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汇款封片与抗日时期史料三则

    “侨批”是指华侨附寄款项的家信函件。侨批虽小,但它留下的文化信息却十分丰富,从一个侧面反映当时的社会历史状况。20世纪三四十年代,侨批汇款封片上留下了一些日本侵略与华侨抗日的相关信息,是珍贵的华侨抗日史料。下面以实物为证,介绍三则。
 
   “请购救国公债”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后,中国全面抗日开始。不久政府发出《非常时期金融安定办法》,鼓励存款,限制取款,号召人民认购公债,支援国家抗日救国。此期间,四行一局(中央、中国、交通、中国农民四家银行和邮政储金汇业局)先后发行了救国公债。邮政储金汇业局(邮局)为了向侨眷宣传购买救国公债,在华侨寄款的侨批信封上加盖“请购救国公债”宣传戳,通过宣传,鼓励华侨、侨眷用侨汇购买救国公债。图1所示为1938年由马来西亚巴生(吉隆坡的外港,又写成“吧双”)寄中国永春经厦门林和泰信局中转的侨批封,机盖“厦门/38.1.8AMOY/请购救国公债”宣传日戳,并盖有“吧双坡/益成信局”章和“林和泰信局/专分大洋不取工资/住横竹路二十八号”章。该封邮路如下:(1)吧双益成信局收信(1937年3月13日)后交吧双邮局;(2)吧双邮局总包寄厦门,1938年1月8日到达厦门邮局;(3)厦门林和泰信局从厦门邮局领出,寄送永春东关大路父峰厝交陈君斗燕先生收(图1)。
 
   平安明信片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不久,日本占领菲律宾,菲律宾即处于日军军事管制状态,不准华侨与国内通信,也不能汇款。为了缓解事态,在菲律宾被日占后近一年的时期,日军特准在圣诞节前后的几天时间内让华侨寄明信片,但仍然不许寄款。图2为一枚日军占领菲律宾时期由马尼拉寄晋江的明信片。使用的是日寇占领菲律宾前通用的明信片,邮票图案是民族英雄黎刹的头像,2分面值,全绿色。因使用在日占时期,而非美属菲律宾时期,因此邮票图案上用黑色油墨盖掉“美利坚合众国(英文)”、“联邦(英文)”字样,只剩下“PHILPPINES(菲律宾)”的英文名称,同时在菲律宾国徽的图案上盖有两道粗黑线以表示作废。
 
   该片销“MANLLA/P.L.”机盖邮戳。日期DEC31/1942(1942年12月31日)并有“POSTO/YOURMAIL/EARLY(把你的信件早点寄出)”的宣传戳,没有落地戳。该片实寄在菲律宾被日占后近一年的日军军事管制状态,不准与国内通信,更不能汇款,因此,此片应是在日军特准的时间(圣诞节前后)内寄出的,在片上有手盖的“比岛宪兵队/检阅济”蓝色章。使用中文文字章,说明是专门对华侨寄信而刻用的。
 
   刻片没有信文,写有寄信人中文名字和英文“比岛宪兵队检阅济”及收信人中英文名字和地名。在那危急的环境下,华侨能寄通一封信到国内,已是万幸之事了,虽然没有任何信文(可能是日军不允许写或者是华侨因为信件须经日军检查不敢写),但国内侨眷至少可以知道国外亲人还平安地活着,因此,此类明信片称为“平安明信片”。
 
   时隔12年到达的侨汇
 
   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原因,华侨在太平洋战争之前汇寄的侨汇,国内侨眷无法如期收到。图3为一枚1941年12月4日由菲律宾宿务寄泉州的同兴汇兑信局支票,编号5007,金额法币五佰元,由刘振利本人在泉州中山南路二一三号二楼同兴汇兑信局支理。由于战争的原因,该笔款项未能得到支领。直到1953年才由人民政府组织“厦门市侨批业清理小组”得以清偿,时隔12年之久。清偿人民币424600元(旧币)。按此折算,法币1元清偿人民币849.2元。清理小组还开了一套《解放前汇款领款收据》,存根联加盖1953年8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南安支行洪濑镇办事处转讫章”和领款人“刘省利”私章。此张收据存根联由洪濑寄回厦门,1953年9月26日市侨批业清理小组收到。
 

作者: 
黄清海
来源: 
潮人在线网
浏览次数: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