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邑三滘”与玉窖溪

    榕城为揭阳县治,南宋以前称“玉窖 ”,原是江边渔村。
 
     清代雍正年间,蓝鼎文《揭阳县图说》载:“揭阳县治,在河之洲。四郊皆洪流,环城胥泽国也。溪渚交流,舟楫纵横,依稀三吴(苏州水城及江南水乡) 风景。潮属十一邑,推最胜焉。”明代弘治十二年,揭阳知事车份《玉窑桥》诗云:“北滘通南滘 ,前溪接后溪。暗(潜流)随潮上下,分绕县东西。”此诗描述榕城多水的特点,有“岭南水城”之胜。榕城除北滘 与南滘外,还有马山滘,合称“古邑三滘 ”。车份诗题的“玉窖桥”,现称北窖桥。往昔桥边有二株大榕树, 磐结类柱磉,株似鹤形,枝如连理,长势奇特。此为揭阳八景之“玉窖乔榕”。 马山滘位于城东马山,也称“东滘 ”。马山滘临南河处,河面宽阔,水流平缓, 鲸鱼(刺鱼)群集。渔人捕鱼,船由远而近,“ 欸乃”声起,抛网捕鱼。晚间渔人泊舟于南浦,船灯点点,渔歌阵阵。此情此景,令人想起唐代杜荀鹤“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的诗句。诗人潘友泉《酒泉子·南浦渔歌》词云:“长亿城南,绿绕观音堂外柳,渔舟唱晚起清歌,风月任婆娑。”此为揭阳八景之“南浦渔歌”。
 
     榕城为揭阳县治,南宋以前称“玉窖 ”,原是江边渔村。南宋绍兴八年,江苏高邮进士孙乙授揭阳县令。初至,县治设于吉帛(现今渔湖京冈)。孙乙县令深谋远虑,实地勘查,看到玉窖位于榕江中游的“莲花宝地”,黄岐山、紫陌山为屏障,南北河环绕,依山临水,风景秀美。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优越的自然环境,使他作出“迁址立窖”的决定。绍兴十年,将县城从偏于东隅的吉帛,迁至玉窖。“孙乙迁址,绍兴立窖”,是揭阳历史的划时代事件,从此榕城为揭阳县治,距今已有八百多年的悠久历史。当年孙乙县令建城的业绩之一,是修通玉窖溪为“水脉”,北滘与南滘连接,成为贯通内河的主干道。此举奠定榕城水城格局,对后代影响,极其深远。孙乙县令后落籍吉帛,他的后代繁衍京冈、榕城,“南门孙”为县城名门望族。孙乙县令初辟县治,对榕城的开拓发展,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现今榕城南门“孙氏家庙”,建成“孙乙纪念馆”,以表达后人对这位“迁址立窑”县令的缅怀,景仰之情。后因年久失修,玉窖溪面积日缩,河道闭塞,水质污浊,百姓饮水成为问题,苦不堪言。明代弘治年间,揭阳县令王恺为解民忧,大规模疏浚玉窖溪。采取措施扩大南北滘口,挖深河床,沿岸植榕树、栽绿竹,既美化环境,又保持水土。疏浚后的玉窖溪,“宽四支(古制),两旁路面各一丈”,流水清澈,取用不竭。邑人以“玉窖溪长流,沧桑应共清”赞之,感念王恺县令惠泽于民之恩德。
 
     榕城人对“三滘通南北,玉窖溪长流”的“岭南水城”载体,既熟悉又感亲切,总能唤起记忆深处的情结,难以忘怀。水域经历八百多年的沧桑岁月,依然保持往昔韵致风采。对于先人留下的“水文化”遗产,后人应倍加珍惜。
 
 

作者: 
郭伟明 陈奕波
来源: 
揭阳新闻网
浏览次数: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