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人的构成

    潮人,是个群体概念。它不是一个民族,但它却比某些少数民族更具特色。所以有的研究者称之为“族群”,即在汉族共同体中的一个具有共同文化特征的群体。这样的群体当然并非潮人一个,比如居住在贵州安顺的“老汉人”,是朱元璋时期从安徽一带被派到那里驻防的军人及其家属,他们在少数民族聚居区中,顽强地保持汉人的特征,至今还穿戴明朝时的衣服,擅演军傩。再如新疆的“石河子人”“锡伯人”(东北锡伯族的另一族群)等。潮人与客家人是其中两个最大的族群。
 
     现代潮人的最大特征,就是以潮汕话(亦称潮州话、汕头话)为母语。潮汕话是闽南方言区的一个分支,与方言区内的另外分支,例如泉州话、台湾话有区别,但相互可以交流,而与方言区以外的人很难交流。与普通话比较,发声位置、方法、声调,以及语汇、词序都一很大不同。如果不是从小训练,方言区外的人很难学会地道的潮汕话。反之,有的闽方言区的人终生学不会普通话的也大有人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知名人物陈伯达就是一例。他在公众场合讲话,都是“中央文革”中的另一位成员王力做翻译。
 
     语言和文字是人类交流的工具,总的趋向是由繁到简。据语言学专家推断,潮汕话很可能就是唐代时的中原“普通话”,也就是当年韩愈来到潮州与大颠和尚对话时所用的语言。随着时代的变迁,中原的语言发展变化快,潮汕话发展变化慢,才形成了巨大的差距。仅声调一项就可以看出端倪:由《中原音韵》到平水韵,到平、上、去、入四声,再到现代阴平、阳平、上、去四声,变化异常迅速。而潮汕话基本保持着古音状态。这种特殊的语言成为潮人凝聚的有力保障。尤其在海外,“会说潮汕话,走遍天下都不怕”,成为潮人在世界市场的通行证,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起到了凝聚作用。反之,这种巨大的经济推动力又强化了这种极其实用的特定语言,使其在普通话大普及的潮流中,仍然屹立不倒。潮汕话存在,潮人意识就存在。这也是潮人群体格外牢固的重要原因。现在,本土以外的潮人,多数都会使用两种以上的语言:分散在国内各地的,都会普通话;在国外居住的,都会所在国通用语言。潮汕话只在潮人圈子内使用,目的也是有意保留这种群体团结的纽带。
 
     现代的潮人,可分为三个部分:居住在本土潮汕话地区的大约有1000万人,散居在国内其它地方的也号称有1000万人,居住在国外的也有大约1000万人。一般人只承认两个一千万,而认为散居国内的应该不足1000万。这是因为散居在国内的潮人家庭,很多情况下是只有老一辈人会讲潮汕话,多数年轻人已经不会讲潮汕话,或者只会象征性的讲一点,其文化属性页已经丧失了潮人的特点,按说已经不应该算潮人了,但他们有时还参加潮人社团的活动,特别是春节团拜的时候,所以统计数字时,他们也在内。这些居住在国内的潮人,与国外的潮人比较,反而不如国外潮人保存的特色浓厚。例如鲁迅的夫人许广平的祖籍,就在现在的汕头市金平区沟南村,后移居广州高第街,现在故居仍在。据鲁迅先生说,他们在广州居住的时候,每逢过年(春节)的时候,许家规定有几天家中只能讲潮汕话,鲁迅始终学不会。可见,他们平时并不讲潮汕话。其它地方的人也大体如此。一般而言,散居在外的潮人家庭,会讲潮汕话的第二代往往参会活动,到第三代就大多数与本地人同化,完全丧失潮人意识了。由于缺乏实用好处的动力,学讲潮汕话的趋势会不断弱化,相应的这个群体就会逐渐萎缩,人数会逐渐减少。
 
     海外的潮人由于有强烈的寻根意识的支撑,所以仍然保持着浓烈的潮人意识。潮人在国外大部分是经商的,潮人的互助精神是他们从事商业活动的有力保证。每两年一次的全球性潮人社团联谊大会,是强化潮人意识的加油站。参加人数逐年增加,而且在世界各地轮流举办,尤其对会议所在地的潮人,不仅是一次展示实力、检阅力量的机会,也是进一步增强团结的促进剂。与客家人的世界客属大会一起,成为中国最著名、规模最大、范围最广的民间活动。在当前世界一体化的潮流中,能够保持群体独立性的,潮人群体是其中之佼佼者。
 
     潮人形成的历史是个逐渐积累的过程。其主体是中原移民,但其中也应该有以其强势文化同化的当地土著居民。
 
     据考证,在中原移民到来之前,这里的土著居民属于越人,或称古越人、百越人。由于越人的生活状况目前仍然不是很清楚。他们的后代大部分都被中原移民强势文化所同化,湮没在潮人之中了。传说起源于潮州凤凰山的畲族,是否是越人的后裔,目前仍然有争论。畲族是本地区唯一的土著民族。但他们反而与中原移民走向了相反方向,由凤凰山逐渐移居到福建、浙江,潮汕地区内只有凤凰山下五个村落里有部分畲族同胞在居住。一般以雷、蓝、盘姓居多。
 
     目前发现潮汕地区最早的人类活动,是距今约8000—10000年的南澳象山人。因为在南澳后宅的南山坡上发现了细小石器,大多是挖取海中蛎蚝类食品的小工具。细小石器是处在旧石器时代与新石器时代之间的一个不太长的过渡时期。旧石器时期是从类人猿使用自然的石器开始,大约有四百多万年。人类将两个石块互相击打,从碎片中选出比较锋利的用作工具,就叫细小石器时期。被扔掉的那块大的石头,叫做石核,是在当地制造细小石器的证据。我们在南澳并且找到石核,所以那些细小石器很有可能是从岛外带进来的。由于没有进行探坑发掘,至今未发现墓葬与灰坑等居住迹象,因此还难以确定其为居民,也可能是其它地方的人路过的。比较有确切证据的,是2009年完成发掘工作的潮阳谷饶新坡遗址,发掘了两个墓葬和一个灰坑,出土了多件经过加工的石器和粗砂陶器,还有一件玉器。断代应该在夏商时期,距今约3000—4500年。此后人类在潮汕大地上的活动痕迹不断发现,稍晚即有潮安的陈桥遗址,以及众多的贝丘文化与浮滨文化遗址,形成了完整的链条。他们大部分在海边生活,后来被称为疍民的应该就是潮汕土著人的后裔。现在疍民也几乎都消失了。我们可以在人群中,凭骨象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因为人的骨象几万年才会有一些变化。中原人与土著人虽然同属于蒙古人种(亦称亚美人种),但存在明显的南北差异。中原人姿体高大,面部较宽,鼻梁较高,眼窝较浅;五岭以南的人(包括越南、柬埔寨等马来人)体格较小,鼻梁较矮,眼窝较深。这些在人群中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
 
     潮人的主要成分是中原移民。历史上有几次较大的高潮。
 
     第一次是在公元前214年,秦始皇三十三年。秦始皇统一中原六国后,开始发兵统一岭南,设立了南海郡、桂林郡和象郡。并且迁移50万人到南海郡。其中有驻守的士兵及其家属,也有六国被打败的贵族。其中一部分定居在揭阳岭一带,即现在潮汕地区的西北部。
 
     第二次是在晋永嘉年间,晋室发生所谓“八王之乱”,中原地区战事不断,北方少数民族乘机南下,政权更迭频繁,民不聊生。大批难民和失去权势的贵族纷纷沿海滨南下,最后定居潮汕平原。所谓“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即其时也。其中以河南籍为最多。
 
     第三次是在唐总章二年(公元669年),朝廷派陈政、陈元光父子率兵5600人到东南沿海镇压少数民族骚乱,大量士兵定居泉州至潮州一线,为潮汕增加了58个新姓氏。其中以河东(今山西)籍为最多。
 
     第四次是在唐末至五代十国时期。河南光州固始人王潮、王审知聚众起兵,挥师南下,带来许多士兵最后在闽南语潮汕地区定居。还有黄巢起义失败后的官兵也大多定居此地。战乱中,又有大量有钱的难民涌入。
 
     第五次是在南宋。元兵从北方一步步向南方进逼,迫使许多知识分子和有能力逃亡的人向南方迁移。最后元兵占领临时首都杭州后,宋朝流亡政府一路经潮汕南下。宋亡后,跟随朝廷的文武百官大部分定居于潮州至漳州一带。
 
     第六次是在明朝。政府组织移民,从中原经福建莆田到潮汕。至今留下的歌谣曰:“若问家乡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即指此事。
 
     除了这些高潮时期的移民外,正常时期还有一些特殊移民。如:唐宋时期的贬官及其家属;历代退休官员及其随从选此地养老定居的;古代逃犯、逃难的;躲兵、躲债的。形形色色。
 
     最后一批,是新中国成立后,原来“四野”南下的官兵,许多留在本地担任各级领导职务。他们大部分在工作中学会了潮汕话。他们的子孙基本上也已经溶入潮人队伍中。
 
     这些累加,就构成了潮人庞大的群体。
 
     如果就其迁徙路线考察,中原人南下穿越五岭,一般就是三个隘口通道:从东部福建莆田进入的为潮人;从中部福建宁化石壁乡进入的为客家人;从西部广东韶关珠玑巷进入的为广府人。南下后,又有不断的迁徙流动,相互混杂,不一而足,最后只能以其语言来确定族群归属。
 
     我国现在比较常用的姓大约有3500个,而潮汕地区现有的姓438个,人口约1300万。其中十个大姓就占去一半。他们是陈、林、黄、吴、王、郑、张、李、蔡、刘。其中陈姓最多,在全国大约有5800万人,占全国人口的4·5%,潮汕地区有150多万,占11·5%;林姓第二,100多万,约占7·7%;黄姓第三,70多万,约占5·3%;三姓总和,即占潮汕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现在可考的,最早入潮的是范姓。据饶宗颐编纂的《潮州志》记载:“永嘉之乱,南来者为多。晋时徙潮州者有潮阳范氏。”(见《民族志》)《潮阳县志》亦载:“范思顒十世祖昌谷,任晋郎官,始辟榛莽于潮阳。此潮州氏族有文字可考之最古者。”
 

作者: 
隗芾
来源: 
粤东门户网
浏览次数: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