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锁钥”海门所

    明朝前,我国的军防古有边防(陆军)而没有海防(水师) 。在明王朝之前海门旧称海口村,因地处粤东潮阳练江出海口,势若大海门户而得名,海门的海防是以明朝建海门城而设置的,明洪武24年(1391)建城官黄文灿临海筑城,历经三年建造,至洪武27年(1394)竣工,迁潮阳守御千户所于此,遂命名为海门守御千户所,驻扎水师。这里河海交汇之地,是对外通洋总汇之所,是我国东南沿海工商贸易出入港,潮阳沿海治安保障,为我国明清时期重要的滨海戎所。
 
     明代海防是紧张的,明王朝建立后,朱氏政权的宿敌陈友谅及张士诚的残部流入海中,对明王朝政权统治构成内在威胁。特别是东洋倭寇对我国东南沿海洗劫虏掠,无恶不作地骚扰入侵,对明王朝统治构成极大的外在威胁。为加强国家政权对漫长海岸线边缘地带的控制,保护海上商渔船只安全,于是在明洪武二年(1369)开始设立卫所制度,并实施“海禁”政策,为保卫国家安全,在沿海要隘设置防务,配置规格很高的防御设施和军事力量,卫所驻军官员的行政等级比地方知府、知县的级别还高,在三至五品官阶之间,明初实行“世兵役”(即世袭为兵制),治属于卫所,所以也称卫所制,卫所兵员的来源除元朝降明军队外,还通过垛集民兵补充,即通过抓“民壮”的选民兵、募客兵、编乡兵、联渔兵组成。明陈天资《东里志》上载:“明洪武二十年(1387)汤和受命经略海上,以匪盗出没地区迁徙南澳居民入潮阳县海口村耕种,至明永乐二年(1404)将内徙南澳居民迁回原籍耕种。”这是关于官府把南澳居民迁入潮阳海门充军的记载。
 
     明洪武钦差大臣黄文灿监督建成的海门所城、城较坚固,采用“五凤朝阳”格局,意欲为饮“五都”之水,开有东西南北四门,每个城门前开一个水池,起防火作用(俗话“州官放火,祸及鱼池”),西门外还建有一小屋,称狮子舌,故西门又名“流涎狮”,城状近似长方形,全长约2.25公里,城墙高3米余,在沿海边山坡丘陵建造,以粗糙大石和泥沙、石灰筑砌而成,石砌成“丁”字状,结构科学合理。海门千户所置正千户二员,副千户六员,百户十员,试百户一员,所镇抚一员、吏目一员。城的南门外(筠山福地处),方圆300丈,是校场。明、清政府为加强海防经常在此操练水师,训练兵马,校场横一百六十弓、直一百七十弓,演武厅三进,每当镇台至海门营检阅营伍,于校场会操,刀枪剑戟,矢石炮火,星罗棋布,大演武技,跑马骑射、取胜者进德胜关领赏受奖。城内东南角是仓库(久废)。明天顺六年(1462)知县陈瑄修建,城高二丈,周围九百七十丈,开四门。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知府林杭学知县臧宪祖奉旨捐修完固。清乾隆十五年(1750)至五十六年(1791)曾有九次复修。嘉庆九年(1804)大雨,城墙及西楼倒塌,知县杨桂荫修葺。道光二十一年(1841)知县吴均谕民重修。几经历史变迁,如今旧貌不再。
 
     海门千户所城建后,海门海防对抗倭御海盗,保家卫国起了重大作用。在明隆庆三年(公元1569)驻潮阳参将金丹为抗击倭寇在莲花峰狮首山建莲花营,又称细柳营。在倭患猖獗时,以保卫海防发挥过重要的作用,该营建成立后,邑人浙江提学副使林大春曾为之撰写《新建海门莲花营碑》碑记,并颂咏七律:“谁倾银汉落晴湾,种得莲花俨翠环。丞相留题空瀚海,将军行垒耀天山。潮声夜转渔灯入,野色朝随猎骑还,共说边城屯细柳,西风不用玉为关”。隆庆三年(1569)六月二十六日,在南澳海域,巨盗曾一本为福建总兵俞大猷郭成所逐,官兵用大炮轰击,曾所乘之舟被击沉,曾受伤溺死,其尸被戮,戚继光俞大猷率领的抗倭明军在东南沿海取得了转折性局面,从此倭患不再猖狂。于是在莲花峰勒石刻纪功碑,全文如下:“纪功碑:皇明隆庆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推府来公监纪诸军事,按辔此山,是日也,巨寇曾一本就擒,海边军民有更生之喜。归辔公壮献遂请于莲花峰(宋文丞相命名)摩崖纪。潮州推官来公,讳经济,浙江绍兴府萧山县人。隆庆明威将军潮州卫指挥佥事周于体,掌海门所事,管备倭巡捕,本所千户程大逵”。至万历1593年,金吾将军江应龙,号镇海,浙江温州瑞安人,自潮阳郡出镇海门,往所城南三里许巡求胜迹,见古遗莲花峰侧石上书有“镇海将军石”五字,实符已号,君喜见疑、遂建水神祠于其下以自镇压,时也有为诗文,以颂其事者讵意,但生死有数,冥冥注定,1595年江应龙在抗倭剧潭血战阵亡,为国捐躯,将军忠厚清洁,且平生敬仰忠烈,倡建忠贤祠,为纪念他,后入祭祀忠贤祠。
 

作者: 
萧泽阳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0.10.31)
浏览次数: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