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师美谈千古传

    在揭阳风景秀丽的紫峰山,梅云汤前村的山坡上,有一座明代古墓冢,墓碑上首阴刻一圆圈内的“明”字,碑文刻“国学必震,天长史公”八个大字。既没刻墓主姓名,也没有落款和年代,令人称奇。我经过调查采访,才从汤前村史氏族人相传中得知,其墓主是明朝孝宗年间的举人史智。那么,墓碑上的字是谁题写的呢? 
 
     据《揭阳县志》“举人篇”载:“明弘治二年(1489)区元榜:史智,官溪汤前人,仕九江教授,擢王府纪善,有二子:载笔、载阁。”
 
     相传,史智出生于汤前村一户殷实的农民家庭。其父史安荐,诚实、纯朴而通诗文书礼,是附近村寨有名的塾师。史智从小天资聪颖,才思慧勉,六七岁就能熟背唐诗,八九岁随父到学堂就读,能流利诵古文,还摹仿老师的音韵声调,读得津津乐道。他父亲严谨治学,悉心辅导,他也非常勤奋努力。十六岁时,他以优异成绩,考取府试贡生。越几年,又在省乡试登榜题名,得中举人。
 
     史智中举后,出任江西九江府教授(从九品),他勤于政务,廉洁尽职,有守有为。三年后,擢升王府纪善(正八品)。然而,他虽有经纶济世之才,也难于施展其为国为民之抱负。在王府任职期间,他多次觉察,江西王朱宸濠,有图谋反叛的不轨行迹,生怕日后遭其连累。故以乘丁母扰而归家,不再出仕,不问时政,隐逸乡村。
 
     翌年元宵节后,仙桥篮兜村郑员外,是史智的姻亲姨丈,闻史智在家赋闲,遂延聘为学堂塾师。史智欣然前往。
 
     史智在学堂执教,以严肃治学受人称赞,他既严格要求,又谆谆善诱,一丝不苟。不仅教授经史诗文,还教给做人道理,鼓励门生发奋进取,倡导勤于劳作,这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因此,篮兜村毗邻的官湖、古溪、槎桥诸乡子弟,也慕名到学堂就读。
 
     这期间,篮兜学堂培养出监察御史郑一初,其子郑大仑,中举后授德清县教谕等知名人士。
  
     几年后,郑大仑弃官归家,在仙桥硫岗山创办“仰斗书屋”。同时,聘请其师史智,一起在书屋课徒授业。
 
     史智在“仰斗书屋”任教时,传承严谨治学之风,自己还研习经史子集,改进教学方法。他还亲自动手,带领学子开辟园林,广植树木花草,营造书屋周围环境。有时于林间与门生吟诗作对,授以妙对佳联之法。有时又和学生共同探讨学问,出题联吟,启发学子才思。这期间,海阳山兜林大钦和郑员外之子郑一统也在“仰斗书屋”就读。在学期间,师生联对,他俩才思敏捷,妙语联珠,脱颖而出,深得恩师称赞。后来,林大钦高中状元,郑一统得中进士,授翰林院编修,他们都是史智的得意门生……
 
     光阴荏苒,相传明嘉靖十七年,翰林郑一统荣归故里,与恩师郑大仑倡议,拓修“仰斗书屋”。不久,书屋修建告竣,焕然一新。他们派人专程请来史智父子,以答谢培育之恩。斯时,史智已年届八十耄耋高寿,当即偕同其子载阁(明嘉靖四年中举人,不出仕,任乡村塾师)前往书屋。郑一统与郑大仑非常高兴,两旁搀扶老师翁进席。宴毕,郑一统拿出事先绘就的“紫峰山十八峰”图,深情地对恩师史智说;“晚生得蒙师翁栽培,无以为报,今将紫峰山十八峰,赠送为师产业,望祈笑纳。”史智说:“课徒授业,乃为师为责,何敢受此大礼!”接着,郑大仑拿出手书的“国学必震,天长史公”的墨宝送给史师翁。演绎了一段尊师敬老的千古美谈。
 
     据传,史氏后人,把“紫峰山十八峰”图刻成一座木雕,世代相传。遗憾的是,传至解放后,不知何故,木雕失踪了。而“国学必震,天长史公”刻为史智碑文,至今犹存。
 

作者: 
蔡汉炎
来源: 
汕头日报(2009.09.06)
浏览次数: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