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后期的潮汕侨批

    1941年12月8日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香港和南洋各国先后被占领。侨批业中断数月以后,虽有恢复,但都在日军的控制之下,依赖侨汇为生的侨眷更加陷入贫困和饥饿之中。
    1942年汕头领有执照的批局有86家,其中有23家迁入国统区营业;在汕头市营业的剩63家,但是经侨务处许可经营侨汇的只有少数。因此,大多数批局处于停顿或半停顿状态。汕头沦陷后,日伪对侨批局严加控制,为了防止华侨物资流入国统区,侨批业仅限于敌占区,凡寄往国统区的,批信没收,汇款退寄汇款人。
    
   一、日系银行经办的侨批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系银行先后在东南亚各国开办侨汇业务。
    1、泰国
   泰国侨汇仍由各批局自行直接办理,将款交日系银行汇寄到汕头,批信则通过邮局运送。批信到达汕头后,经日伪成立的“准许分发侨批”办事处检查后,始准投递,另刻制了两种检查印章。
   图1、1942年12月18日由泰国(吴泰安汇兑庄)寄汕头,贴15铢邮票1枚,批款200元,盖“订交储备券”蓝色印章。到达汕头后,另盖“和平区/侨委会驻汕头处,准许分发侨批”黑色印章及盖“陶丰分发”红色印章。据目前所见的实物了解,盖“和平区/准许分发侨批”检查印章的批信,其印章多为蓝色,而盖黑色检查印章者则甚为少见。
   图2、1944年3月31日由泰国(天外天银信局)寄汕头(万兴昌宝局),贴15铢邮票1枚,批款新币200元。到达汕头后,盖“和平区、外交部侨务局驻汕办事处,准许分发侨批”蓝色印章,另盖“1944年5月9日”汕头三格式英汉日戳。
    2、越南
   越南的侨汇规定由亲日的中南公司(台湾人开办)专办,每户每次汇款额限越币50元以内,批款由台湾银行汇寄,其批信不经邮局寄递,是交由越南日本公使馆寄交汕头的日本领事馆,然后再转交中南公司汕头分行,由该分行印发招领批款通知书,经邮局寄往各取款人,取款人凭通知书、图章及商号担保方能取款。由于中南公司只得到日本公使馆许可,因此侵犯了邮局的利益。后经邮局、侨务处交涉,自1944年4月1日起,中南公司将越南回批业务归侨务处主理,并将回批纳足邮资后交邮局交递。
    3、新加坡
   新加坡沦陷后,日系银行在新加坡(昭南岛)开办由台湾银行经办到汕头的侨汇,其批信及侨汇由台湾银行交经汕头的侨批局许可经营的11家批局分派。分别有:光益裕、普通、光益、有信、永安、致成、陈炳春、洪万丰、荣成利、李华利、信大等。以下介绍两件由台湾银行经办到汕头的回批。
   图3、民国卅二年(1943年)七月十九日,列“台”字“五”号正收条,接到台湾银行经汕头侨批业同业会交来昭南“陈树德”君寄来家用军票“伍拾元”,除经台行扣去手续费外,实升储备券贰佰柒拾贰元贰角经如实数收妥,此据。另外,从寄件人附言中了解到“六月十九日接来致成庄……”,该批信乃由致成庄批局分派。
   图4、民国卅二年(1943年)列“湾”字“卅二”号正收条,接到台湾银行经汕头侨批业同业会交来昭南“陈树德”君寄来家用军票“伍拾元”,除经台行扣去手续费外,实储备券贰佰陆拾叁元捌角,经如数收妥此据。该回批正面左上角贴孙中山像5分加盖“粤区特用”邮票1枚,盖“1943年9月4日”汕头邮戳。另盖“横滨正金银行、昭南支店”等印章。该回批正面右下角盖“光益庄”红色印章,该批信乃由光益庄批局分派。
   由台湾银行经办到汕头的侨汇,储券每百元扣手续费2元,批信及批款交汕头侨批业公会会员暂时义务代为分送。据本人了解,由台湾银行经办到汕头的回批,已知仅发现这两件,是见证日系银行经办侨批的难得佐证。
   另外,从以下信件的内容也可以了解当时日系银行办侨汇的情况。图5是1943年8月9日由马来亚柔佛州新山寄潮安,贴15分邮票1枚,该信经日军检查后,另盖“检阅济”红色检查印章,11月5日经汕头,11月8日到达潮安,其信函的内容为:“双亲大人尊前敬启者许久未能通信,远思厝中诸人定获平康,尤其家中生活,儿亦甚挂,今幸侨汇能通径,在是月十七日,儿尝由横滨正金银行汇至汕头光益裕信局,该银是皇币伍拾元为唐中银币若干,儿尚未知,但该信局在于先后定有送到家中,请祈查收。以后有利自当陆续付去,万望大人勿挂为是,儿等旅此亦获平安,专此。昭和十八年八月十八号。”
    
   二、东兴汇路
   东兴汇路在前清已经开办,据《广东省志、邮电志》印述,1911年(宣统三年)开办了钦县至东兴的邮路,东兴与越南芒街(法属邮局)邮路相接,并互换国际邮件。在抗战后期开通了东兴汇路,才勉强解决了国统区的侨汇问题。1942年东兴侨汇开办初期,仅限于越南、柬埔寨、老挝等地,所以上半年的侨汇不多,至7月份起,泰国侨汇注入,导致侨汇数字骤增,估计当时东兴每月汇到潮汕的侨汇约值越币1000多万元。1943年,泰国到达东兴的侨汇部份是以金条来支付的,直至1946年初香港与东南亚各国的空运和海运已畅通,东兴汇路已失去存在的必要而逐步结束。
   抗日战争时期,华侨不仅担负对国内眷属的赡养,而且还纷纷慷慨解囊,捐款捐物,据有关资料统计,1937年至1942年华侨共向民国中央政府直接捐资国币4亿多元。海外华侨的踊跃捐输,对中国战时经济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战争结束后,东南亚地区以菲律宾最先恢复汇款,马来亚迟至1945年11月7日才恢复通汇。国内的银行和邮局以及私人批局、钱庄等积极恢复侨汇业务,并将战争期间积压的侨汇尽快送达收款人手中。
 

作者: 
余耀强
来源: 
粤东门户网
浏览次数: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