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大猷在潮州抗倭

    明朝抗倭名将俞大猷(1504—1580),字志辅,写虚江,福建晋江人。
 
   俞大猷于嘉靖四十三年(1564)任潮州总兵,当时正是倭寇侵扰潮州的高峰期。乾隆《潮州府志·征抚》记载:“潮州倭寇自嘉靖三十六年十二月始。倭自浯屿趋潮州澄海界登岸,袭陷黄冈土城。三十七年正月自漳、泉入揭阳,掠大井、蓬洲、钱岗、凤山诸村,十月又自平和桥突犯黄冈镇,踞其城。是月又有倭自广州入寇惠来龙溪,十二月移屯荆陇,劫洋尾四村,杀男女数千人……四十年正月朔,倭攻饶平大埕所,居民闭户不敢出。平明,贼大至,城陷,杀掳无数,积尸塞道。踞城三十余日,东里累世积蓄悉为贼有矣。倭之来也,巨寇吴平等为之向导,所过屠戮,惨不忍睹。四十二年,倭犯海阳沿乡,掘发冢墓,居民号哭。寻犯揭阳之官溪,迫南关,屯潮尾村,窥城数月,城门昼闭。”
 
   俞大猷率军驻扎潮州不久,获悉倭寇大至,在惠州一带劫掠,迅即前往征剿。这次战斗是历史上有名的海丰之役,《明史·俞大猷传》和乾隆《潮州府志·征抚》都有记载,皆赞俞大猷善用兵,有奇谋。官军突至包围倭寇主力于邹塘,又分兵焚毁倭寇另外三处巢穴,一日夜杀贼四百多人。倭寇惊惶溃退,官军乘胜追击。战于(氵戎)水神山沟,俘斩一千一百多人;再战于海丰大德港,俘斩一千三百多人;贼四散奔向海边,又追杀一千六百六十多人。倭寇溃不成军,窜至崎沙、甲子诸港,夺取渔舟逃往海中。忽然刮起飓风,渔舟倾覆,全部溺毙海中。
 
   俞大猷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他深入分析倭寇、海寇、山寇三者,势相倚而祸相因。倭寇从海上来,实海寇为之向导;倭寇屯聚而野掠,山寇则为其爪牙。故确定战略:对山寇多用招抚,对海寇招抚、征剿相结合,对倭寇则坚决剿除。他加大对山寇的招抚力度来削弱倭寇。福建有山寇程绍禄常扰汀州,但甚怕俞家军。俞大猷曾单骑到敌营前劝谕绍禄回归山寨。惠州有伍端、温七等山寇常劫掠惠潮,俞大猷派人晓以大义,陈说利害。伍端醒悟,自缚到俞营乞降,并表示愿杀倭赎罪。(事迹据《明史·俞大猷传》)
 
   嘉靖四十四年,俞大猷决定对受招抚而再叛乱,且勾结一股倭寇达二万人,盘踞于南澳岛的吴平进行围剿。康熙《饶平县志·艺文》收录的何敦复《南澳汉寿亭侯祠记》详细描述此役经过:“都督俞大猷、副总兵刘显率舟师三万人讨吴平,吴平走匿南澳。”都督戚继光带兵五千自浙江来援,留二千兵殿后,暗中带三千兵从云盖寺登岛。布列已定,铳炮齐鸣,水陆前后夹攻,倭寇大惊披靡。“官军一日夜斩俘三千级,贼自杀死无数。吴平获小舟遁逃外洋,仅以身免。”南澳之战再次痛歼倭寇,自此只见小股倭寇流窜于东南沿海。
 
   隆庆二年(1568),俞大猷又在柘林、澄海莱芜岛消灭了三批小股倭寇。经俞大猷、戚继光等名将多年征战,基本消除倭患,使潮州及其它沿海州郡百姓得以安居乐业。俞大猷一生戎马倥偬,于万历元年(1573)乞休,不久病逝。赠左都督,谥武襄。武平、崖州、饶平等处百姓建祠纪念他。
 
   俞大猷在潮州留有一处胜迹——金山伏虎石铭。“有汉将军,射此伏虎。不洞贯之,乃止没羽。俞大猷。”“右刻在隐石洞顶一石上。凡四行十六字,字大三寸。旁有俞大猷三字较小,皆为正书直行。”(黄仲琴初辑,饶宗颐补辑《潮州金山志》)此铭是将自己比为汉代抗击匈奴的名将李广。伏虎石自俞大猷题字后成为金山一景,清代诗人钟声和、翁方纲、王景臣都写有《伏虎石》诗。(收录于《潮州金山志》)诗人们都讴歌俞大猷的丰功伟绩,抒发对保卫乡邦英豪无限敬仰之情。
 
 

作者: 
陈文奎
来源: 
潮州日报(2010.06.30)
浏览次数: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