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现代潮汕教会女学

    潮汕近代女子教育,是由传教士在潮汕开办教会学校首开其端的。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清政府被迫对外开放。帝国主义列强趁机把魔爪也伸向处于前沿地带的潮汕大地,他们在利用经济、军事、外交等手段侵略潮汕的同时,还组织大批基督教传教士来潮汕,到处布点传教,积极进行政治和文化渗透。随着传教活动的扩展,他们发现教育是进行传教的有力手段,于是开始着手创办教会学校。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德国巴色城国外布道会黎力基牧师就在澄海盐灶港头社会所(佩兰轩书屋)设蒙学,课授小童,这是潮汕地区最早开办的教会学校。它的出现,为后来教会女子学校的大量兴办打下了基础。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汕头被辟为对外商埠。汕头开埠后,来潮汕传教的教会增多,教会教育处于一种扩展状态。伴随着传教活动的扩展,教会女子教育作为传教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日益兴起并走向成熟,出现了“教会所至,女塾接轨”的局面。这一时期,潮汕开始出现了一些教会女子学校。如由美国浸信会约翰夫人创于妈屿的汕头正光女学;1873年美浸会派旨师母建礐石明道妇学院,“开远东女学之先河”;同年英国基督教长老会在汕头建淑德女学;1881年英长老会创办培德女校;1886年在揭西五经富创办五育女学。
 
   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文化不断输入,中国女性观发生急剧变化。西方传教士进一步通过报刊,大量评论中国妇女问题,并介绍欧美妇女运动的情况。这在一定程度上开阔了潮人的眼界,使潮汕教会女学也有了明显的发展,向揭阳、潮州延伸。如1899年美国牧师思雅谷的妻子在揭阳城进贤门竹巷陈厝书斋创办静远轩女子识字班;1901年陈美贤在揭阳北门礼堂创办了另一所女子识字班;1906年天主教会神父丁热力在海阳(今潮州)县城创办真原女子学堂。
 
   这一时期,教会在潮汕创办女学,有如下一些特点:一、办学的目的是培养有用的女基督教徒,作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工具。但是,由于学生们学习了文化,接触了文明,因而为她们打下了摆脱封建、清除愚昧的思想基础。二、教会女学的主要课程是读经。前期几乎所有教会女子学校都设有读经课,并且是主要课程。如1873年英国长老会在汕头创办的淑德女校,教授的科目主要是圣经;1899年揭阳静远轩女子班教学内容是《三字经》和从《圣经》中摘编的“十戒诗”。三、教会女子学校的学生全为教徒家女孩,校长和教师多由教会的牧师或有名望的会员担任。
 
   1907年,学部首次承认了女子教育的合法性。于是,潮州兴起了一股创办女学的热潮。这一时期潮汕教会女子教育继续稳步扩展,形成了与社会共同办学的局面。
 
   教会创办的女子学校不单有小学,而且有幼儿园、中学和师范教育。如1912年在礐石明道妇女学院内附设幼稚园;1917年英属基督教长老会女会在汕头外马路首设福音幼稚园;1920年浸信会在崎碌善庆里创办真光幼稚园,并在礐石创办引明幼稚园;1921年,教会所办的正光女校开始招收女中四班,学生134人;1922年,教会所办的汕头明道妇学、淑德女学、若瑟中学同时附设师范班。
 
   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潮汕掀起“夺回教育权”运动。迫于群众义愤,汕头市政府于1925年底正式公布收回教育权的规定:1、教会学校应在中国政府立案,受中国政府管辖。2、教会学校应由中国人任校长。3、不准教会学校开设宗教课程。于是,潮汕教会女子教育自此走向没落,有些教会女子学校被迫停办或改办。如1926年汕头正光女校就被迫停办,翌年美国浸信会国外宣道会岭东大会不甘学校停办,遂议决按中国办私学原则,呈请汕头市政府转省教育厅核准,将礐石中学和正光女校合并,改为私立礐光中学。
 
   1939至1945年,日本侵略者占领潮汕。沦陷期间,潮汕教会女子学校发展再次受挫。不过,这一时期仍有教会女子学校在潮汕创办。如1940年法国天主教会就在汕头花园路开办起晨星女子补习班,开设国文、英语、数学三门课程。1945年改名晨星女子中学,校址在外马路天主教修道院院内。
 
   解放后不久,汕头市及潮汕各区县逐步完成对教会女子学校的接管、整顿、改造工作,并于1957年全面清灭教会女子学校。
 
   清末至民国时期,潮汕教会女子教育有如下一些特点:一、课程变化甚大。前期教会女子教育的主导课程是读经。之后,伴随着教会教育的发展,出现了教会学校教育效果与目的偏离的现象,后期文化课的比例反而更大,增加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以及体育、美育等传统教育所没有的内容。二、招生对象有所扩大,出现非教徒的学生。如首创于1908年的揭阳“宗光女校”,1929年改名为“真理女子中学”,就开始招收非教徒的女青年入学。
 
   教会女学的出现,改变了清末潮汕妇女的教育现状,打破了长期以来束缚潮汕妇女的思想樊笼,培养了潮汕历史上第一批掌握近现代知识,自信、自立、自强的职业女性,促进了社会的进步,也为后来潮汕自办女子教育的兴起奠定了坚实基础,起到一定的借鉴作用,产生了深远的社会意义。
 
 

作者: 
陈卓坤
来源: 
潮州日报数字版(2009.05.06)
浏览次数: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