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潮汕沦陷前后的暹罗侨批业

    抗日时期的暹罗侨批业在艰苦中求得一线希望,并逐渐求得发展,盖因海外华侨心系乡梓,对亲属生计倍加关注,促使暹罗侨批业“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里,根据《中原报》1938年12月27日一则有关消息,可以看到海外华侨与乡梓息息相关的血肉关系。
 
   从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在上海发动“一二八”事变后,导致1936年全中国抗日救亡运动高涨。紧接着于1937年的“七七芦沟桥事变”、“八一三”上海事变后,造成遍地硝烟,使人民陷于水火之中。暹罗华侨银行鉴于“毫毛寄千里、家书抵万金”之需,在1938年12月27日起,应广大侨胞之求,特设民信部并委托马丽丰金行为代理民信部,以应非常时期之需,力求交通门径,乃于福建、广东、广西等诸大小市镇妥设代理处,派送信款,并声明“缓则仗于邮驿、急则藉于飞航”,以符侨胞之愿望。
 
   现将华侨银行在各处所设代理处的主要路线列表于下:
 
   福建省
 
   厦门:东石溪尾武平金门平和
 
   集美同安德化诏安漳州等
 
   福州:龙田顺昌南屿福清海口
 
   兴化永安洋口屏南水古
 
   临江街等
 
   福建通汇地600余处。
 
   广东省
 
   广州:台山花县黄浦东莞顺德
 
   茂名开平中山从化沙河
 
   南雄新会惠州南海沙头
 
   云浮东兴深圳等
 
   汕头:澄海潮阳饶平惠来陆丰
 
   海丰梅县丙村普宁揭阳
 
   松口大埔丰顺兴宁五华
 
   潮州和平蕉岭等
 
   琼州:海口文昌定安临高乐会
 
   白沙陵水万宁等
 
   广东省各地通汇处约千余处。
 
   广西省
 
   梧州:昭平灵川濛江罗城三江
 
   怀远陆川长安柳州桂林等
 
   南宁:石埠上林都安扶南明江
 
   龙州隆安天保归顺等
 
   广西省通汇之地遍设各处约数百处。
 
   从以上路线表看到,抗日时期乡梓赖以生存之侨批业在战火纷飞中,仍然努力寻求途径,以济侨眷燃眉之急,如华侨银行之民信部(华侨银行于1939年9月30日被銮披汶政府勒令停办)。
 
   随着战火伸延,当全中国抗日救亡运动热烈高涨声中,潮汕却于1939年6月21日沦陷,致进口阻塞,侨汇不通,此间批局曾一度停止收寄潮梅侨批,使达到百分之六、七十侨汇以接济侨眷者更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暹罗华侨为此心悬亲人生计,乃千方百计寻求寄批门径,以济嗷嗷待哺亲人儿女。然而,在沦陷后之潮汕,多少依赖侨汇以维持生计之侨眷,在米食不足、百业皆废情况下,极需海外亲人寄侨汇以接济。因此,暹罗银信局公所及各批局力求通路,以纾侨胞困境。沦陷区除经香港英商银行转汇外,余则由当年国家银行转汇到安全路径(诸如从安南——广东防城县东兴镇,或安南——广西柳州),将银信送达有关侨眷的手里。这些转汇路线都由批局指派送批人直接将银信(主要携带金条)辗转送达。因此,没有这些敢冒生命危险的送批人,在抗日期间的侨批业更是困境重重,毋须说发展,连生存都难以保证了。而在潮汕沦陷后的暹罗华侨银信局公所,在汕航中断、批信停寄后,曾一度停业。为照顾侨胞寄批起见,亦于1939年10月10日恢复营业,并于23日首次寄批(见下图)。华侨银信局公会在复业启事中强调,口信必须按照泰国邮局著令,逐张贴邮以适应此一非常时期,还强调批信内勿涉及政治与战事,免多生阻碍回批等。由此可见,华侨银信局公所在复业后之苦心经营。又根据资料,由于侨汇经香港转汇,香港政府颁布统制外汇法令,影响侨汇运作巨大,为批局带来相当之困境,但不少批局不避艰劳,设法沟通各处代理处,以便侨胞寄批。从这些资料可以了解到,抗日战争爆发后,潮汕一沦陷,海外侨批业以及侨汇深受影响外,亦使乡梓经济与民生蒙受巨大损失,甚至造成米贵如珠,民不聊生。
 
   潮汕沦陷后是年11月,由于侨汇无法如昔日之通达,造成之影响至大,尤是潮梅一带为甚。后经粤省当局力谋解决之法,协助打通侨汇之路,指定广东省立银行梅县支行为潮梅侨汇总枢,以兴宁、大埔、蕉岭等地之支行为辅,并于梅县之松口、丙村、丰顺、老隆、揭阳、饶平等地筹设办事处,负责办理海外侨汇。暹罗各处批局亦开始照常收批,使潮梅之侨汇恢复正常运作,使乡梓亲人不致因侨批之中断而流离失所或生活无着落而疾病丛生甚至危及生命。因此,梅县汇路的恢复与粤省当局之及时援助以及众多侨胞积极筹谋和批局之努力分不开。
 
   1940年汪精卫伪政府因海外潮属华侨之汇款为数巨大,乃企图攫取侨汇以入其金融统制范围,于是在汕头设立伪批业公会,企图蒙骗华侨同胞。鉴于此种阴谋,中国银行不得不在海外广设分行或代理处,以击破之,使之侨汇获得保障,免去将有用之钱财助敌伪窘困之经济。同时,中国银行受财政部之饬令,对侨汇降低汇价,使侨汇增加,民信局亦步亦趋,也做出利便华侨寄批措施,如凡寄1000铢以上者可免收邮电费。实行如斯办法后,潮梅各属或潮属未沦陷各地之汇款,自非敌伪阴谋所能得逞。然而,沦陷区及经汕头之侨汇,仍有上伪侨批业公会之当者而中敌伪攫取侨汇之阴谋。抗日战争期间之种种现象,给暹罗侨批界带来诸多困扰,亦给华侨与乡梓亲人增加不少心理压力而免不了提心吊胆。
 
   根据另一资料,由于战事延及潮汕后,影响所及,潮梅各属侨批在银信局公所做出决定,侨批设法以航空转寄香港再转入内地分发,但是因欧洲战事日趋严重,英机乘机提高邮费达一倍以上,只得没法由法国航机递寄,由河内再转,却因越南发生政局特殊变化,银信局公所不得不另寻途径以利侨汇之运作。最后,暹罗侨汇改为轮船配寄。原因是银信局公所深觉原先邮费之昂贵,如邮费从原来泰邮政之邮费15士丁再加英航机之每20克重量收费25士丁,后增至每20克收50士丁,费用增加一倍以上,使寄批人负担加重,不利于侨汇之运作。因此,公所决定由轮船遞寄配运,回批则由航空寄回,既省费又快捷,使民信局与寄批人双方都有利。1940年2月份,银信局公所又议决,划一封批时间,则规定从2月1日每帮批信于每周六封批,由航邮配寄,回批则由香港邮轮运来暹罗,批脚一律收信资45士丁。然而由于批价因通汇路线不同,汇价也略有所差异,使之海澄饶诏四县与潮普揭丰惠五县之批价暂且分别处之,各依汇水伸算而规定两种不同价格。这里,根据泰兴裕信局之广告启事,其在昆明、香港增设分庄,专收该处汇兑,说明1940年年底,邮路尚有经昆明路线者。与此同时,三聘广顺利汇兑庄亦增设昆明、上海汇兑分庄,以及成顺利金行汇兑部增设昆明汇兑分庄,说明当年的侨汇路线已有昆明等地之特殊收送批路线了。另一条路线,则因银信局公会鉴于敌伪提出的、得将侨汇换取沦陷区所吸收之“国币”而不得不另觅侨批递寄新途径,乃决定配轮经香港再由他处转入,使侨批递寄停顿问题得以解决。
 
   总而言之,潮汕沦陷前后,暹罗的侨批业确实经历过一段艰辛历程,为着使侨胞与乡梓亲人不致愁云惨雾,暹罗侨批界不少本着为民精神而在逆境中求生存,尤是华侨银信局公所在此抗日战争之非常时期中,起着纽带之作用,为侨批界纾解不少困境,值得名留侨史。
 
 

作者: 
洪林
来源: 
潮人在线网
浏览次数: 
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