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凤凰山是畲族文化的发祥地

    早在1938年1月,从英国考古学家麦兆汉在第三届远东史前学家会议上发表的《南中国考古收获的几个要点》可知:在一万年前,有一支庞大人流从云贵高原出发,然后分两路进入黄河流域,各走了一个半弧;其中一路进入南洋群岛,内中有一支又从马来半岛回转,经过香港和海丰来到粤东地区,成为粤东的最古老居民,这些古老的居民很可能就是被称为当地原住民的畲族。
 
   一、凤凰山与畲族  
 
   道光版《广东通志?杂录》有“潮州府畲瑶民:有山畲曰径輋,其种有二,曰平鬃,曰崎鬃。其姓有三:曰盘、曰蓝、曰雷,依山而居,采猎而食三姓自为婚,有病殁则焚其庐而徒居焉。籍隶(海阳)县治,岁纳皮张,旧治(历史)无考,前明设官以治之,衔曰:輋官,所领又有輋,輋当作畲,《实录》谓之:畲我。谨案:輋,《元史?世祖本纪》作畲,畲读(音)如斜、輋、畲皆俗字也。
 
   在清高宗乾隆二十六(1761)年修的《潮州府志?山川》就有两处关于凤凰山的记载“饶平县:凤凰山县西四十五里,高六百丈,绵亘百余里,俯瞰诸峰,山头翠如凤冠,与侍诏山相接。丰顺县:凤凰山为潮群名山,东属饶平、南属海阳(今潮安),唯西北属丰顺。崇山峻岭,高百余丈,周围三十里。内山在小瑠隍社,距县(时县城在汤坑)一百四十里”。清德宗光绪十四(1888)年修的《海阳县志?山川》有“凤凰山距(潮州)城北六十余里,高数百丈,周围百余里,嵯峨郁拔,势凌霄汉,为潮州第一名山。上有天池,石(太子)洞,山麓有太平寺。南属海阳,西北界丰顺,东北界饶平。登荣(归湖)都水一名凤水,又名凤溪,发源凤凰山,合登荣,下约诸山水汇于溪尾,始可通舟。西南流六七里,至月潭分为二,由黾(归)湖沟口入(韩)江。”
 
   畲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畲族人民早在唐代就在闽、粤、赣交界地区繁衍生息。南宋时期“畲民”的族称见于史书。畲族自称“山 哈”或“山达”,意为“山里的客人”。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民族调查之后,统称为畲族。畲族人民是我国典型的散居民族之一。畲族文化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她的传统服饰,斑斓绚丽,丰富多彩。尤其是妇女的发饰,独具一格。畲族文学艺术十分丰富,口头文学,尤从山歌出名。最有代表性的是长篇史诗《高王歌》。据当地的老辈畲族人称:《高王歌》中的“高王”指的就是盘瓠。
 
   据司马迁的《史记?高祖(刘邦)功臣表》又可知汉高祖刘邦六(公元前201)年六月,越将瑶(瑶族首领)毋余因抗击项羽而功升海阳侯,食邑一千八百户。从《汉书?地理志》可知“海阳亦南粤县治”。由此推断,可能瑶毋余也是畲族先祖,因凤凰山畲族有“招兵节”,而自古以英勇善战而闻名。由于畲族没有民族文字而有自己的语言,属汉藏语系,畲语和汉语中的客家方言较为接近,而且广东畲语接近于瑶族的“布努”语(属苗语支系)。畲族通用汉文,有一些传说和歌谣都是用汉文保存下来的,笔者曾深入潮安凤凰镇的石古坪畲族管理区访问和调查,该区是凤凰镇唯一的畲族村寨,在凤凰镇政府东十里处,寨东南有大质山海拔一千一百四十四米,与饶平县新塘镇的城格厝管区交界。  
 
   二、关于畲族来源的传说  
 
   祖图都是连环图画式、图文并茂的长卷,所有祖图都是明代以后和近代制绘的,内容大同小异,都称祖先是“龙犬”、“高(狗)王”和“龙狗”。由于“龙”、“花(华)”和“鸟(凤凰)”是中华民族三大图腾,故畲族称其祖先是“龙犬”,居于凤凰山,从现代考古学来说,都是远古居民的标志。潮州境内各处的畲族居住地都保存有祖图,从这些畲族祖图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有关畲族的美丽传说:
 
   远古的一天,海面突然电闪雷鸣,波涛汹涌,随着惊雷轰鸣,有金龙从东海腾出,架着万道金光,直奔京城而去。到了京城,金龙化作一道青烟,飘到大耳婆家中。这位大耳婆正在睡觉,梦见一缕青烟钻进她的左耳,惊醒后发现左耳肿得非常大而且疼痛难忍,便去请医生来看病。医生认为是化脓,便开刀排脓,那知从肿疼处取出的却出现一粒小卵。医生认为小卵没有作用便将其丢掉,那知小卵一接触地面便迅速长大,而且发出万道金光,引来百鸟翔集起舞,大耳婆急忙把宝卵捡起来放到蓝子里,又把它放到盘子里让医生挑破,从中便跳出一只小犬,大耳婆认为此犬必是灵物,叫家人小心照顾。几个月后,小犬长得牛高马大,身长八尺,高四尺,头似蛟龙,身披五色彩毛,人人见了都喜爱,都称为“龙犬”。
 
   当时刚好番邦入寇中原,朝庭的官兵屡战屡败,敌军兵临京城,满朝文武束手无策,皇帝只得出榜招贤,谁能退得敌人,便招为驸马,三位公主可任选一位为妻。但因敌军凶猛,榜出之后,一连几天无人揭榜。皇帝心急如焚,坐立不安。那天,正当皇帝还在烦恼之中,就报有揭榜者,帝令将揭榜者带进皇宫。皇帝一看,却是一只龙犬!大失所望。毕竟高辛皇帝退敌心切,便问他是否能退敌?那知龙犬忽作人言,曰:“我乃东海龙驹转世,三日之内,定能退敌”。皇帝半信半疑,只见龙犬已奔出城外,直入敌营。敌兵当时正在庆祝胜利并准备再次攻城,番王更喝得酩酊大醉,正酣睡不醒,兵将们也各自安息。龙犬察看地势后,于三更时分朝番王猛扑过去,一口咬住他的喉咙并啃断其脖子,番王还未挣扎就被咬死,脑袋掉在地上被龙犬咬住后出营而去。
 
   敌兵发现了就追赶,龙犬怕他们赶到城里就糟了。于是便灵机一动,转向东海跑去。番兵穷追不舍。眼看后面追兵追到海边,灵犬很快就要被追上了。这时,龙王派出的河伯、水官和六甲六丁以及虾兵蟹将如天将骤降,前来帮助龙犬逃过追击。只见海面狂风大作,波涛排山倒海,席卷而来,把敌兵全部卷到海里。灵犬自荐,只身前往敌营去取番王首级。好几天过去了,至今还是消息全无,皇帝正为此发愁。就在皇帝还在金銮殿上愁眉苦脸,忧心如焚之时,忽听宫外传来喜报:番兵已无影踪。又见龙犬把番王之头叼到大殿之前,君臣都惊奇不已!皇帝大喜。然而真要把女儿许配给龙犬皇帝却又舍不得。龙犬虽然有功,但毕竟非同人类,岂能将女儿嫁给他。当他正在犹豫不决之际,只见贤明的三公主跪奏:“君无戏言,若父王言而无信,岂能信服天下?为使父王能取信于四海,女儿愿嫁给龙犬!”事已至此,皇帝只好答应将龙犬招为驸马。见皇帝信守诺言,答应将公主许配与他,龙犬喜不自胜,赶紧跑上前来,衔住公证的衣裙,紧拖不放。众人呐然,于是皇帝便问:若把三公主嫁你,你能变人形吗?只听龙犬忽作人状,以人声应之:若把我盖在金钟里,让我在金钟里单独施法,不受惊扰,七日七夜之后,定可变为人形。
 
   于是皇帝便命人在皇宫里盖了一座大楼,命名为“变身楼”,并亲自题写了牌匾。楼上放置一座巨大的金钟,让龙犬独居钟里,安心施法。同时,皇帝还命令士兵日夜巡逻,不让闲人进去,以免影响龙犬修炼。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皇后娘娘思见女婿心切,每天都到楼前等待,坐卧不安。到第五天实在再也忍耐不住了,于是命令守卫士兵打开金钟让她看个明白。士兵们见是皇后,不敢违命,那知打开金钟一看:只见龙犬全身都成人形,只剩下狗头未变。龙犬大失所望,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母后怎能这样心急呢?这下好了,我再也变不成人形了!公主看大错已铸成,木已成舟,回天无力,便说:既是天意,我无怨言。龙犬便与三公主成亲,龙犬缍被招为驸马了。皇帝本来还要封他做大官,但他看见那些做官的人中道德败坏、贪污腐化的为数很多,而他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鱼肉百姓,于是便说他愿与公主到潮州凤凰山去定居,皇帝只好答应了他的请求。龙犬遂带三公主一同到位于广东潮州境内的凤凰山区定居。
 
   二十年后他们先后生下了三子一女。便带他们回京城见皇帝,皇帝便把惊雷龙腾、篮盘盛卵、金钟变身为由,赐名盘、蓝、雷、钟,后以名为姓,男女间自相娶嫁。本来皇帝还要赐他们土地。高(狗)王说:我要子孙不用贡粮纳税,宁可居住深山,离乡三里,离水三丈,赠我子孙永远耕种,军民人等不得混争,坟林也远离乡村十八里,不准他人侵占。皇帝正愁深山无人居住和种植,便准奏。由于驸马也是郡王,便赐他为王,派军士护送出京城,回潮州途经江苏镇江句容县茅山,高王便留下学法,学成之后便上山打猎,哪知打猎时被山羊触撞,又被古藤缠住,不能脱身,最终跌死在山涧中。那古藤被保存在石古坪畲寨,和祖图一同保留,至解放初土改时被作为封建迷信品毁掉,今凤凰山有“高王寮”地名,相传是高王搭寮居住之地。 
 
   三、族图中对畲族文化的描述  
 
   据族图和《高王歌》可知高(狗)王即盘瓠,是高辛帝的女婿,高辛帝是什么人!很多人讲不明白,查《廿四史约编?前编》有“黄帝有熊氏姓公孙,名轩辕,少典国君(炎帝神农氏传八帝即榆罔所封的一个部落首长)之了,国于有熊(地名,国名少典),号熊氏,长于姬水(在陕西)又以姬为姓,灭榆罔,杀蚩尤,以土德王,故曰黄帝,在位百年。子玄嚣嗣,是为少昊金天氏,在位八十四年。兄昌意(之)子颛顼嗣,是为高阳氏,在位七十八年。今河南安阳有浚县,相传是高辛王定都之地。高辛王去世九年后其长子以荒淫被废而传于尧帝陶唐代,尧在位百年而禅让于舜帝有虞氏,在位五十年而禅让于禹,时为公元前2207年,由此推算,高王应该在四千六百年前便移居潮州,根据根据贝丘文化研究的结论,当时潮州已有先民居住。
 
   很多学者包括饶宗颐博士都猜想潮州凤凰山和周围地区古代存在一个“古三苗国”或“南海国”,其都城应该在凤凰山东南的草岚武(意溪镇与饶平县坪溪镇西南交界处)或浮滨(坪溪东北)一带,如果高王真的是高辛的女婿,那么就能说明这个猜想是有可能存在的。因为原始神话是文化产生源头,人类的文化史首先就是造神史。人类懂得用火之后,便从动物界彻底分离出来,我们的先民在创造物质世界的同时,也必然在文学形式出现之前已有语言时期,创造出精神世界,《高王歌》虽然是神话,但它应该还是有一定根据的。为何指的是高辛朝而不是更前的三皇或伏羲和神农时代,也不是此后的尧舜时代,为何要声明高王是黄帝孙子高辛的女婿而且高王的后代日子不大好过?
 
   广东路上已多年,蓝雷三姓去做田,山高作田无米食,赶落别处去做田。
 
   给谁“赶”?如果从晋代郭璞注释的《山海经?海外南经》中的“昔尧以天下让舜,三苗之群非之(反对),帝杀之,有苗之民叛入南海,为三苗国”。对此,《庄子?盗跖》和《吕氏春秋》也有记载。而从上面引用的《廿四史约编?前编》可知,高辛去世,其长子(名)挚继位,九年后以荒淫而被废,尧代挚为天子,后禅让于舜(名重华,为黄帝八世孙,生于姚墟,故以姚为姓)。当时三苗国王反对并与尧的儿子丹朱勾结,出兵反叛,故被杀。
 
   清代张澍粹的《世本?帝采》有较详的记载述(名放勋,高辛次子,母陈氏,生于丹陵,又称伊祁氏)娶散宜氏之子,谓之女皇,女皇生丹朱,丹朱以傲与凶顽闻世,故舜戒尧曰:无若丹朱傲,惟慢游是好,傲虐是作,罔(无)昼夜颔颔(作乐),逆水行舟,朋淫于家,用殄厥世。尧接受舜的劝告,发明围棋教丹朱,希望儿子能修心养性,不再作恶。《世本?作篇》有“尧造围棋,丹朱善之”。但丹珠还是“恶习不改”故被尧放逐。《竹书记年》有后稷(尧)放帝朱于丹水(今湖北十墟的丹江口),《尚书?逸篇》有尧子不肖,舜使居丹渊为诸侯,故号曰:丹朱。至此,丹朱叛,由于丹朱与三苗联合反尧,故尧与有苗战于丹水之浦。
 
   《吕氏春秋?召类》有“尧与有苗战于丹水之浦,以服南蛮。南蛮即有苗,‘服南蛮’者,实服丹珠之故也。”据史志所载,当时苗民不服,大声疾呼“尧杀长子,尧不慈”,于是“三苗之民,叛入南海”。而《世本?帝系篇》又有“尧与有苗战于丹水之浦,其地应在百越之东。”从以上记载,可能有这样一个故事。粤东地区先前存在有苗、瑶、畲三个部落的先民,他们称为“三苗”和“有苗”,高辛执政的四千五百年前,三苗出了一个奇人,由于返祖的生理现象,他全身生满了象狗一样的长毛,人们称创业狗王,他养了一条狗,当高辛王被也善养狗的犬戎部落包围的时候出榜招贤,狗王便带着他的狗揭下王榜,然后,大狗跑出去把犬戎王咬死,高辛便把公主嫁给狗王,他便领着公主回到凤凰山。
 
   从狗王在凤凰山上住的是山寮而非宫殿,要到他的儿子才有“雷家房”和“雷厝田”来看,可知他生活的时代很古老。在凤凰山区,今还有“狗王寮”地名,传说为高王所居,“寮”也是苗语和瑶语“房子”的音译,早在宋代,朱辅的《溪蛮丛笺》有“山瑶架屋,名曰:打寮”。粤北和桂东北的瑶胞也有把房子称为“寮”,这和史志上称畲胞在“山间搭竹木障复居息”的记载相同。昔先潮州人用竹木在山上搭架的棚屋称“山寮”,用稻草在田野盖的则称为“田头寮”。粤东带寮字的村名达二百六十九个之多。潮安除狗王寮之外,还有下寮和林仔寮等九村,饶平有田寮、外寮等十八村,潮阳有苑行寮、龙寮等三十二村,普宁有南寮、东岗寮等三十六村,揭西有上寮、大碓寮等八村,揭东有大寮、池畔寮九村,海丰有田寮、熟皮寮等二十八村,陆丰有上婆寮、黄枝寮等十八村,丰顺也有田寮和石寮等七村。这大量带“寮”字地名,也应该是历史上曾经住过畲胞的佐证。  
 
   四、凤凰山是畲族的发祥地  
 
   “狗王”的传说即同“盘瓠”,也是苗族和瑶族的共同祖先,应该是原始社会留传下来的图腾崇拜。这种传说的流行,反映出一定时期某些民族的共同心理状态,对探讨畲族的历史来源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不可否认的是,由于畲族和瑶族在历史上的关系密切,故也有可能把畲族领袖瑶毋余当作瑶族,因为唐代以前的史志没有分出瑶族和畲族而统称为蛮族,《后汉书?南蛮传》在叙述瓠的传说后也认为“今长沙武陵蛮是也”。
 
   高王葬在哪里?传说御葬于通东京的大道上,高王御葬后,三子一女散居南方四省,各有御赐路引,安居乐业,子孙在汉、唐、宋、明间累朝护国,不能胜记。潮州凤南镇畲干部雷楠同志曾多次到浙江景宁畲族自治县的敕木山等地访问,因其能讲一口流利的畲语,通晓族中礼节,又来自潮州,故被奉为上宾。当地畲族有姓篮也有姓雷,但都说其始祖狗头王葬于潮州凤凰山主峰凤凰髦背阴处的七贤洞。笔者先后也到凤凰镇凤西管区的金园村调查,只见银瀑飞泻,苍枪挺拔,奇花异草,无限风光,从凤凰髻南望,群山俯伏脚下,潮汕形势尽收眼底。当时正是秋收时节,平原上水稻金黄如海岸黄沙,一望无际。但在峰顶的背阴处找不到七贤洞。可是凤凰髻南的金园村东有“棺头畲”乡,相传是由于高王停棺之处而名。后来在石古坪听畲胞介绍:凤凰髻背阴(北边)有仙人洞,附近确有畲族祖墓,而且石古坪北原凤凰墟道三饶镇驿道也有“通东京大道”石碑。大多数畲族民都认定广东省潮州市的凤凰山是他们的祖居地。大多数的畲族民族人谱中也都有这方面的记载。20世纪80年代的福建省古稀老人雷来信,自述其藏有民国十八年(1929)修的家谱。据雷氏家谱记载,其先祖于大隋五年由凤凰山迁出,准备率众前往凤凰山朝祭。各地畲民的热切心情,激起了广东潮州凤凰山区畲民寻根问祖的举动。中央民族学院施联珠教授于1982年撰写的《广东潮州凤凰山区畲族情况调查》言及:据当地人介绍,凤凰山上有一祖墓,中间有一石碑,上写“皇设狗王墓”,两旁有棋偈,中间仅能容一条牛通过。万峰山林场有位六七十岁的老人韦氏说,他小时候亲眼见过此墓葬,但近几年再去找,不知为何老是找不到。1986年,当地村民又重新发现了该墓。
 
   该墓座落在凤凰山顶背阴处的悬崖边缘,背靠三座高耸的峰尖,当地村民谓之为大冠、二冠和三冠,极像凤凰的冠头。墓穴是平台掘进,垒石泥盖顶,正面由七、八协同作战整齐的石碑垂直向两边延伸封住穴口。墓穴造型与粤东等地的坟墓迥然有别,当地居民谓之为铁券书型。坟墓的侧埋有一三角形石块,当地畲民说是护墓的土地神,石块尖端正对凤凰山的冠头。相传墓主人是位狩猎的老人,不幸摔死,尸体二十多天后才找到族人人将其安葬后,举族他迁,故墓主无人知晓。但当地畲民认为这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祖坟。其理由是坟墓的位置与畲民广泛流传文献记载十分相符:(1)凤凰山由北向南,东向远眺即是漳州,当地俗语云:“放潮州,出漳州”。其方位正符合当地畲族家谱的记载;(2)潮州畲族民间保存的祖图中有“狗王分天地”一节,叙述盘瓠受封,“上至凤凰山,下至鲤鱼滩”。鲤鱼滩位于韩江中流,属潮安县归湖镇辖区,在凤凰山顶可望见鲤滩的全貌;(3)当地畲族家谱记载,祖坟遗址“前至雷家坊,后至观星顶,左至会稽山,右至七贤洞“。据当地畲民反映:坟茔附近有雷厝田、雷家坟,不远处有“狗王寮”遗名;坟后峰尖为凤凰冠顶,翘首仰望,即观星顶,附近有“官头畲”地名;墓的西侧,当地俗称背阴山(在畲语中与会稽山同音);坟地附近有多座山洞,稍远处便有可容百人的仙人洞,这也暗合“七贤洞”。到目前为止,还未发现有比广东潮州凤凰山与畲族传说更接近的地方。因此 我们也只能断定广东潮州凤凰山是畲族比较确定的祖居地。
 
   在清圣祖康熙二十三(1984)年修的《潮州府志?杂志》有“邑之西北(凤凰)山中有曰輋户者,男女皆椎髻箕倨,跌足而行,依山而处,出常挟弩矢,以射猎为生,矢涂毒药,(射)中猛兽,无不亡毙者。旧常设官以治之,名曰:輋军,或调其弩手以击贼,亦(奉命而)至。然其俗易迁徒,畏疾病,刀耕火种,不供贼也。”而光绪版《海阳县志?杂录》有“潮州有山輋,其种二:曰平鬃,曰:崎鬃。其姓有三,曰:盘、曰:蓝、曰:雷,皆瑶族,号白云山子,依山而居,采猎而食,不冠不履(穿鞋,三姓自为婚姻,病殁则并焚其室庐而徒居焉,籍隶县,官岁纳皮(毛数)张而已。其曰:斗老与盘、蓝、雷三大姓者,颇桀骜难训。”
 
   传说中的盘瓠国是否存在?贵州省西南部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地理位置,传说就是古时的盘瓠国,根据现存的史料,似乎不很确定的。2005年5月在丽水召开的“全国畲族文化学术研讨会”上,郭志超先生提交的《晋代会稽东海犬封国考辨》,推论犬封国就是畲族先民的居住地,地点在粤东潮州凤凰山地区。这里所说的盘瓠国所指的应该就是畲族村。潮州凤凰山区是中国六十万畲族人的共同故乡。
 
   
 
   【参考文献】
 
   [1]潮州府志?兵事(康熙刻本).
 
   [2]潮州府志?职官表(乾隆刻本).
 
   [3]潮州府志(顺治刻本).
 
   [4]广东通志?前事(道光版).
 
   [5]潮州市志办编.潮州市志.1992.
 
   [6]郭志超著.闽台民族史辨[M].黄山出版社,2006.
 
   [7]雷楠,陈焕均著.凤凰山畲族文化[M].海天出版社,2006.
 
   [8]许怀中主编.畲族文化研究(论文集).民族出版社,2007.
 
   [9]黄挺著.潮汕文化源流[M].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7.
 
   [10]黄桂著.潮州的社会传统与经济发展[M].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
 
 

作者: 
逍遥行
来源: 
逍遥行的网易博客http://wmefz.blog.163.com/blog/static/1264268200911715212120/
浏览次数: 
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