩线绣花鸟于顶,又结蚌珠缀四檐,服(衣)乏刁刁然,自以为异饰也”。这是不是“凤冠”或“蓬头后斗”?虽未可知,但潮州歌谣中有“新娘头上戴凤冠”,估计也是从畲族所继承。“新娘头上戴凤冠”是指“凤凰髻”而非皇后所戴的凤冠。过去潮州人迎亲时要打雨伞给新娘遮头。据说新娘出阁之时不能见天。至今尚未发现其他汉族地区有此举,新娘下花轿时也不见有人为其打伞。“沿造唱歌取乐”是由“青娘母”来完成的。青娘母也称“伴娘”,先前婚嫁时由她在新娘家中伴至闹洞房,一路要唱歌谣,称为“做四句”。从新娘在家中的挽面、拜神、吃姐妹饭、分菜、装嫁妆、插钗、梳头、上轿、踢轿门,到跨火堆、进厅、拜堂、拜灶神、进洞房、应付和劝说闹洞房者一切过程都要有“青娘母”的协助才能完成,而且“青娘母”还要一直唱歌。这也是其它汉族地区所没有的。
     (六)畲族与潮州风俗
     招兵节是颂扬和纪念高王的英雄业绩,也是历史上畲胞出兵前的誓师仪式。其中最重要的仪式上是“卜杯”。而潮州人到神庙拜神时也要“卜杯”,以预知是否如愿。这种以两片蚶壳或两片术片掷到地上,如果是一阴一阳的,就是胜“胜杯”,有胜利的希望;两阳的为“笑杯”,是神明在笑问h的人异想天开,意为不可行;两阴的为“稳杯”。与畲胞祭神时的占卜一样,潮州老辈人同样以胜杯为佳,稳杯为次,笑杯为差的。招兵节的确定日子也和潮J州的传统民俗活动“青龙爷出游”的日子一样靠卜杯确定。这种占卜方法是潮州所独有的,而且又有畲族的“抛蚶壳钱在先,两者内涵相同,故也应该是从畲胞所继承。
     从畲胞继承的还有“签筒”,只有潮州人拜神才有“辂”签,即摇晃签筒,至最后其中有一根签跳出才是神灵所赐的,与其它地方“抽签”不同。
     五月节前后,潮州人都喜欢吃粽球。潮州的米粽中有一种叫做“栀粽”的,是采用凤凰山区特有的几种植物中的某一种与糯米一起做成的。人们将选好的植物燃烧后取其灰烬,放入清水中让其沉淀。这样其中就有一种化学成份留在清水中,这种成份就叫做“栀”。用这种“桅”本浸米,再甩竹叶将这些在栀水中浸过米包起来,这样制作出来的粽叫做“栀粽”。毫无疑问,这种“栀粽”来源于凤凰山畲脆。此外还有做。糍壳稞”的,其制作方法是捣糯米为粉,冲开水将其混合,揉成团状,捏成糅皮,再用各种配料调成馅,主要是豆沙或芋泥之类,用棵皮将馅包住,再甩棵印使共成型,呈扁形桃状,故称为“棵桃”。由于这种独有的“棵桃”年糕的制作方法与外观及口感均与中原地区和福建莆田等地有较大的差别,不可能是迁移到潮州的中原人或者福建莆田人带来的。从文化传播理论的角度来讲,这也应该是从畲胞那里继承下来的。
     (七)畲族与潮州的传统衣着
     古代湖州畲族穿什么衣服?现存的只有各版《潮州府志》和《海阳县志》对畲族妇女发型的简单描述:“其种有二,日:平鬃,日:崎鬃”。估计潮州凤凰L“区的畲族妇女因住在凤凰山,天天可以见到凤凰山的主峰,不用打着高高的凤凰髻,而称为“平鬃”;而凤凰山区之外的畲族妇女,因要怀念她们的祖先来自潮州凤凰山而将其发型打扮成象凤凰的髻,于是便被称为“崎鬃”。“崎”在潮州话中有“高耸”之义。还有“男女皆椎鬃跣足”一句。可知当时(清代)的男畲胞也打鬃,且赤足。
   畲胞“衣尚青蓝(色),着自织麻布。男子短衫,不巾不帽,竹笠草履(鞋);妇女商髻垂缨,头戴竹冠蒙布,饰缨络状。又以蓝布裹发,短衣布带,初不蔽膝,勿(无)柯勿袜”。从民国年间的史志来看,当地畲胞的服饰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畲脆“男子布衣短褐,色尚(酱遍)蓝,质极粗厚。仅夏季穿苎而已。妇女以径(阔)寸余,长约=寸之竹筒,斜截作菱状,裹以红布。复于头(额)顶之前,下围以发……衣长过膝,色或青或蓝,  (边)缘则以白色或月色自为之。间(接)亦用红色,仅束嫁或新出阁之少妇尚之(采用)。腰围蓝布带,亦有丝质看。裤甚大,无裙。”
     《畲族简史·社会生活习俗》中有“畲族过去的男装式样有两种,一种是带大襟的无领青色麻布短衫;另一种是结婚礼服,红顶黑缎官帽。青色长衫,襟和胸前有一方绣龙花纹(纪念高王),黑色布靴……妇女服装式样较多,多穿自织的青蓝色麻布,衣领袖口和右襟多镶花边。男女在劳动时,腰间多悬一条围身裙(同先前潮州乡间男人随身所带的“水布”(俗称“浴布”))。妇女一般都把头发从后梳或螺式或筒式盘在头顶(凤凰髻),发问环束红色绒线。结婚时头戴风冠,插有银簪”。
     改革开放之前,在潮州大地的城镇乡村,都有不同年龄的妇女穿一种服装叫“大筒衫”。现年龄在70岁左右的农村妇女先前都穿过这种“大筒杉”。  “大筒杉”的造型与先前畲家妇女所穿的衣服非常接近,上衣的衣扣在侧面。衣扣也是布条扭曲而成,色调也较为简单,通常以畲家常见的蓝色为丰,但没有畲家女服那么多的边饰,很可能这种衣服的造型只借鉴畲家女服装中的一部分。    以前潮州农民所用的“水布”,也一样,他们劳动时在腰上都要围上四尺长,一尺宽的色格布条,由于劳动后下河池洗澡时可以从布后脱下底裤,穿好再脱下来,故也称“浴布”。潮州农村男子所用的这种似裙似带的用品与先前男畲胞穿系的“独幅裙”式样相似。作甩相同,在其它的区域拽不到这一类型的东西,其来源除了畲家之外,很难在别处找到。故也可断定:这是来自畲族的。
     (八)潮州的生产工艺与用物受畲族的影响
     农民在无力改变自然界的制约情况下常常视晴雨、丰歉为天意。为求得大自然的宽容与恩赐,保佑四季平安,减少或消除农业生产所遇到的各种灾难。他们崇拜信奉与农耕生活相关的土地爷、神农、青苗神、土谷爷等神明。故有靠田不靠他人,勤耕作,人不误田。田不误人,一切靠土地养生的俗话。因而重大农事活动,都有祷告向神许愿的行为。
     “浸种”是潮州水稻种植生产的首要环节,特别是早稻浸种多在立春季节进行,这时是风和日丽的良好日子,气温等适合浸种,农民们还用“仙草红花水”驱魔瘴、辟邪气;下种时,到秧田头插上香,祈求土地爷保佑种籽粒粒萌发粗芽;水稻生长期长,因而祷祀神灵保佑也多,禾苗茂盛时,潮地农民祭拜掌管农事范围相当大的青苗神、五谷神。每年早、冬稻收成后,农民祭拜五谷爷,甩米粉、花生、油麻、黄豆等合制成各种象形谷穗(米果)尖担(米果),谷箩(米果)等敬拜。以庆好收成。
     畲胞的斗笠分两条边和三条边两种,编工精细,上面编织有“笠半,燕顶,四战船,三层搪,云头,虎牙,斗笠星”等各种通用花纹。由于花纹细巧.造形优美,再配以棕红绸带,白色布带及各色缨珠,更得精巧细致,美观,成为妇女喜爱的装饰品。畲族的竹编工艺也影响到潮州的先民,过去如编织灯笼就用很细和篾丝。潮州人在继承畲胞的用物方面还有“短笠”,潮州人称之为“半笠仔”。“半笠仔”尖头圆沿,轻便灵巧。在国内其他地方都没有发现有这种式样的竹笠,可见其式样为潮汕所独有,也应该是从畲胞的穿戴所继承。
     在潮州以前的各种用物中,与其它地方明显不同的还有:花篮、市篮和火篝(烤火用)。这三种精编竹篾甩品也应该是继承畲胞的。花篮是一种有盖的竹篮,外面画有红花绿草等图案,还涂上桐油以防雨水,通常为妇女所用。潮州俗语称其为“篮饭”,应该是畲语“饭篮”的倒装。市篮是一种简形的有盏竹篮。但提把比花篮的长得多,所以可挂在肩上,先前乡间每户都有一个,子所用。火篝是一个网状篮子,中间置有一个陶盆可装火炭,以前潮州人每家每户都备有一个,在寒冷的冬天可给老人烤火取暖。
     潮州以前也有很多染坊,有的还挑担上街招染。先前居民衣着简单,也只有蓝、青、灰色。凤凰山的畲胞也以青、蓝、黑为衣色主调,由此也可知蓝靛肯定是畲胞发明并向外推广。潮州俗语有“大圣爷(孙悟空)跋(跌)落靛缸一一猴猴青”比喻慌慌张张,可见靛缸已进入潮州人的生活中,在潮州人中印象中是何等的深刻。
     畲旗人崇拜凤凰,从衣着至用物都与凤凰有关。在刺绣上也多以凤凰为主题。发展起来的湖绣也多以此为主题。日常人们用品中有绣的部分,如枕头、床眉、被单等,还有祭祀用的供桌围裙,也会绣上凤凰的图案。曾在博览会上获奖的潮绣的精品“百风朝凰”,同样离不开凤凰的图案。显然这是从畲族文化中继承下来的。
     (九)畲族与潮州武术
     在长期艰苦环境中生活的畲族同胞,在与自然的抗争中,为了生存,慢慢掌握了一套完整防身的本领,其中的拳术就很有民族特色。当地畲民的“八井拳”就是遐迩闻名的畲家拳术,在健体强身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该拳术中的点“六时”及治疗更是畲族武术和畲医的精华。海内外电影的武打功夫片中常有“点穴”的高招,这在以前的畲乡中可以亲身经历到。如果谁在“六时”穴位被点.其症状就是头皮发麻,伴随着定期畏冷,甚至发展到打寒战,疲乏不堪,身体逐渐消瘦,如不及时医治;病情会不断恶化,最后会导致死亡。被点到期“六时穴”之后.必须用“六时草”及时治疗,有的还要结合针刺、放血的。经这些方法处理之后,被点穴者症状很快消失,这些禽族传统文化历史资源,在潮州文化中得到了传承,并在潮州文化中进一步发扬光大。
     (十)畲族与潮州医药
     一年四季,潮州各地都有卖“生革”的。这是潮州人的保健药品。这在其它地方甚为少见。诸多外地到潮州旅游或工作的外地人都觉得很新奇,可见在其它地方不多见。很明显这种青草药疗法也是从畲族那里传承下来的。由于所处的特殊环境,畲族同胞在长期的生产和生活实践中,充分利用大自然的恩赐——满山遍野的青草药,并根据对这些青草药药性的认识,慢慢地摸索出一些有利于养生和治病的方法来。
     畲族同胞的养生与治病之道主要有三方面:其一是药浴。药浴是一种外治方法,系在水中加入适当的草药,经煎熬后取其药液全身撩洗,以达到养生保健与防病治病的目的。药浴可经常洗,并随着季节时令的不同和使用目的的不同而更换不同的青草药。其二是凉茶,第季节交替,畲族同胞都要不同的草药来为身体“清洗”一下,荡涤体内的邪气。夏天气温高,畲族同胞利用喝凉茶来达到消署降温的目的。今天潮州地区的药浴、足浴等即是。由于居住环境相对较恶劣,喝生水容易导致痢疾、肠炎和寄生虫引起的各种疾病,鸯族同胞认识到喝生水的害处,慢慢地形成了喝凉茶的习惯,就是下地干活也忘不了带上凉水荣解渴。今天潮人喜欢喝青草水的习惯也是从畲族同胞那里学来的。其三是以食为疗,食疗结合。如三月初三蒸食乌米饭,食之有健脾补肾之功效。清明采新茶,饮之可清神明目等。
     三、潮州文化对畲族文化的反作用
     文化不是孤立于真空之中,畲族文化无时不与异族文化相互作用。随着大量畲民的向外迁移与当地畲民人数的锐减,畲族文化主导和影响当地文化的日子正在消失。已经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潮州文化对畲族文化也正产生巨大的反作用。
     在食俗方面,除了不吃狗肉之外,畲族人也一改以往的“山食俗”一他们习惯于将食物做得很成很辣。这是因其深居山中交通不便.食物流通不畅而不得不采取的食物储存方法。但是随着与外界交往的日益频繁,现在他们逐渐趋同于潮州的“滨海食俗”。在畲族村,我们还可见到各式海鲜类在那里很受欢迎。
     笔者曾多次到潮州各畲族村做田野调查,根据调查所集到的情况,现在的畲族人,从外袁基本看不出与潮州人有什么不同,从服装,到家中的装饰,基本没有与潮州汉人有什么不同。据当地雷楠同志和当地畲民的描述:清代以前的各畲族住地的建筑基本上都是以其特有的“寮”为主,到清之后始出现“竹竿厝”和依山而建的“落山虎”建筑,这两种建筑较之传统的“寮”有了很大的进步,与潮州的非畲族住居的山区建筑基本相同,显然是受这些地区的影响。现在的畲族居住地的建筑物,与潮州其它地方的基本没什么两样。发展成熟起来了的潮州文化反过来对当地的畲族文化产生影响。
     畲族文化由于吸收潮州文化的成份,在慢慢地趋同干潮州的海俗文化。同样,居住浙江畲民以及他们的畲族文化受当地浙江文化的影响;而福建的畲族文化也受当地的闽文化的影响。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解释为什么同是从凤凰山区移居出去的畲民,为何过了若千年之后,在不同地方的畲族文化出现不完全相同的情况。
     四、结束语
     文化传播论认为文化的成长、变化和发展都源于一个中心,并由这个中心向外传播。这样一来,处于文化圈边缘的地区可能因为地域距离的关系,和中心的文化状态有所区别。也就是说,处于边缘地带的,反而保留着较多的文化传统。用这个理论来看待今天的潮州畲族文化再恰当不过了。从地区上看,相对封闭的地区是民族文化保持较好的地方,他们为世界保持优秀的原生态文化,为人类留住了独特的文化形态。
     如何做好畲族文化的保护与发展,对于体现民族平等、达到畲族民族内部的平等团结和共同发展都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如何在改善畲民居住区的落后状况的同时,也能将他们优秀的传统文化保存下来,发扬光大,是摆在政府和广大畲民以及民俗工作者面前急需解决的重大问题。在这方面,笔者认为做好下面几点是非常必要的。
     l、加大投入,设立专门的保护畲族文化的专项资金,从畲族所在地的民族经费中予以支持,使之具有的更强民族性、更强烈民族认同感。
     2、提倡、鼓励重绘各地畲族祖图。各地祖图反映畲族祖先事迹的盘瓠传说,功能和佧用应该相同,所有地方能留下畲族祖先的传说应该是弥足珍贵的,目前在汉族地区能保持有自己民族特点的东西越来越少,所有的先民流传下来的文物都值得我们珍重和保护,各地采取不同观念和形式来重绘畲族祖图应该得到鼓励。
     3、提倡、鼓励各地修编畲族族谱。畲族各姓族谱是记载每姓家族史上重要事件的史籍,族谱不仅记载着一个家族的族源、世袭、播迁及重要人物的生平事迹,还规定了族规、族训,反映出家族代代相传、延续发展的轨迹,从一个侧面表现畲民族历史发展的进程。畲族族谱对于畲族今后的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将起到凝聚人心、增加团结的重要作用。
     4、设立学习鸯族文化的通道,建立起学习畲族文化的信心和意识。要利用先进的传播手段,多形式开展畲族文化的宣传教育活动,利用畲族特有的传统活动作为平台,加强各地畲族的联系,重构畲族同胞学习本族人文化的积极性和自觉性,增进民族自豪感。
     相信在党和政府的重视下,在广大畲民与民族工作者的努力下,畲族优秀的传统文化一定会更好地保存并流传下来,进而在经济与文化建设中发挥应有的作用,为构建和谐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 
石中坚
来源: 
潮汕风情网
浏览次数: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