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油供应在汕头

    在今天,市民随意走进一家超市或商场,都可见到产自各地的优质米、食用油摆滿货架,品种繁多,任选任购。但如果是在30年以前,这种自由购买的情景是市民不敢想象的。因为在计划经济年代,无论是食品还是日用品,都要凭证供应,而直接影响着国计民生的粮油就更不用说了,居民粮油每月定量定点供应,毋想自由购买。
 
     国家实行城镇居民粮油定量供应,应从1953年的粮食统购统销政策的出台说起。从那时起,开始区分农业人口和城市(镇)非农业人口。有资料表明:“自从1953年,我国对粮食实行统购统销之后,居民口粮包括非农业定量人口的正常定量和特需补助,是国家粮食供应的主要项目。它随着人口的增减和定量的高低而增减变化,,在1955年定量供应形成制度化以后,除1960年和1969年二次压缩吃商品粮人口以后,供应量有所减少外,其它年度是不断增加的。”
 
     1953年11月,政务院发布《关于实行粮食的计划收购和计划供应的命令》后,汕头市从1954年1月起开始实施市镇非农业人口均由国家实行计划供应,凭户口证购粮,定时、定点、不定量供应,供应的标准内部掌握,一般平均每人每月30市斤。随后又采取自报公议的方法,按人定量,按户计算,定量供应。这样,初步摸清人口和不同工种类型对粮食的需要,4月份起实行定人、定量、定点、定时供应粮食。
 
     1955年8月,根据国务院的规定,对居民口粮实行分等定量供应,体、脑力劳动者根据劳动强度不同,一般居民按年龄大小,共分为9个等级(也叫三等九级)。  汕头是缺粮地区,因而从紧从严,其时市区平均人月定量水平22.88市斤。1956年以后提高到25.26市斤。到了1957年10月,全市对各类型人口(除一般居民和儿童外)普遍调低,调整后全市平均人月水平为23.42市斤。
 
     随着1958年春大跃进运动的全面展开,粮食“高产卫星”频频上天,似乎吃粮问题已经完全解决,有些农村公社食堂中还出现了“放开肚皮吃饭”的现象。同时国家增加了粮食出口。市镇从11月下半月起粮食不限量,不凭票供应。至1959年1月国家粮食收支已出现困难,于是又动员节约用粮,压缩定量指标。机关团体、厂矿企业每人压缩2-3市斤,一般居民儿童压缩1-2市斤。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1959-1962)粮食统销也一再调整,全市定量水平仅存21.97市斤。最低时只有21.57市斤。政府不得不采取“低标准,瓜菜代”的措施,一方面降低城乡人口的吃粮标准,一方面大力生产瓜果、蔬菜和代食品。人们还清楚地记得,当年在汕头就曾推广双蒸饭。所谓的“双蒸饭”,就是在饭蒸好之后,揭盖洒上水再蒸一次。第二次蒸饭,盖子必须盖紧不得敞气,加大火让蒸汽把饭冲泡。如果复蒸两次就叫三蒸饭。双蒸饭就是水分多,饱得快饿得也快。
 
     从1964年起至1978年,居民的口粮基本是稳定在原有的水平状况(24市斤)。由于人口结构的变化,全市平均定量水平也就不同,1964年为22.47市斤,1978年为24.87市斤。其时粮店供应的多为陈年老米,每市斤0.146元,如若想要刚收成的新米,每市斤就得增加6分钱。每逢有新米供应,粮店门口必排长龙。
 
     居民食油方面,在1953年起就实行有计划供应,一般为8-10市两(16两制) 。1960年食油收购量减少,供应因而压缩,每人月仅存1-3市两。1961、1962年稍有好转,但每人每月也不过2-3市两。到了1964年底,居民食油才从定量3市两增加到4市两。1967年以后食油收购基本稳定,汕头市民的食油也从4市两增加到5市两。
 
     值得一提的是,在物质紧张时期,由于食用油紧缺,加上生猪供应有限,所以饭店很难有够油的菜式。我家附近的海平路一家饮食店,大锅里天天煮的是苞菜叶,由于缺油,整锅莱都呈粉红色,5分钱一碗。饼食店里难有够油的饼干、糕点,以花生、芝麻为主原料的饼食更是难得一见。
 
     改革开放后,国家在稳定市场供给的前提下,逐步放开粮油统购统销政策,逐步推行购销同价,各地也陆续放开粮价,放开经营。大约在1990年前后,汕头市区定量供应的粮价与市场价已经相差无几,随后在1992年便全面放开销售。至此,城市(镇)人口的定量粮油供应证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全市45家国营粮店也结束了长达40年的定点定量供应,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作者: 
陈楚金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9.10.09)
浏览次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