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地名遗存举隅

    《潮州志》:“秦汉时,自意溪以下,滨海冲积之地悉为溟渤……而滨海一带悉为荒陬,尚未开发。”那么,今天有海洋(溟渤)的遗存痕迹吗?
 
   海洋的痕迹甚多,如桑浦山东南边梅林湖的海蚀石,韩江口的头塘、二塘、高处塘,民间曾在这些地方挖掘贝壳烧灰。古代潮州溪的遗存水域是西湖,以及其流向地中部的乌洋、玉窖。《大和都图说》写道:“大和在邑西南。……西南至青麻山又至万里桥,大和之界止焉。自万里桥至玉窖桥,东西之岸为海揭疆域之分。舟车辐辏,行旅络绎,则由揭普,历惠州以达省之要津也。”水道与水域,互存共生,颇能说明变化轨迹。
 
   社跟(光)洋的洋是近城区在古代滨海水域的遗存。这洋字的遗存很有意义,它能说明韩江口水域的演变历程。昔在元代,丁允元的第四代孙子死后葬在涸溪塔隔江北面的一处称为狮山地。而社跟洋就近在狮山地,后来创村就叫社跟洋(跟与光同音,正名是跟)。卧石村的始祖是丁姓五代孙,创村于元末,就是在其严亲葬于狮山地以后的事情。卧石村堤边的广袤田地叫“洋中”,仍保存洋字。在今天的金中校区地下(昔时称六亩湖),以前曾挖掘到黑色的海涂(放牛娃常常用此海涂制作玩具枪等玩物,晒干或烤干后即变为白色)。卧石堤社跟洋堤是明代末年才填土筑成的,是北溪的上游。涸溪塔建于明万历14年(1586),在卧石社跟洋建村之后,这时溪流变小冲积土增多了。
 
   把社跟洋写成城根洋是不恰当的,因为把桥东地区划进城区是解放后的事,而卧石两村划进桥东街道亦是上世纪末的事。
 
   隋置潮州:“以潮流往复,因以为名”。这些遗存地名最能够证明韩江三角洲的地貌演变历程;而社跟洋最接近潮州古城,所以有认识潮州的沧海变桑田的历史意义。
 
 
 

作者: 
丁身伟
来源: 
潮州日报(2010.06.23)
浏览次数: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