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普宁侨批业的发展及其作用

    一、近代普宁侨批业的起源和发展
 
   侨批业起源有两种形式。一由“水客”递变而来。早期华侨出国谋生,常搭“红头船”出国。这些“红头船”的船主,又被人们常称为“水客”和“客头”,他们不仅为华侨带钱捎物回家,而且为华侨携带其眷属及亲友出国谋生,受到华侨的欢迎。早期“水客”在外洋居无定所,要代华侨携带款物必须逐户征询,甚感不便。后随着“水客”和“客头”的增多,他们便联合设置了行馆,作为代华侨托带款物的办事和联系机构,后来便发展成为批馆。二是由商家独资或合资创办。随着华人出国日众,寄款日繁,鉴于一些“水客”时有侵吞信款之事,故华侨要寄巨款时,为安全起见,便派人专带,并兼收亲友寄款,久而成为正式营业,这便是批馆起源的另一种形式。
 
   普宁最早批馆有两家,一是泥沟村的和合祥,一是垾塘村的吴财合。前一家由华侨资助创办;后一家由“水客”递变而来。
 
   和合祥批馆创办于清光绪十年(1884),由泥沟村著名华侨张鸣知(俗称番客益)资助创办。张鸣知于1862年往泰国,发迹后毋忘家乡人民,鉴于当时旅泰华侨汇款赡家有困难,遂萌发创办批馆之心。1884年在他支持资助下,由同村人张珂人、张珂麟、张柯松3人在泰京曼谷创办了和合祥批馆,后又分别在香港、汕头设中转站及泥沟村的和合祥。清宣统三年(1911)普宁县令曾送“惠及乡井”的匾额,表彰和合祥批馆对侨乡的功绩。
 
   吴财合批馆系垾塘村人吴端响于清光绪十五年(1889)创办。原先,吴端响去安南(即今越南)谋生,后来搭上“走水”这条线,当上“客头”,字号叫吴财合。他从安南为华侨带钱物回乡,又为侨眷带去家信或家乡土特产(如菜籽等可供开垦种植用)去安南,有时也携带侨眷或乡亲出洋。他收费合理,很重信誉,便受到侨眷的欢迎。开始每年跑一趟,及后每年跑二、三趟。其子吴金泉、其孙吴光纯继承祖业办批馆。
 
   普宁侨批业的发展,初期是迟缓的。据《潮州志》载:民国三十五年(1946)普宁批业商号只有3家,即流沙圩永昌利、泥沟和合祥、垾塘吴财合。
 
   1949年,普宁侨批业增至9家,即流沙圩永昌盛、永昌利;泥沟村永兴盛、许和和;华溪村陈裕光;垾塘村吴财合;梅林圩赖瑞通、官民益;云落圩郑锦发。
 
   从1946年至1949年,这段时间是普宁侨批业发展的极盛时期。因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潮汕地区出现一次空前的出国热潮,华侨人数猛增,侨汇日繁。批馆既收取汇寄手续费,且在汇率上也有利可图,故竞相发展。如泥沟的和合祥,便分为永兴盛和许和和两家;华溪陈裕兴、云落郑锦发等则是应时而生新开设的。正如《潮州志》所云:“批业之产生与发展乃随侨运因果相成,纯基乎实际需求而来。”
 
   二、近代普宁侨批业推动侨乡的作用
 
   普宁是重点侨乡之一,从历史上看,批馆始设,对侨乡所起的作用很大的。
 
   (一)方便海外华侨汇寄赡家款,发挥为普宁海内潮人互通信息的桥梁作用。近代普宁大部分侨眷生活来源主要依赖侨批。据泥沟乡一些侨眷回忆,抗战时期,侨批中断,泥沟乡大部分侨属把家私都卖光了。可见赡家侨汇对侨眷至关重要。如早期,“批馆人员从泰到潮,侨属皆走相问讯,喜若天降,每一上岸,座客常满,或询问亲人起居,或问信息,或读信而泪下,或接款而大喜。”后期的批馆因划汇,香港、汕头设有中转站,取消专人带款回国,但由于批馆多,他们互相竞争,势必对华侨和侨眷提供优质服务,如派送侨汇安全准确,来回批信投递迅速,汇款为侨眷保密等,都是华侨与侨眷所欢迎的。
 
   (二)批馆以其独特的经营方式,弥补普宁银行与邮政汇寄之不足。这方面,《潮州志》谈得很清楚:“因华侨在外居留极广,而国内侨眷又多为散处穷乡僻壤之妇孺。批馆在外洋用代收方法,或者雇伙伴一一登门收寄。抵国内后又用熟悉可靠批脚,逐户按址送交。所收取回批寄返外洋仍一一登门交还,减少华侨因寄款而虚耗工作时间。至人数之多,款额之琐碎,既非银行依照驳汇手续所能办理,其书信书写简单,荒村陋巷地址之错杂,亦非邮政所能送递。”
 
   (三)有利于促进普宁侨乡经济繁荣和福利事业的发展。《潮州志·实业志》记载:“潮州经济之发展,以华侨力量为多,而有造于侨运之发扬,应推华侨汇寄信款之侨批业。”侨批业之发达,不但为侨乡造福,而且批馆资金雄厚,积累盈余多,也大力促进侨乡福利建设事业。如30年代普宁的普益长途汽车公司,便是和合祥批馆与其他股东合资创办的。
 
   (四)侨批渗透着浓烈的爱国味、乡情味和人情味。海外知名人士、全国政协副主席庄世平先生指出:“‘家书抵万金’,它可以见证广大海外侨胞热爱祖国、情系故里、艰苦创业、勇于开拓、乐于奉献的高贵精神和品德。”尤其是在邮讯机构尚未建立或者极不健全的情况下,侨批成为维系海外侨胞与家乡亲人情根的重要纽带。
 
 

作者: 
吴忠文
来源: 
潮人网
浏览次数: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