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潮汕与潮汕文化的名称

    向来,粤省学界的主流观点认为,岭南文化有三大分支:广府文化、潮汕文化、客家文化。尽管广府人、潮汕人、客家人都有大量海外移民,所形成的文化都有一定群体性、民系性,但相对于中华文化来说,归根到底都是区域性文化,或曰“地方文化”,故宜以区域名称冠名。    
 
     那么,用什么区域名称呢?一般来说,文化涵盖范围跨越行政区域的,就不能用某一行政区域冠名,不然,就必定要产生歧义。因为行政区域名称是地名中最具权威性,也最带强制性的。在汕头市一分为三之前,本区域文化一直称潮汕文化,并没有异议。人们都有个共识:只有用潮汕一词才能涵盖整个汕头市(含当年所辖各县、市)以及汕尾市和梅州的丰顺、大埔,其对应的是讲潮汕话和半山客地区;汕头一分为三,就更应采用潮汕一词来指称这一区域。前几年,有些人打出新的旗号,曰“潮州文化”,其涵盖范围就只能是当今的潮州市区及潮安、饶平二县,这应是毋庸置疑的。
 
     或曰,没有市字的潮州,指的是历史上的潮州,潮州文化是古潮州的文化。这实则是混淆视听。实际上,历史上的潮州,或府、或路、或镇,并非都只称州;所辖范围历代也多有变更,大则统辖整个粤东和闽南、赣东南部分地区;中则为粤东大部或今潮汕三市;小则二级市时期的潮州,乃至与潮安分治时期的小潮州。每次行政区域变更,都极带强制性地使当时的官民人等自觉或不自觉地接受其或大、或中、或小的区域概念。这是行政区域名称的权威性所使然。故此,今称潮州,不管加一市字与否,指的都是现有地级市潮州。
 
     有意思的是,与潮州一名迥然不同,潮汕一名缘其约定俗成,涵盖范围较具稳定性,区域概念明确,而一直为大多数人所接受。它最迟可见于光绪九年(1883)“委办潮汕海口洋务委员同知衔试用知县葛肇兰禀”。于是,又或曰,潮汕的汕字较晚出,故称潮汕指代不了古代的文化内涵。这一说法似是而非。历代区域名称多有发展变化,当代人当以当代名称为依归。比如说,我国的首都北京,历史上先后称蓟、燕、幽、中都、大都、京师、北平等等,北京一词同样晚出,而且还曾有过其他多处“北京”,如南京、镇江、太原、开封等等,史上都曾称北京,人们仍以当前北京市的地域概念来理解北京,并不需要讲到那个时期就起动那个时期的称谓。“北京猿人”、“北京烤鸭”之称就是显例。又如厦门市,原是同安县的嘉禾屿,后曾置思明州,又曾置思明县,同样可用厦门一词来对任何历史时期的厦门一地说事。如《厦门志》、《厦门掌故》等等,涉及的都远不止厦门立名之后。饶宗颐先生有文《韩江流域史前遗址及其文化》,史前哪有韩江流域之称?韩江一词要迟至宋代,古称员水,唐称恶溪。饶老并不以此两称来为流域冠名,可见其立足于现代人能理解,能辨别。以上所举数例,并非个案,而是带有普遍意义的现象,可谓是个约定俗成的原则。基于这一原则,我们采用潮汕这一近现代形成的地域概念来指称这一区域的古代人、事、物,都应是无可非议的。潮汕文化是对古潮州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并不需要一开始就有个潮汕文化。一如中华文化是古代汉文化、唐文化以至明清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并非一开始就有个中华文化。
 
     根据上述十分浅近的道理,潮汕文化的诸多具体内涵,也都宜冠以潮汕一词,如潮汕人、潮汕话、潮汕工艺、潮汕音乐、潮汕工夫茶,或也可略为潮字,如潮人、潮语、潮剧、潮乐、潮菜等等。视此,潮汕文化也可称为潮文化,或潮人文化,唯不可冠以潮州、汕头这些行政区域名称。不然就难免于作茧自缚,缩小了涵盖面。
 
     还有个海外潮人社团的冠名问题。海外社团多冠称潮州,这是历史形成的思维定势,我们左右不了。随着潮汕“天下三分”,这已越来越显见其产生歧义效应。在年青潮人和海内外非潮籍人士中,多已误认为海外潮人社团对应的是当今的潮州市。这种实例已并不少见。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国内各潮人社团则多冠以潮汕,这应是深值海外潮人社团参照的。
 

作者: 
黄赞发
来源: 
粤东门户网
浏览次数: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