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改写潮汕史的古姓氏

    当年,饶宗颐先生担纲总纂《潮州志》,梳理记载潮汕史的各种典籍时,眼光停留在《史记·南海尉佗列传》文未“闻汉兵至及越,揭阳今定自定属汉”上;又查到班固《前汉书·西南夷两粤朝鲜传》中述及“粤揭阳县令史定降汉、为安道候”,思索良久,这两处记载都透露着这样的信息:1、汉武帝派兵平南越时,揭阳令史定归汉?2、史定曾被汉封为安道侯;3、汉军平南越以前,已有揭阳戍 (县?)的建制?在浩如烟海的史籍中,再也找不到相关的、那怕是片言只字的记载。2000多年前的这段潮汕早期史,就是如此扑朔迷离。饶先生一直以未能完解而憾!      60年后,谁也没有想到,这段迷失在时光隧道的历史突然浮出水面,让人兴奋不已!2002年底,广西南宁揭家良先生到揭阳做生意,商务之余对揭阳朋友说,他此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寻根,“汉揭阳县令史定就是我们揭氏的始祖”。此事引起揭阳学界徐光华先生的警觉,他马上与揭家良联系并在其帮助下远赴全国各地揭氏聚居处考察,获得了包括《揭氏族谱》(在第五届潮学国际研讨会上,由揭氏丰城系献出)在内的大量第一手材料,一段迷茫的历史终于尘埃落定。
     据郭伟川先生考证,史定祖籍江西,其曾祖史禄是秦末随任器进入岭南的第一批中原人,而且长期居住在潮汕地区“留家揭岭”。不知是何原因,史禄之孙史焕却回到原籍,生下史定。史定英武过人,成为了汉武帝的护驾将军,于是有了上述“随王恢兵出豫章”和“往谕南越”。史定的才能得到南越王的赏识,为加强对潮地的管治,他被派往潮地任首任揭阳戍令(潮地原属吴川县辖),自此开我潮的建置史。在将近20年的时间里,史定把揭阳戍(范围相当于现在的大潮汕,还包括漳浦)治理得井井有条,实为我潮开疆化及之鼻祖,难怪饶公如此重视。
     长期以来,由于史载仅在《史记》、《汉书》中有片言只字,《揭氏族谱》中,苏轼之子苏过奉爷命作《史揭合序》称:“先君(指苏轼)云:史定为粤协令揭阳而阴据中国之喉吭,业二十载,乃元鼎六年……史定以素教聚蓄储者,挈地归汉,取平两粤。”这是极为重要的史证。“揭”姓乃是史姓中的一支,源于潮汕地区,由汉武帝所赐,以史定(揭猛)为始祖。而事件本身印证了潮汕建置的发端。这可谓一个重大的历史发见,难怪饶先生在第五届潮学国际研讨会上,专门寄来了《选堂感言》:“找到史定后人,发现汉武帝为归汉的揭阳令史定赐姓‘揭’该名‘猛’,而且厘清了史定与任器、史禄、史焕诸人的关系……我早就论及揭阳令史定乃《史记》、《汉书》所记载的历史人物,国史之论必有根据,如今行见潮汕史此一重要之间题即将得到彻底之解决,精神不禁为主振奋不已,欢然为主欣喜终日!”
     之后,又一个问题横亘在面前:自武帝赐姓之后,揭氏族人聚居在“揭岭”一带,那为什么整个潮汕地区现在没有揭姓的常住居民?是什么原因使整族失踪?
     据揭阳地民间传说,揭姓后人历经汉魏六朝之变乱更迭,至唐德宗年间,已历三十四世,人丁兴旺。然而灾祸却不期而至。有一天,德宗皇帝做了一个怪梦:一巨人持桔子猛砸他心口,他悸然醒来、吓出—身冷汗,急召国师解梦,国师说:“桔者揭也,武帝赐“揭猛”名姓于南方,已历千年,今必有损于社稷”。于是德宗派钦差下密旨命揭阳县令把揭氏满族剿灭。县令车公与揭氏乃是儿女亲家,情急之下,想出一条计策:阴告揭氏,让其家族连夜潜逃,又命士卒把牢中死囚押往揭氏家族的居住地,然后纵火,连人连屋悉数焚毁,以此来瞒骗钦差上报朝廷。现在揭阳还有“火烧地”、“车公桥”等历史地名。举族搬迁的揭氏家族从此藏匿于深山之中,至唐亡才融入社群。现其后人分布于广东、福建、江西、湖南、广西、河南、贵州、安徽、浙江、江苏、内蒙古、台湾等地以及加拿大、新加坡、日本、欧美等,沦海桑田、世事变迁,然揭氏子孙从不忘其根本。揭立业先生是千年来第一个回到潮汕的揭氏后人,在他的倡导下,揭氏族人开始了寻祖归宗的大行动。
     2004年12月26日,海内外揭氏子孙的代表聚集于发源地揭阳市,隆重举行“纪念揭阳先贤揭猛(史定)诞辰2165周年学术研讨会”,宗亲相会,血浓于水,缅怀先祖,共庆盛世。许多专家学者也应邀参加,一时盛况空前。还建立了揭氏网站,同时在汕头市社科联的帮助下,成立了研究课题组。
     2007年11月,揭氏宗亲再次聚首榕城,正式成立“揭阳先贤揭猛研究会”,并通过章程和一系列加强联络、弘扬先祖遗德的工作计划。与会嘉宾和揭氏后人一致把“爱国爱族爱乡、维护国家统一”确立为揭猛公的精神要旨。这种精神,不但为当时的历史作出贡献,在今天也有现实意义。
  
 

作者: 
陈坤达
来源: 
汕头日报(2008.08.30)
浏览次数: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