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脚砌”:汕头埠的灵魂

    “五脚砌”是华侨文化在汕头埠的实物展示,是人性化的公共设施,它积淀老汕头埠人多少形形色色的生活和文化,承载着老汕头埠人多少美好的记忆
 
     城市有灵魂?回答是肯定的。城市的灵魂是什么?记得有一位当代作家写过这样的妙论:“每座城市都需要一座钟楼,在最漆黑的夜里或者夜的最深处,传来一下、又一下悠扬而深沉的钟声时,你会感到,不是别的,正是它,是这个城市的灵魂。”城市的灵魂是钟楼钟声?这统一划一的答案肯定得不到多数人的认同。愚认为:城市的灵魂因人因地而异,答案是多元的。在西欧国家,那里的原住民视每一座具有历史意义的民居为城市的灵魂。维也纳市政曾要拆毁危房的贝多芬旧居,遭到全体市民的强烈抗议。在新加坡的华人,视华人汇集的牛车水为城市的灵魂;在泰国的华人,则视曼谷的唐人街耀华力为城市的灵魂,这两处地方,记录着前辈华人(主要是潮人)在侨居国艰难拓殖的历史,承载着华人深重的情愫。
 
     汕头的城市灵魂是什么?年青的朋友可能多数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而五六十岁以上的原住民多数会回答:“五脚砌。”(显然,这个答案是对“过去时”的汕头市而言,因而,我以“汕头埠”来叙述,避免与“现在时”的汕头市混为一谈。)    
 
     “五脚砌”,这里指的是骑楼式建筑商住楼。汕头埠的主要马路安平路、居平路、永泰路、国平路、至平路、商平路、海平路、西堤路、民族路、民权路、福平路、外马路北侧至升平路地段的建筑,都是这种形式。在中国的东南部,不少城市都有这种建筑物,但好像比较零散,不似汕头埠这样形成密集的建筑群,构成独特的城市主体建筑。“五脚砌”是华侨文化在汕头埠的实物展示,是中国近代文化的一道景观。“五脚砌”是南洋“泊来品”,其名词是马来语“五英尺”的潮语译音(当时,马来亚的宗主国英国政府规定:马来亚城市的临街商住楼的底层必须空出五英尺宽的地方作为人行步道,这样就形成建筑物前面的骑楼结构,马来亚人以“五英尺”代称人行步道);其建筑模式是从东南亚国家仿来的,饰以潮汕传统手艺灰雕,而灰雕内容多为洋文化,“潮为洋用”。“五脚砌”从东南亚涉重洋到汕头埠扎根,潮籍华侨功不可没。“五脚砌”说明:汕头的人文是“海纳百川”。
 
     “五脚砌”是人性化的公共设施。这里的“五脚砌”,特指骑楼下的人行步道。过去,汕头埠有一首讥讽流浪者的歌谣,其中有句云:“所gu4烟仔蒂,所企五脚砌……”(gu4,潮人对“吸”的称法,有音无字,烟仔蒂,烟头;企,潮人对“居住”的俗称,是古汉语在潮语中的遗存。)从这句歌谣里我们可知,“五脚砌”是流浪者夜间挡风遮雨的庇护站。事实上,“五脚砌”造福所有市民以及一切过往人众。汕头春夏两季多雨,往往是大晴天里风雨来得骤,出门在外未带雨具的行人大可不必慌张,跑上“五脚砌”就躲过了一阵“风时雨”。赤日炎炎的三伏天,市民上街出行多选择有“五脚砌”的马路,“五脚砌”能为行人挡住酷暑热浪。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常有农民进城积土杂肥,他们中有些人来路较远,必须在城里留宿,他们的“眠床”,就是“五脚砌”。夏天晚上的“五脚砌”最是热闹,邻里的姑娘、大嫂三五一群聚在这里,借着路灯光或商家铺里的灯光穿针引线绣花或织网,歌声、嬉笑声一阵阵飞起。女人们刚刚撤走,一群大男孩就铺开凉席占据地盘,他们侃三国,说西游,你一言,我一语,直到累了困了,闭上眼一觉睡到东畔拍白。 
     
     ●上海世博广东馆:以传统骑楼为原型,工艺吸取潮汕剪纸特征
 
     “五脚砌”,积淀了老汕头埠人多少形形色色的生活和文化,承载着老汕头人多少美好的记忆。眼看着“五脚砌”将要彻底在汕头消亡,这种美好的记忆将会被背弃,汕头埠的灵魂安在?
 
     20年前,在下曾斗胆向城市建设的专家进言:改建老市区,请注意保护老城区文化,不可消灭“五脚砌”。专家的回答语焉不详。旧城在“抓住机遇”不断拆旧建新或拆而待建,废墟一片又一片。
 
     本世纪初,我的眼睛突然一亮:久拆多年而终于耸起新楼房的万安片区——现起名万安花园住宅区,其临安平路的一侧,依照老市民的美好回忆构建了“五脚砌”,这很让我激动,让我看到了曙光,真希望旧城改造能按照这一思路发展下去。遗憾的是,“五脚砌”成为商家铺头的延续,丧失了原本的功能。而也未再见到新的“五脚砌”。
     
     ●潮州骑楼
 
     最近到潮州城,发现牌坊街前端原先的破旧老屋焕然一新,变成骑楼式建筑,商业很旺。潮州朋友告诉我,这是当地政府的大手笔。(只改造沿街铺面,铺面店后大片旧屋另外处理)。我觉得,“五脚砌”与牌坊街的历史韵味并不协调,如果这“大手笔”放在汕头,那就更好了。朋友说,这“大手笔”很有经济价值,赚不少呢。是好事,汕头能不能学呢?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