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公路的沧海桑田

    我们现在坐车从汕头出发,沿平坦宽阔的深汕高速公路,四五个小时就能到达深圳、广州。可谁还记得当年从汕头乘车到广州,在广汕公路上要颠簸整整一天时间,甚至还要在半途过夜的情形吗?同样称为公路,反差可大了。抚今忆昔,就让我们一起穿越时间隧道,追寻当年汕头地区(曾称汕头专区)公路建设的始末。
 
   民国十七年至二十六年,掀兴筑公路高潮
 
   据史料记载,汕头兴筑公路始于民国十一年(1922年),其时修建的是揭阳至潮安线的潮安段,但因诸多因素而未行车,这条公路直至十年后才正式通车。汕头兴筑公路形成高潮是从民国十七年至二十六年(1928年至1937年)之间,历时8年,汕头基本完成了公路网雏形,公路总长993.3公里(含丰顺、大埔),已通车736.6公里。其中,广汕公路于1928年开始修筑,以县分段,官督民办,1930年因磊口渡架桥难,蜈田岭高坡陡石多而止于磊口。到了1933年11月,广汕公路才建成通车。汕汾公路是汕头通往福建的干线公路,其中的汕樟段始筑于1928年,1933年6月通车。樟林至黄冈的安黄段筑于1931年,1933年通车至诏安。潮汕公路由原潮汕铁路路基改建而成。潮汕铁路于1939年日本侵占潮汕时被拆毁,此后路基改为公路。护堤公路因沿韩江南堤而筑,故名,1929年始筑,后停建,1930年重建,1934年建成。
 
   抗战时期至解放前夕,公路交通频遭破坏
 
   1937年“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爆发,当年9月3日,日军飞机首次轰炸汕头,此后持续不断,公路交通成为其轰炸目标。为阻日军进犯,广东省国民政府曾先后二次下令破坏沿海公路。继而汕头沿海县份相继沦陷,因公路多被破坏,日军为适应其军运,掳掠民夫,强拆民房木料,先后修筑庵埠至曲溪线和炮台段等公路112.5公里。1945年日本投降后,汕头与省内各地一样,对被破坏的公路进行修复及增筑。但至1949年2月,汕头公路总长只有723.9公里,全汕头专区勉强可以行车的破烂公路有426.9公里,比抗战前夕的1169.8公里尚少445.9公里。1949年7月,国民党军胡琏部队溃逃经潮汕,沿途焚桥毁路,以图阻止人民解放军的追击,使公路交通又陷入瘫痪。而此时的汕头市,公路设施极其落后,全市公路里程仅有60公里,而且全都为沙土泥泞路。
 
   解放初至“大跃进”时期,初步建成连接各区县公路网络
 
   1949年10月,汕头解放,人民政府接管政权,百废待举。而此时其它地方的解放战争仍在进行。支援前线,公路运输首先面临的任务,就是迅速恢复被破坏的交通。1950年5月,省人民政府下令限期两个月抢修广汕公路。为此动用了部队工兵营和东江公路处技术力量,千军万民上路,日夜抢修,至6月底,中断了12年的广汕公路恢复通车。
 
   1951年,潮汕区成立筑路分会,各县成立筑路支会,由各地行政长官挂帅,动员民工抢修恢复公路。三年经济恢复时期不仅全面修复了解放前国民政府遗留下来的427公里破烂不堪的公路,还修复抗战前就被破坏了的352公里,共779公里。到了“大跃进”时期,全党全民大办交通,汕头初步建成连结各区县的公路网络。
 
   商民合办建公路,林德年陈少文功不可没
 
   在修筑汕头地区公路中,虽然很多条公路都是官督民办而建成的,但也有商民合办或侨绅捐资买股兴筑的。这里略举二位商民合办建公路的带头人,为的是让后人不要忘记这些为百姓铺路造福的潮人翘楚。
 
   林德年,祖籍普宁里湖,1924年出生于汕头,被后人誉为“潮汕公路事业先驱”。抗战胜利后,林德年之父林志见眼见潮汕地区经济惨遭破坏,特别是制约经济复兴的交通事业急待恢复和开拓,在取得当时富商林连登的投资承诺后,马不停蹄组建“连通筑路行车有限公司”,积极为潮汕地区,特别是潮(阳)、普(宁)、惠(来)的公路筑造和运输工程而呕心沥血。其时林德年为配合父亲的利民工作,放弃继续升学的愿望,出任连通公司财务和筑路工程主管职务,直接参与修复“潮普惠” 等18条公路建设。仅花两年时间,于1948年将公路修通至陆丰县,完成广汕公路贯通工作,为潮汕地区交通战后的恢复和发展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1950年,林德年为发展自身的事业,离开连通公司,先在香港经商,翌年赴泰国创业。
 
   汕樟公路的修筑,铭记了汕头商会主席、澄海岭亭人陈少文的功绩。汕樟公路即是汕头至樟林段的俗称,1928年9月10日开筑。因时局不稳,仅筑3公里及建下埔桥而停,1930年下埔桥西段塌断。1931年,陈少文等13个澄海籍商绅组织汕樟筑路行车会,筹集25万银元续建。1934年6月全线通车。
 

作者: 
陈楚金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0.05.28)
浏览次数: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