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名片与潮商书柬

    名片,是现代日常交往的重要媒介。在我国,早在战国时期,各诸侯王为了与朝廷当权者套近乎,就开始出现最早的名片———“谒”。所谓“谒”,就是拜访者把名字和其他介绍文字写在竹片或木片上。 
 
     东汉末期,“谒”又被改称为“刺”。在江苏连云港锦屏镇西汉墓出土的谒上书文字三行:上行为“东海太守宝再拜”;中行为“谒”;下行为“西郭子笔”。东吴黄武六年的中墓出土的刺有:“道士郑丑再拜”,刺的主人称“弟子”。这些刺,是供墓主在阴间使用的。虽然如此,因为它是模仿墓主生前的实用物,其形制、书写格式与实际应用的并无差别,仍不失为古代名刺的实物证据。古人为了介绍自己而投送爵里的刺,以后其材质和制作精细程度也随着时代和科学技术的发达程度不同而变化。因造纸术的发明,刺也改用纸书,但仍保留着“投刺”一词。 
 
     东汉到唐宋时期,名片叫“门状”,明代叫“名帖”,清末到民国时期才出现了“名片”的称呼。在清代,名片还出现过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名片向小型化发展,特别是在官场,“名帖”上名字大则表示谦恭,小则会被视为狂傲。官小使用较大的名片以示谦恭,官大使用较小的名片以示地位。另外,清代的名帖基本上已经采用了印刷,但如果上面还有亲笔题识,作为“拜帖”用,那就更有价值了。1927年9月24日,南昌起义挺进汕头,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任命郭沫若为潮海关监督兼汕头交涉员。郭沫若在给潮海关税务司的“拜帖”用“潮海关监督署用笺”,书:“迳启者现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第一百四十五号任命状开任命郭沫若为潮海关监督又奉一百四十六号任命状开任命郭沫若兼汕头交涉员等因奉此本监督兼交涉员经于本月二十五日到任视事除呈报暨分别函启令行查照外相应函达贵税务司查照顺候日祉”。郭沫若的这件拜帖,是一件很重要的革命文物。 
 
     随着外国侵略者的入侵和我国对外交往的增加,沿海各通商口岸和外国商人通商日益频繁,名片的使用更为普及了。汕头开埠后,汕头埠的政商文各界,普遍使用了名片。但那时的名片多采用纸印制,大小与当今名片差不多,形式也比较简单,有的只印一个名字。如《岭东民国日报》社长李春涛的名片,只在名片正中横排“李春涛”三个字。有的商铺店主的名片除印名字外,还在下面加印店名、地址。如王在植的名片直排三行字,正中一行为:王在植槐三;左下上行为:艺舫又字;下行为:广潮澄人。另外,还有一些汕头埠商人并不印名片,只刻了一个章((见左上图),上刻“×××书柬”数字。需对外交往时,用信笺纸书写有关内容后,书柬章压上印泥,盖上去就算完事了。如商人刘廷献,在长方形黑色角质的印章上刻上“刘廷献书柬”五字(见右下图)。柬,从字面上解释,是信件、名片、帖子的统称。这个印章,也算是他的名片了。这种印章式名片,好处多多,既可反复使用,又难以假冒,使用的信用度更高。这件小小的文物,从一个侧面反映潮商的精明程度。 
 
 
  
 

作者: 
陈汉初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8.10.26)
浏览次数: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