柘林港形势论

    《筹海图编》成书于明代嘉靖末年,作者郑若曾。郑字伯鲁,号开阳,江苏昆山贡生。嘉靖年间,郑受总督胡宗宪之聘,充当幕僚,亲身参加抗击海寇斗争。他以《孙子兵法》军事理论为指导,结合战争实践,遂成是编。
 
   明朝初年,为维护国家安全,朱元璋在中国东南一万多公里的海岸线上建立起比较完整的防御体系——卫所制。嘉靖中期以后,海防废弛,“东南诸郡久安忘兵”(《筹海图编·卷十一·精教练》引用镇抚蔡汝兰语),以至出现了“无能之将以统无制之兵”(同上书引主事唐枢语)的严重局面。海寇猖獗,沿海几无宁日。为此,《筹海图编》应运而生;其中有《广东事宜》编,涉及潮郡滨海防务颇详。
 
   郑氏在《广东事宜》中,将广东沿海之卫所防务分成三路:惠州潮州二郡为东路;广州为中路;高州、雷州、廉州为西路,并依据三路的不同地理条件,制订出海防筹划的基本原则——多层次防卫方略。
 
   “东路”论云:惠、潮二郡,与福建接壤,是漳州船只“通番”必经之地。而潮州“为岭东之巨镇,柘林、南澳俱系要区,枕吭抚背之防,不可一日缓,而靖海、海门、蓬洲、大城诸所,又皆跬步海涛,所赖以近保三阳 (指海阳、潮阳、揭阳),远卫东岭者也。”
 
   上论表明,东路的核心防线是饶平的柘林和南澳岛。
 
   第二道防线则是惠来的靖海,潮阳的海门,澄海的蓬洲,饶平的大城。这些地方,尽皆滨海,战、守、进、退均宜。近可保护潮州、揭阳、汕头;远则捍卫整个岭东地区。
 
   第三道防线是海丰的捷胜,惠阳的平海,陆丰的甲子门。此三处,形势瞬息万变,未能掉以轻心,是以明时均筑城置守御千户所。若甲子门,大石壁立,港外有连城、网尾、虎屎、鸡屎诸礁,浮沉出没,最称险隘。嘉靖中,海寇曾犯广州,败还甲子门,为暴风覆溺,侥幸得脱者,也被俞大猷悉数歼灭。
 
   以上乃郑氏从宏观调控的角度,论析了东路多层次防线的建构意图。
 
   接着,郑氏又作微观解剖,设计出以柘林为中心的局部多层次防线的方略:
 
   柘林在海防中有其特殊的地位,“柘林乃南粤海道门户,踞三路之上游,番舶自福趋广,悉由此入。”按往昔贯例,风汛之期,各澳均派船只巡逻。秋季一过,便全数撤回,停泊于水寨中。但柘林距离水寨较远,非一日航行不能到达。因此若遇警报,传达未易。如果敌人抓住要害,乘虚而入,东路防卫便顿失屏障。因此,“无柘林,是无水寨;无水寨,是无惠、潮也!”
 
   上论表明,中心防区就是柘林,它占据着广东三路之上游这个战略要地,是番舶自福建到广东的必经之处。《海防考》也载:“柘林波连南澳,跨闽越之交。他寨或山或礁或港,皆有险可恃。此独四面孤悬,无附近卫所可以缓急。故其备为最切。”明末李之奇、刘香皆突陷柘林,遂入潮阳、揭阳,刘香且直趋会城,后又突入虎头门等澳,足证无柘林即无惠潮之论至确。
 
   第二道防线是位于柘林北面、饶平东南的大城所,还有南澳水寨。
 
   第三道防线是陆丰东南的碣石,惠来的靖海,陆丰的甲子门海澳。这些地方,都属需要定期巡逻、防守的海域,沿海水师“又可少懈乎?”
 
   以上便是郑若曾以柘林为中心的局部多层次防线的策略论析。
 
   有鉴于彼时海防废弛、沿海几无宁日的严峻现实,郑若曾于全面分析了东路沿海重要港口形势特点的同时,进而提出东路设防的应急措施:“为今之计,东路官军每秋掣班,必以柘林为堡,慎固要津,附近大城所戍卒互为声援,不得规避空所,纵贼驰骤。”柘林于是建置水寨,使有利于攻守结合,实践了郑若曾“攻之中有守,守之中有攻;攻而无守则为无根,守而无攻则为无干”(《筹海图编·卷十二·严城守》)的军事思想原则,提高了柘林抗敌御寇的应变能力。
 
   清代李调元在其《.粤东笔记》中有一段话说:“广东海防,当分三路。三路者,左为惠、潮,右为高、雷、廉,而广州为中。惠、潮二郡,皆与福建接壤,而潮尤当其冲。柘林、南澳皆要区也。由柘林而西,大城、海门、靖海、蓬洲诸所,又西接甲子门、碣石、平海诸卫所,皆为西南之庇。倘柘林、南澳失守,是无潮也;平海、碣石失守,是无惠也。故惠、潮之备,以柘林为最要。柘林乃南澳海道之门户,据三路上游,番舶自福趋广,皆由此入。澳去惠、潮水寨,远几百里,水寨为惠、潮之冲,而柘林为水寨之卫。慎固之防,不可不豫,而大城所声援差近,备尤不可或疏也。”《粤东笔记》所论,本诸《筹海图编》。郑、李时代,相隔二百余年,而广东海防大势却依然如旧,足证郑若曾洵无愧于“古今一奇士”(茅元仪《武备忘·卷209·御海论》批语)之称。清代《国朝柔远记·沿海形势论》也有“惠、潮与闽连壤,柘林为岭东第一关”之论。
 
   《筹海图编·凡例》云:“不按图籍不可以知厄塞,不审形势不可以施方略。”郑若曾正是根据广东东路诸港口的具体“形势”——尤其是“柘林形势”——结合彼时的御寇战斗实际,制订出多层次防卫战略的:全线(东路总体)三层,中心区(柘林局部)三层;或即说成“外三层、内三层”也无不可。内、外三层的设计,突出了柘林在海防上的重要战略地位。稍后,明代张燮撰《东西洋考》,“卷九”也有“柘林寨属潮,最称重镇”之论断。然则,作为一个多功能的海港,其商贸地位无庸置疑。
 
   嘉靖《潮州府志·地理志》载:“柘林澳,暹逻诸倭及海寇,常舶巨舟为患。”
 
   乾隆《潮州府志·卷34》载:柘林之浮浔港,“四面屏蔽,虽大洋,无风涛之患,为商艘停泊之所。”
 
   《潮州志·商业》载:“海运既兴,如柘林……等处,皆为出洋之口。”
 
   潮州市将位于柘林湾内的三百门港,列为目前经济开发之重点项目,既重视历史的传承因素,也不乏开拓未来的战略眼光。毫无疑义,开发三百门,仍应认真借鉴《筹海图编》等典籍的有关经验。事实胜于雄辩,四百多年来,沿海地形虽略有变化,但没有出现根本性变化。作为天然海港,总有其质的规定性和稳定性,切勿轻易否定古人对于沿海地理形势的认识。“以柘林为堡”。近毗“互为声援”的全局观点,迄今仍然闪烁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人类智慧之光。智慧之光辐射所及,凝聚力生,必将形成以三百门港为中心,与南澳、汕头、广澳、海门、靖海、甲子门、碣石等港口联网之商贸大系统,为繁荣潮汕文化、经济事业作出具有划时代意义之贡献。
 
 

作者: 
陈香白
来源: 
潮州日报数字版(2009.05.06)
浏览次数: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