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籍侨批历史探源

    本人曾于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编的《侨批文化》第二期第54面撰写的《“致成商号”的浮沉》一文中写到“1835年即清道光十五年,先祖在?叻小坡街头择地挂起‘致成信局’招牌印信还是用‘致成栈’ ,潮籍第一家批信局就这样诞生了”。文中还写到:“为了适应业务的开展和需要,先祖于家乡东湖武庙前的老宅门楼顶,迭起了一座木结构的小楼,一厅三房,小巧标致……取名为‘耕余小筑’……‘致成信局’开张后,这里便成为家乡‘致成信局’的发批点”,“汕头开埠之后,先辈又在汕头开办了‘森峰栈’,委托外埔族人黄松亭为经理,后又在汕头创办了‘有余银庄’……这两间铺号专司?叻等地货运及银钱周转工作;凡澄籍乡亲批信到汕则直转东湖致成批馆内,由三老曾祖叔负责发放工作。”这是原文的摘录,大家可以详细地参阅第二期原文。
 
   170年来,东湖的几代乡亲都习惯称我家叫“致成批馆”,而“致成信局”这块招牌百余年来也一直挂在我家“耕余小筑”的大门顶上用灯橱装着花玻璃蚀刻着 ,直至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才被毁掉。
 
   我记得小时候,先祖父住房眠床柜里铺板下面又有一个像睡床那么大可藏东西的柜 、房里楼仔顶还有“铁甲万”,柜里和“铁甲万”里面存放着很多的老账簿、老批封,已盖上印信而未启用的回批封;楼仔顶还有大量装银元的小草袋,还有大大小小的木印,其中既有“森峰”,也有“有余”的;先祖父和原曾祖父居住的楼仔顶上还堆放着侨批篮、厘称、天秤、长柄纸雨伞以及写着“致成信局”等字的很多竹壳笠清朝官帽,文化大革命被红卫兵拿去作武斗时防御用 等大量旧物。
 
   据说鸦片战争前后“批脚”应有三样工具:1.批篮,即装银两或侨批的;2.长柄纸雨伞,除遮阳避雨外,还可以驱狗作武器;3.厘称,据说大清银元未发行前,寄批写是“足银×两”,使用是银锭元宝或铜钱等,故应当面称重见证。上列三件,是当时的“批脚”必备。
 
   “致成”和“森峰”自创建至今起码有150~200年的历史,经历了五六代人的繁衍生殖,老寿幼诞,搬搬迁迁,改造换新,加上历史风云变幻,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各种遗留物品资料已消失殆尽,荡然无存,而作为批局办公楼的“耕余小筑”,虽旧址犹在,但斑驳老态,难以充分作证历史。
 
   抗日战争后,汕头魏启峰批局老板魏启和多方了解和探询先祖父及致成号后代的情况。经先祖父反复联系,才决定当时还在澄海中学读书的我到魏启峰批局任职当时我的几位叔伯兄长都出国在外 。当我离家时,先祖父才开口给我讲述“致成号”的发展历史,及后我又先后从侨居新加坡60多年的大伯父和表叔祖父光耀 口中逐渐了解“致成号”以及有关商号的各种详情,而后者两位均是当时批局后期业务情况以至结束业务历史的见证人。从此,“致成号”的来龙去脉我才逐渐得到系统的认识。
 
   而今“知者死矣,听者古稀,遗物尽失,古楼难言”。好的历史是人民写的、民间的流传、群众的口碑,这就是历史的见证。今特将澄海地方的有关志书记叙“致成号”的历史资料加以整理概括分述,敬请大家指导补充。
 
   一、第一次鸦片战争前,“致成号”已在新加坡创办
 
   1.澄海县志办编写的《澄海四百年大事记》第22面上写道:“道光九年1829年 华侨黄继英东湖人 在新加坡创办批馆‘致成号’。”
 
   2.《澄海县志》第362面卷12“邮电”“批局”又提到1840年以前是东湖侨商在新加坡开创“致成信局”。
 
   3.《澄海金融志》第二章第一节第五项第78面 提到“1829年东湖侨商黄继英在新加坡创办了‘致成号’”,澄海邮志书也对此有所记叙。
 
   4.《潮帮批信局》“侨批的产生”邹金盛著 的资料中也多次提到黄继英在鸦片战争以前早已在新加坡创办致成批馆。
 
   二、汕头开埠后在汕头首创“森峰号”批馆
 
   1.《澄海金融志》提到“黄继英创办致成号后委托外埔黄松亭于汕头首创‘森峰号’批馆”。《金融志》谈到首创两字,这说明汕头开埠不久即1860年以后 “森峰号”就是汕头的首家批局。
 
   2.《澄海县志》第362面也提到1840年应是1860年之后 “新加坡商人黄继英委托黄松亭在汕头人创办‘森峰号’批馆”。
 
   3.《澄海四百年大事记》中记载:黄继英于1829年在新加坡创办致成批馆后,回乡委托外埔族人黄松亭在汕头创办批馆“森峰号”,经营潮属各地侨汇派送。
 
   三、“致成号”与汕头的“森峰号”应是第一二次鸦片战争前后潮籍批信局的“大哥大”
 
   1.据我先祖父在我前往汕头“魏启峰批局”任职时曾对我说“魏启峰批局的‘乌毛伯’可能指魏启和 过去曾在我们批局办过事”,当我前往汕头拜见魏启峰批局的老板魏启和时,他在我和先祖父面前对我说明他曾在我家批馆办过事,并说我们两家交情有渊源、鼓励我凡事从头学起、将来定会出人头地等的话。
 
   2.据郭伟忠同志《见证信用,连结亲情——记揭阳魏启峰批局》一文《侨批文化》第二期第46面 里提到的“澄海伯”——应是我家的先辈。当时新加坡的“致成乌”布名 盛名于东南亚又闽粤各地,汕头的“森峰号”是新加坡致成的分号,既经营布料又做侨汇生意。揭阳魏福罗是做夏布出身的,与“森峰号”有交连,一定先从“布”的生意入手,这是必然的。通过不断的来来往往,后来有了“50银洋”事件,更使魏福罗博得“森峰号”老板的青睐和信任,于是把他作为是揭阳“侨批和布匹代理”的最佳人选。魏福罗于1879年在揭阳榕城店街创立了“魏森峰号”,前面加个“魏”字与汕头的“森峰号”加以区别,从侨汇布匹的交连间和商号巧合的名称上说明了他们当时之间的融洽和联合的密切。
 
   3.澄海“有信批局”老板黄芹生从11岁开始就学艺于新加坡致成商号。
 
   据《澄海县志华侨志》第七章人物传第80面 记载:汕头“有信庄”创始人黄芹生1893年11岁赴新加坡学艺于致成商号至24岁,才出师开“永万隆布行”,很有成就;40岁时1922年 又创“有信银庄”于汕头。从这段记述说明黄芹生在“致成号”学得了布匹和汇兑的经营之道。
 
   从历史和有关资料记载说明了澄海人在新加坡开的“致成信局”应是潮籍的第一家侨批局。
 
 
 
 

作者: 
黄少雄(澄海致成批局后裔)
来源: 
摘自《首届侨批文化研讨会论文集》
浏览次数: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