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音乐文化的遗响——潮州文化拾零之五

    五十年代我国著名古筝演奏家赵玉斋到瑞典访问,受到国王亲切地接见,国王还特意拿出珍藏的由周恩来总理赠送的唱片给大家看,他说中国的音乐很优美,很好听。大家一看,竟是潮州音乐,于是赵玉斋回国后又特地从北方来到潮州,对潮州音乐进行研究。 
     1995年潮州市潮剧团赴上海演出,上海著名音乐家、《歌剧艺术》主编商易在坐谈会上说,你们的音乐保存很多中原音乐文化,这些现在在中原是听不到的,因此研究中原音乐文化要到你们那里去。 
     潮州音乐从广义上包括锣鼓音乐、弦诗音乐、笛套音乐、庙堂音乐、戏曲音乐和说唱音乐等几大类,除戏曲和说唱属于有文字的声乐外,其余都为纯器乐。一般所说的潮州音乐(或潮州民间音乐),就是指前几类的纯器乐。 
     在上述各类音乐中,最古老的应推弦诗乐,据专家学者研究,弦诗乐具有唐宋燕乐、法乐的特点,潮州人所谓“弦诗”,实际就是保留了古老的以诗为意境的乐曲。就传统较完整的“十大套”,其演奏的模式仍保留唐宋的古老乐韵,即由引子(散板)转入头板、拷打和三板以及循环的“三催三拍”。历史学家们还发现,唐代平定泉潮二州之乱并建立漳州的陈元光和贬潮的韩愈,都是善乐的中原朝官;而明《永乐大典》中详细记述宋代潮州的祭孔“大成礼乐”活动,当时潮州已有一支乐工队伍,而在士子阶层中也有演奏队伍,这是中原音乐文化在潮州传播的史证。 
     随着历史的衍变,弦诗乐又派生了“外江乐”和雅乐(儒家乐),并在形成潮州戏的历程中产生重要的作用。 
     锣鼓乐尽管形成的历史较短(约于清代),但却在潮州的音乐文化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尤其是潮州大锣鼓,它虽脱胎于正字戏和潮州戏,但由于适应民俗活动游行的要求,在解放前潮州城的十三个锣鼓馆激烈竞争中不断发展,并形成了不同的流派。解放后潮州大锣鼓曾多次上京参加艺术汇演获奖,1957年的唢呐曲《粉蝶采花》获世界青年联欢节的金质奖章,于是中央艺术院校多来潮延师传授,成为在全国具有影响的乐种。近年潮州民间音乐团又应邀参加全国部分省市的锣鼓乐大赛获奖,并于去年赴澳门参加庆回归活动;近日,该团又应邀赴江苏省无锡参加演奏活动,重新焕发其活力和影响。 
     庙堂音乐系解放后逐步形成的,即在民间佛事活动的基础上以纯器乐的形式演奏佛曲。但就其音乐文化而言,可以追溯至唐代兴建规模宏大的开元寺,其诵唱的佛曲逐步向民间传播,一部份成为变文而形成说唱音乐的弹词、歌册;而一部份则成为民间的佛事活动。 
     在古老的潮州音乐文化中有一个待解之谜,这就是被有的专家喻为绝谱的“二四谱”的渊源及如何形成。“二四谱”是潮州戏和潮州音乐最古老的特有记谱方法,它是以潮音为唱名,从二至八,相当于现代简谱的低音5至中音6,为五声音阶;并由此产生了“轻六”、“重六”、“活五”、“反线”四种调式(有人称之为调体)。 
     潮州的音乐文化是极其丰富的,尽管解放后有不少专家学者对其进行多方面研究并发表很多论著,但由于史籍对此记载甚少,因此有很多学术上的课题尚待开发。 
 

作者: 
东人
来源: 
广东省潮州市广播电视中心网 http://www.czbtv.com
浏览次数: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