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代相传的“海邦剩馥”

    2007年,潮汕侨批文化研究可谓喜讯频传,由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编辑、出版的《潮汕侨批集成》第一辑共36册已经问世;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与潮州市政协文教卫体史委员会和东山湖温泉度假村联袂举办的“第二届侨批文化研讨会”圆满结束。更振奋人心的是,广东省档案局大力推荐潮汕侨批申报中国档案文献遗产,中央电视台、羊城晚报、广州日报、潮汕地区媒体、福建的石狮日报和凤凰卫视、泰国的星暹日报等对此倍加关注,纷纷作了报道;中国移动汕头分公司和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汕头旅游局联合举行了“潮汕侨批有奖问答”活动,支持潮汕侨批向国家申报。所有这些,使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领导和工作人员感到十分欣慰,因为他们为了抢救潮汕侨批这一珍贵的档案遗产,付出了长达14年的辛勤劳动。
   早在1994年4月,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第三次理事会上,陈训先理事透露了这么一个信息:澄海邮电局的邹金盛收藏有近万封侨批,时任“研究中心”理事长的刘峰等认为,具有独具特色的侨批,是潮汕的文化遗存,应当千方百计征集起来才能无愧于子孙后代。“岭海名邦”潮州(今潮汕地区)的侨批原来数量很多,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侨批业中止经营,加上土改、“四清”、“文革”等活动的影响,大部分被销毁或因保存不当而破损、烂掉,变得更为稀有、珍贵,故有“海邦剩馥”之称,如不及时抢救,将会彻底消失,因此,“研究中心”便拉开了抢救潮汕侨批这一档案遗产的序幕。理事会结束不久,时任“研究中心”的副理事长陈德鸿和杜经国专程前往澄海拜访邹金盛,商讨能否将他收藏的侨批转让给“研究中心”,因为他舍不得割爱,双方最后决定,由“研究中心”提供一台全新的复印机,由邹金盛利用业余时间复印部分侨批封送给“研究中心”资料库收藏。到1995年8月,邹金盛将6千多封侨批的复印件送抵“研究中心”。尽管不是原件,刘峰他们对首批的侨批资料仍十分珍惜,经资料库工作人员认真整理装订成15册,然后上架陈列。此后,“研究中心”的潮汕侨批征集工作陆续在进行。
    2000年11月22日,国际汉学大师、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顾问饶宗颐教授,在“研究中心”举办的潮学讲座上对侨批作了“画龙点睛”的论述:“徽州特殊的是有契据、契约等经济文件,而且保存很多”,而“潮州可以和它(指徽州)媲美的是侨批,侨批等于徽州的契约,价值相等。价值不是用钱来衡量的,而是从经济史来看”,侨批不仅真实反映了潮汕侨乡不同历史时期的社会风貌,而且可以“看出那时候潮人在哪些国家及其活动”,并“从潮人的活动看那个国家的经济和政治”,高度评价了潮州侨批的历史价值,并为今后的侨批研究指明了方向,即要重视侨批信笺的文献价值,从文化层面挖掘其丰富的内涵;由于侨批具有中外交流、经济往来、移民开发、邮传信递、金融汇兑等要素,因此须多学科形成合力,进行综合研究。广东省政协原主席、“研究中心”名誉理事长吴南生,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归侨联合会副主席庄世平,香港潮属社团总会创会主席陈伟南等都表示赞同。饶宗颐的精辟论断有如醍醐灌顶,使刘峰、吴勤生等“研究中心”领导对侨批更为重视,认为它是有待于进行深度开发的文化“富矿”,应当作为“系统工程”精心经营。首先是加大侨批征集力度,派出工作人员到潮汕地区的汕头、潮州、揭阳三市广泛发动侨眷,通过无偿捐赠或有偿转让等方式征集侨批原件。普宁市侨务部门派出有关人员到重点侨乡进行宣传,有的村庄通过有线广播动员后,先后收到侨眷交来的侨批原件900多封。潮安县彩塘镇一位75岁的新加坡归侨先后两次到汕头,将80多封侨批原件转让给“研究中心”。华南理工大学退休教师朱诗发,将他双亲及亲属从泰国寄给他的60多封侨批原件捐赠给“研究中心”。新加坡的成汉通先生则将收藏在自己家乡潮安县银湖村老屋的60多封侨批原件和帐本等一并送给“研究中心”。汕头的曾益奋、香港的麦国培、泉州的黄清海等将装侨批的批袋、铁箱、文具等捐赠给“研究中心”。同时,汕头电讯部门麦保尔也将收藏的约4万封侨批刻录在32片光盘上,捐赠给“研究中心”。经过不懈的努力,在热心人士的支持下,“研究中心”已征集到潮汕侨批原件和刻录在光盘上的侨批约10万封。
   与此同时,为了给侨批研究打下良好基础,“研究中心”决定筹建一处展示侨批的场所,指派副理事长王炜中具体负责筹备,郑修宇、陆丹琳、沈建华等参与此项工作。经过半年多的紧张工作,由吴南生、庄世平、陈伟南等知名人士亲自命名、饶宗颐教授亲笔题写的“侨批文物馆”,终于在2004年4月4日正式开馆,成为国内首家以侨批为主题的文物馆;同时举办“潮汕侨批文化图片展”,共有300幅图片,其中包括泰国侨批收藏家许茂春赠送的历史照片,还陈列部分侨批原件和侨批局使用的账本、信笺、砚台、批袋等文物,对潮汕侨批的产生、发展、历史贡献等做了比较系统的诠释。馆内还设有“侨批珍藏室”,将收藏的侨批置于精制的樟木柜中。开馆后,来自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柬埔寨、美国、加拿大、法国、日本和国内的北京、襄樊、南昌、福州、厦门、泉州、漳州、广州、深圳、江门、梅州、汕头、潮州、揭阳等地的侨胞、归侨、归眷和专家学者、学校学生纷纷前来参观,并写下“盖世工程”、“侨批是伟大·永远”、“侨批文物馆天下第一家”等发自肺腑的留言。集乡土性、资料性学术性于一体的学术刊物《侨批文化》也在此期间创办,为侨批研究工作者提供一个百家争鸣、各抒己见的学术平台。并从收藏的侨批中精选出一部分编成共有三辑的《潮汕侨批萃编》。还专门编辑出版了《潮汕地区侨批业的资料》、《潮汕侨批简史》、《潮汕侨批》的专著和《潮汕批信局》及其续集。在这基础上,“研究中心”于2004年11月和2007年12月,先后举办了第一、二届侨批文化研讨会,共有140位专家学者莅会、提交论文140多篇。为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又举行了“抗日时期的侨批业”专题研讨会,并展示抗战时期的部分侨批原件。通过研讨活动,初步形成了一支相对稳定的侨批文化研究队伍。
   在加强侨批征集和研究工作的同时,“研究中心”注意侨批文化的传承和弘扬,为此,开展了“让潮汕文化进校园”活动,派出“研究中心”讲师团成员到学校宣传侨批文化,由校方组织学生到侨批文物馆参观,使青少年对侨批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汕头金荷中学的部分学生在老师的指导下,成立了“侨批文化兴趣小组”,利用课余时间到“研究中心”资料室认真查阅资料、思考问题,先后写出了“中学生眼中的抗战侨批”、“侨批中的中华传统美德”、“一纸侨批诉深情”等论文,这些论文虽“稚气”颇重,却体现出年轻一代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热爱。同时,跟汕头特区报社的“华人网”合作开辟“潮人网”,通过现代的传播手段弘扬潮汕文化。
   在实施侨批文化“系统工程”过程中,“研究中心”得到了海外各界人士的鼎力支持,香港爱国实业家陈伟南和泰国泰中友好协会副会长陈汉士率先捐资,共同发起设立“侨批文化研究专项资金”,香港丽新集团主席林百欣积极响应,随后陈伟、罗志清、黄玉莲和郭国英、郭宣、朱岳秋、周光明等香港、泰国、澳大利亚的潮籍乡贤也纷纷捐资,支持这一“功在千秋”的文化工程,使侨批征集、研究、传播得以顺利进行。
   由于潮汕侨批越来越为世人所了解,引起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关注,2004年底,出版社的总编何林夏专程前往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探讨将“研究中心”收藏的潮汕侨批结集出版的可能性。广西师大出版社在海内外颇有知名度,所出版的历代珍藏文献已在国内形成品牌,有的文献在海外学术领域中受到关注。翌年6月,双方正式签署《图书出版合同》,由“研究中心”将经过整理、编辑的10万封侨批交付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预计有120多册,用3年多时间完成。“研究中心”非常重视,指定王炜中具体组织实施,李福光、陈义平、倪水波、陈璇珠、沈建华、池映文、谢小薇、吴奕琛、吴卡佳、陈士伴等人参加,让这一被誉为“海邦剩馥”的珍贵档案遗产薪火相传、远播海外。
    “研究中心”收藏的10万封侨批有如一团乱蕨,要理出一个头绪来谈何容易!但编辑人员知难而进,严格依照出版合同的规定,先按20世纪50年代潮汕地区所属的汕头、潮安、澄海、饶平、南澳、揭阳、潮阳、普宁、惠来、占顺、大埔11个县市分拣,然后按每个县市所属的乡、镇、村继续分拣,再按一个村的家庭、收批人分拣,最后按每户或每人寄批的数量多少和寄批的时间先后编辑成册。《潮汕侨批集成》的副主编李福光、陈义平已年愈七旬,经常抱着数公斤重的侨批打印件回家分拣,这些打印件“占领”了屋里的地板、桌面以至床铺,他们戴着老花镜,一张张地过目,有时还得趴在地上端详;还要审阅编辑人员编出的初稿。已有70多岁的陈璇珠很是细心,在紧张编辑工作中,还先后整理出“潮汕历史沿革”、“侨批封上的商码”、“编辑‘集成’的一些工作方法”和“鉴别侨批年代的方法”、“农历和阳历对照表”等材料便于编辑人员认别侨批。“研究中心”顾问麦友直也年过七旬,仍热情参与这项工作,给予具体指导。经过不懈努力,在广西师大出版社的密切配合下,《潮汕侨批集成》第一辑共36册,终于在2007年12月上旬出版,并送往第二届侨批文化研讨会上展示。
   潮汕侨批时间跨度大,纵贯中国近代社会一个半世纪,历经清代、民国、抗战以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它在国内涉及包括现汕头、潮州、揭阳三市和现梅州市所辖的丰顺、大埔县;在海外主要涉及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印度尼西亚和文莱等国家。据《潮州志》记载,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在潮汕地区的潮帮侨批局有131家;在东南亚地区的潮帮侨批局达451家。潮汕侨批是近代中国沿海地区社会生活的真实记录,内容非常丰富,既反映了祖国和侨胞居住国的“国情”和海外风云变幻的“世情”,又可解读出侨胞家乡的“乡情”、侨胞家庭的“家情”和他们与眷属之间的“亲情”,成为研究中国近代社会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的珍贵档案文献。为此,广东省档案局经过到“研究中心”实地考察之后,于2007年6月向国家档案局推荐申请中国档案文化遗产。汕头市委市政府对此十分重视,一位领导在一份报告作了批示,要求有关部门积极配合,确保申报成功。
   海内外媒体得悉以后,纷纷前往“研究中心”采访并进行报道。2007年9月4日,《羊城晚报》在头版显要位置和A5版,分别以“一个本世纪,10万封文献!海外潮人当年汇款凭证,记录了一段特殊历史,价值堪比徽州契约”和“饶宗颐千金言之言引发侨批热”为题,作了充分报道。《广州日报》则以“潮汕89岁老‘批脚’多年风雨无阻送侨”为题,通过当年侨批派送员(即“批脚”)的回忆,见证了潮汕侨批的历史。泰国资深记者洪林访问“研究中心”后,在泰国《星暹日报》上发表了题为“侨批文化,珍贵遗产———盼申报世界记忆遗产成功”的报道,衷心希望让海外华侨华人“昔年这份侨批历史文化得以保存,得以发扬光大”。福建省的《石狮日报》则分3次,全文刊登了题为“一份珍贵的文化遗存———话说潮汕侨批”的近万字的文章。中国移动汕头分公司和汕头市旅游局主动与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联手,通过“汕头旅游通”平台举办“潮汕侨批知识有奖问答”活动,热情支持潮汕侨批申请记忆遗产。
   目前,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以此次侨批研讨会为契机,进一步弘扬侨批文化,继续认真、扎实地做好“申遗”工作。
 

作者: 
王炜中
来源: 
潮人网
浏览次数: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