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全侨性银信局组织的成立——兼谈广客粤属批局的踪迹

    曼谷王朝建立于清乾隆年间。建立初年,来暹谋生的华人,他们随来往船只寄批回去。这个时期,寄批在小范围内进行。
 
   1860年1月1日汕头开埠,到南洋去谋生的人口逐渐增加,寄批回国的人数随之增加,于是有人代为办理,收集批信批银,打包托回国的人带回,交当地代理到乡下各地分发。泰国潮人众多,银额来往数目大,牵涉面广,故潮人专营批业的批馆陆续出现。
 
   这个时期,批馆是远离家乡的华侨联系国内家庭的重要途径。而闽广客琼各属,因客源较少,单独营业不能支持,故水客往来或商号代理一直维持。如客家地区,通过水客的侨批一直维持到解放初期,而广肇地区多为商号的副业,重要华人商人往往亦从事批馆生意。在新型银行尚未出现以前,批馆给业者带来丰厚的利润。
 
   1911年拉玛六世登极后,对曼谷批局业务有所注意。据当日官员一份御前报告,曼谷有58家批局,分属潮人、海南人、客家人、广府人和福建人所有。报告列出这58家银信局的字号和地区。此报告为泰国文官档案,翔实可靠,所列批局字号为泰文。经与潮汕地区发现的批信核对和其他地方的印证,可以确定其中有字号的26家,兹列表如下:
 
   这58家银信局,有11家设在石龙军路,2家在孟叻,其余都集中在三聘。其中可以辨认出云金发和元成利是海南人的信局,至于那些是客属信局尚未能肯定。
 
   由此表可见,在二十世纪初,三聘街已是华侨汇兑中心。
 
   一、泰国非潮属批局的演变
 
   我们注意到,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侨批文物馆收集到的批信,绝大部分是潮帮信局的批信,客家、海南、广府、福属的极少。对于潮帮批局,许多著作谈到,至于泰国的非潮属批局,谈得就较少。
 
   笔者以居住泰国之便,对非潮属批局偶有注意,这里特罗列出来,供大家参考。
 
   有人说,暹罗国(早期)没有福建人的批信局,因此银信寄封很少发现。但我们在二十年代的国民日报看到一则福建信局的广告如下:
 
   王奇昌信局广告
 
   启者本号专收漳泉全厦客信银项,保家来往快捷不误。诸君惠顾,请到妈宫后门一百九十四号。此布
 
   中华民国十二年十二月十八日王奇昌谨启
 
   客属批信很是罕见,究其原因,或因在泰国客属人数较少,或因客属批局组织不发达。但从国民日报的资料看,早在二十年代梅县已有批局代理。如运昌扩充信局广告(老店在横叻十八间),内容如下:
 
   启者本号开设十有余载,信用昭著,无待赘述。如分支,本号相连之艳苏迈三角路南洋兄弟相对之东胜兴等,概系本号支店。今为扩充营业起见,于东胜兴号内兼办信局,专收梅县四属汇兑银项,保家专人派信,决行快捷,以利侨胞。惠顾诸君,无任欢迎。此布……
 
   报告代理处
 
   汕头永兴街广泉梅县崇丰泰
 
   畲市裕隆兴兴邑源隆行
 
   暹京三角路运昌信局启(民国)十二、六、十三
 
   所谓“老店在横叻十八间”,即今孟叻附近易三仓学校新校门一带。
 
   另一则为广源顺附设信局广告如下:
 
   窃敝酒行开设暹京公司廊街既经廿余载,猥蒙各界诸君惠顾,殊深铭感,迩以同胞自祖国来者日形繁众,而商业亦因是益加发达。环观汇驳银项,每叹迟难,金融流通,时虞阻滞。爰不揣棉薄,组织信局,专收梅县五属银信保家,为利便我侨胞起见,敢云信件之来往,超越寻常之快捷,。谓予不信,请尝试之方,方知敝言之不谬也。
 
   汕头代理源顺联号
 
   梅属总代理祥兴盐厂
 
   松口代理宜春联号
 
   民国十二年十一月廿六日广源顺谨启
 
   以上两则广告,其在梅县的代理似为一般商行所兼营。但不久就有所不同。下面是四年后1927年一则扩充信局广告,内容如下:
 
   永源春酒行伟记
 
   本行接收汕头梅县各属保家银信。汇价从廉,回信快捷。
 
   兼办各色美酒批发,格外克己。诸君光顾,无任欢迎。
 
   住网咯公司廊门牌三零八六至三零八八电话一七八三号
 
   汕头永源春伟记
 
   发信处梅县陈利源汇兑庄
 
   兴宁利元汇兑庄
 
   本主人梁伟成启十六、十一、二五
 
   这则广告明确提到,早在二十年代,梅县、兴宁已有汇兑庄存在。
 
   二战前、和平后至解放这个时期,侨汇业蓬勃兴盛,客属银信局也蓬勃过一个时期,其中有:叶贤才、振远(林鉴泉)、赖福记、湄光(郑明罡)、陈华兴(陈伋华)、咸丰泰(熊道新)、福田(熊道根)、伍东白、大华—熊常兴(熊均灵)、天成、泰成丰、永合兴(锺贤芳)、乾发利,廖和兴、罗进记、正丰庄等。而据原振远的林金兴先生介绍,当日客家汇兑庄里头,真正经营侨批业的只有赖福记,其他都是附带为之。可是,据1947年7月31日报载,赖福记放出大批侨汇未能兑现,与17家买主发生纠纷,求银信公会主持公道。公会于30日召开理事会,结果为维护会员权益,决将买主申诉理由,特请总领事调解。赖福记因此结束营业。
 
   至于广肇批局比客家稍为进步。1936年出版的《广肇会馆六十周年纪念刊》“绸缎汇兑业”一文中,有署名今宏者对广府汇兑业的状况作了阐述,云:
 
   “关于汇兑,则因单独营业,不能支持,故多附在各种营业之间,最显著者,为附在绸缎舖以及杂货店、旅店、米行。其中尤以绸缎排铺为多,几有使不业汇兑则已,业汇兑者则多业绸缎之概。查我广肇属人所开之绸缎汇兑舖,以前营业极好,且兼售布匹日用品物,获利不少,当欧洲大战前后,更获利不赀。惟现已至不景气时期,各人多谋生不暇,食之问题,已难解决,何来余钱,买绸买缎及汇款家乡,故此业已不如从前之盛。计以前营此业之店舖,时有起倒,兹将其已结束营业者及现有之店号,开列于下:
 
   1936年已收盘之店号
 
   店号绸缎布匹汇兑杂货
 
   永和盛营营营
 
   广南泰营营
 
   广泰昌营营
 
   三合营
 
   1936年仍在营业之店号
 
   店号绸缎布匹汇兑日用杂货
 
   广源(何少轩)营营营
 
   (耀华力路804号)
 
   广泰来营营营
 
   广泰营营营
 
   新泰祥营营营
 
   瑞英源营营营
 
   恆丰米行营
 
   锦华营营营
 
   广永盛营
 
   广合昌(牛商)营
 
   荣盛隆营营
 
   上列各表中结束营业者,结束在何年何日,已不能查,当在1936年前二三十年间。其现存之店号,在此商场不景之时,类多维持现状之下营业而已。”
 
   在1947年出版的《广肇会馆七十周年纪念刊》中,提及仍兼营汇兑者如下:
 
   广源绸缎汇兑庄暹京耀华力路310号
 
   怡泰祥绸布庄耀华力大马路432号
 
   广泰来绸绫汇兑庄耀华力路326号
 
   新泰祥绸布庄耀华力路314号
 
   怡兴三角路惠广花园内四号杂货
 
   怡兴号石龙军路真君爷大马路78号杂货、
 
   接受银信
 
   暹京广合昌
 
   1947年有周德春茶行广告称“增设民信汇兑部”,专收闽台各地侨批,颇为罕见。其地址是暹京嵩越路门牌1003号春德棧。
 
   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泰国批局中海南批局为数不少,只是研究者不多,这是很遗憾的事。
 
   二、全侨性暹罗华侨银信局公会的出现
 
   从以往资料看,经营侨批行业者自世纪初(1907—1912)起往往有联合行动,例如,1905年郑智勇与部分火砻主和入口商组织华暹轮船公司,买置轮船,分别航行于暹罗、马来亚、新加坡、印尼、越南、柬埔寨、香港、汕头、厦门、上海、日本等地,其中四艘川行汕头与曼谷。后来由于国际不景气,加上与西方轮船公司恶性竞争,华暹轮船公司最后收盘歇业。在竞争过程中,当日批局行业曾发动华人乘坐华暹轮船公司的船只,但是,由于暹罗政府对华人成立组织存在戒心,因此,批业方面的组织何时出现,实在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攀尼·布勒在其著作《1914年以前泰早期资本家的产生和覆灭》中说,华侨银信局公所正式成立的日期是1932年1月31日,她根据的是公安局登记的文件。我们现在想探究的是,在成立华侨银信局公所之前,泰国的银信业是否有组织存在?
 
   在曼谷中华民报上我们看到一则1926年的启事,如下:
 
   标题:寄唐批者须知
 
   启者,近接暹邮政局布告谓自中华民国十六年一月一号起,取消批包旧例,一切唐批须逐封黏贴邮票投寄。因此,批局及邮局对于理批手续繁琐异常,恐有付轮不及之虞。同人等遂议定办法数则,以便侨胞投寄,但暹地辽阔,恐未周知,兹特登报广告,愿吾侨胞希为注意焉。
 
   (一)取批日期,限定于船行前一日截止,逾限之批,候下帮寄去;
 
   (一)侨胞寄批,务于未截止之前先向各批局投寄,方免自误;
 
   (一)凡侨封后面请勿写年月日等字样,以便盖汕头代理转交之印;
 
   (一)每封重量以四钱为准,如过四钱以外,费须照邮局定章加费。
 
   旅暹潮梅批业公所谨启(民国)十五年十二月十五日
 
   从这则启事看,当日应存在一个叫做“旅暹潮梅批业公所”这样一个批业团体。不久之后,1927年民国日报有一则新闻,内容如下:
 
   题目:信局团要求批信自由封包;副题:未稔能否照准
 
   “暹邮局对于取缔成包批件事,经华侨批业公会联名致函总局,要求依旧覆行,幸蒙照准,业于月之某日,宣布收回成命。惟对于各批局所收之信件,则稍有限制,略谓无论多寡,应悉数携交第八邮局检查后,缴足邮费,方准装成一包。现闻批局团以如斯办法,手续未免过繁,盖每当汕轮放行,各属批局,不下百数十家,对于检查批信,恐不能赴轮,均争先恐后,极形拥挤,偶尔失检,诸多未便。拟再要求总局,准予自行封包,报明号数。倘确因有嫌疑时,始行查检,方不至有碍进行云,未稔总局,能否照准,容探再续。”
 
   文中提到,华侨批业团体叫“华侨批业公会”,而不是“旅暹潮梅批业公所”,这个团体“联名致函”邮电总局。令人疑惑的是,如果是一个团体,为什么是“联名”呢?而且标题用“信局团”,文中却用“批局团”的称呼,而不直接称呼“批业公所”。
 
   这个自称“旅暹潮梅批业公所”的团体,我们不知道其章程和成员,也不知其成立和结束的来龙去脉。
 
   攀尼·布勒根据公安局登记的资料,说“华侨银信局公所”首任理事名单如下:
 
   (原文泰文,部分代表人华名待考)
 
   1932年批局业成立华侨银信局公所的目的,主要是统一中国银元和暹币之间的汇兑率。同年泰国发生政变后,民党执政,民党政府有意限制侨批,于是定下重税政策。当时中华总商会会长陈守明不同意政府的政策,他向政府呈文,列出若干华人银行汇兑的营业和税务情况,说明这些汇兑银行都是华人经营各种企业的同时,由于生意需要而发展起来的。此后,民党政府对华侨汇款并未严加管制。因此,暹罗华侨银信业安稳过了一段短暂时期。
 
   到了1937年,由于中日战争日烈,泰国华侨开始意识到唐山家乡将陷入艰难局面,纷纷寄批回家,以维持亲人生计。因此,泰国侨批业进入一个兴旺时期。据统计,这时期泰国的银信局大约有一百家。
 
   我们发现,尽管华侨银信局公所已经成立,各属银信局仍有自己的组织在活动。例如,1937年4月2日,报上刊登一则“客属联商批局启事”,其内容是:
 
   “启者近因国内外邮局检查信件綦严,凡有同一信封内夹有二函或二函以上者,概须处罚。诚恐各界侨胞未及周知,特刊登报声明,倘此后遇有批局违例被罚有据时,应由寄款内扣除抵偿,各批局实不能代任其咎也。希各侨胞注意为荷。”
 
   同年6月,亦有“琼侨银信局同业紧要启事”如下:
 
   “值此国事非常时期,凡我侨胞,无不桑梓关怀,倍加迫切。对于付批寄款,其需要尤甚于平时。此人人心理所同也。只以时局影响,直透船只无几。银信往来,时感不便。兹谋利便同侨起见,特为另辟途径,以济其穷。倘无轮直透海口者,决定每月“由香港传递批包两次”(即十五号及卅号)藉求银信来往,得到相当便捷。惟是当此时势,牵动及于商场,不景氛围,更加浓厚,尤以批局处此情形之下,银根周转,每有缓不济急之虞。深愿寄批侨胞,与及代理次盘,体念批局处此环境,对于旧久批款,务望急即清还,新寄批款,尤望尽付现金,俾批局周转,得以灵通,大家共得其便。至于非常时期,水陆交通随地随时,可致阻塞。嗣后故乡回批,倘有迟到之时,还请侨批诸君,原情见谅,幸勿以平时为比例,而多所责备焉。用特登报通告俾众周知。”
 
   前面说到,1932年1月华侨银信局公所已经成立,为什么这样的文告不是以华侨银信局公所的名义发布,而是分别以客属联商批局和琼侨银信局同业的名义发布呢?
 
   要深入了解这个问题,除了仔细研究华侨银信局的公所成立时的理事名单外,还要仔细看看1939年10月24日中原报刊载当日新选出的华侨银信局公所第九届执监委成员:
 
   银信局代表人职务
 
   执行委员九人成昌利银信局萧卓珊常委兼主席
 
   振盛兴陈长三常委兼秘书
 
   广顺利谢毅庵常委兼财政
 
   成顺利陈府弼常委兼交际
 
   中兴发黄兰雅常委兼交际
 
   陈炳春陈培南
 
   和合祥许声育
 
   永振发马克山
 
   德顺盛马灿程
 
   监察委员五人同发利罗价藩兼查帐
 
   吴春安余悟真
 
   万兴昌许允诗
 
   荣丰利徐名奋
 
   舜记余植云
 
   仔细研究这份名单就可以发现,其成员全是潮帮批局,我以为,在实际意义上,华侨银信局公所是潮帮银信局的组织,不是全侨的组织。从当日侨社的大局看,三十年代的华侨社会还是各属人士各自为政的年代。因此,尽管华侨银信局公所成立了,因为它只反映潮帮利益,故仍有客属联商批局和琼侨银信局组织出现。
 
   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二次大战胜利后,由于侨批业蓬勃发展,兼之政治经济时局复杂,内外问题丛生,整个侨社批业有许多共同的问题要解决和应对,全侨性的暹罗华侨银信局公会才于1947年6月1日应运而生。
 
   暹罗华侨银信局公会由数家颇具有规模的批局发起,其中有萧卓珊的成昌利批局、陈培南的南昌隆批局、云端和的永吉安等,在发起人中,永吉安是琼属,伦敦是客属。
 
   暹罗银信局公会初创时地址设于石龙军路(今北京同仁堂楼上),后迁至叻察旺路,又迁至四角披耶是路,最后迁到耀华力路妈宫前门牌56号。
 
   茲将暹罗华侨银信局公会首、二届理监事名表列下:
 
   第一届理监事(1947年6月)
 
   常务兼理事长萧卓珊(成昌利),商务兼副理事长陈培南(南昌隆),常务兼财政曾壮吾(振成兴),常务兼秘书陈畏三(泰源亨),常务兼交际余作舟(伦敦)。理事为云穆和(永吉安)、许允诗(万兴昌)、郑振烈(伍东白)、马灿峰(永顺利)、熊文海(熊常兴)、谢惠松(广顺利)、王步青(源泰昌)、黄华彬(广泰来)、陈府弼(振潮兴)、白锡碧(锡碧记)等。监事陈雁秋(天外天)、稽核郑德芳(振泰丰)、林宗邑(长兴利)、马鑑波(德顺利)、邓绍怀(湄光)、张学标(泰源成)、何少轩(广源)等。
 
   这里,伦敦、伍东白、熊常兴、湄光是客属,广源是广属,锡碧记是闽属,永吉安是琼属。
 
   1948年第二届理监事:理事潮属批局有:成昌利、南昌隆、振盛兴、泰源亨、永顺利、万兴昌、伦敦、陈炳春、振潮兴、广顺利。客属批局有:伍东白、陈华兴。琼属批局:永吉安。广属批局:广泰来。福属批局:锡碧记。候补:潮属有和合祥、潮源兴、振泰丰。客属有振远。琼属:光亚。广属:同裕。监事:潮属批局有天外天、吴泰安、德顺盛、永兴盛。客属:湄光。琼属:泰源盛。广属:广源。候补:潮属有:光信利、长兴利。客属:金衡隆。琼属:南成丰。广属:新泰祥。
 
   1948年元旦,泰国新中原报的专论指出,当年曼谷有113家批局,其中潮属占83家,其余广、琼、客、福各属总共30家。
 
   从银信局公会的组织成员看,各属批局都有,理事比例亦大体与实际吻合。这是随着时代的进步,全侨批局出现大合作、大团结的局面。
 
   暹罗华侨银信局公会成立后,在了解中泰金融行情、侨批汇兑安全、中泰双方有关政治问题等,均能负起责任而获得解决。这时的暹罗华侨银信局公会才是代表整个侨社银信业的组织。
 
 

作者: 
黎道纲
来源: 
潮人在线网
浏览次数: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