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潮汕侨批五项重要经济价值

    近代潮汕华侨从海外各地寄回家乡的侨批,数以亿计。广大潮汕侨胞每年向家乡挹注的侨批款,数额巨大。许多人认为,近代注入潮汕地区的巨额侨批款,是当时潮汕经济很重要很宝贵的动脉或“补血剂”,此种看法很有道理。近代潮汕侨批,主要有如下五项经济价值:
    
   一、维持潮汕外汇收支平衡,支撑近代潮汕经济繁荣发展
    
   进入近代特别是1860年汕头开埠以后,由于汕头的早期对外开放,汕头经济和社会发展纳入世界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新范畴、新指向,港口贸易地位不断提升,更有效地拓展国内市场尤其是国际市场,因而带动了近代潮汕经济繁荣发展。
    
   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潮汕地区的民族工业蓬勃兴起,海运、河运、铁路运输和公路运输等交通运输业全面推进,形成一个颇为密切联系的商贸运输网络,汕头乃至潮汕地区的商业和对外贸易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发展。近代潮汕的对外贸易虽然快速发展,但在当时外国商品大量倾销潮汕地区的情况下,潮汕地区大多数年份的对外贸易输入额超过输出额。根据海关的统计,1895年汕头对外贸易入超白银754万余两(关平两,下同),1900年入超757万余两,1905年入超889万余两,1910年入超1191万余两,1915年入超614万余两,1925年入超818万余两,1930年入超2041万余两。
    
   近代潮汕大多数年份对外贸易入超,然而当时尤其是汕头开埠后至日冦侵入潮汕之前,潮汕地区的经济仍能获得繁荣发展,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一时期潮汕地区有巨额侨批款的挹注。著名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总纂的《潮州志》在《实业志•商业》中指出:“潮州每年入超甚大,所以能繁荣而不衰落者,无非赖批款之挹注。”
    
   近代海外为数巨大的侨批款挹注潮汕侨乡,足以使当时潮汕地区保持外汇收支的平衡,而且每年还有不少余额,这对于调节当时潮汕的经济,避免因外汇不足而引起的各种不良后果,在日寇侵入潮汕之前,保持金融的基本稳定、物价的基本稳定和人心的基本稳定,支撑当时潮汕经济的繁荣发展,其所起的重要和宝贵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二、被作为多种商业性经营,促进近代潮汕商业和对外贸易快速发展
    
   近代潮汕地区经济发展的最突出表现,是商业和对外贸易快速发展。作为近代潮汕区域性经济中心的汕头市,其近代化是从商贸发展开始的。而近代潮汕侨批的收寄和派解,被海内外潮商作为多种商业性经营,对当时潮汕地区商业和对外贸易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其一、被潮商作为重要商业性行业进行经营,在近代潮汕地区商业发展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潮汕侨批业虽然具有金融、邮政、商业等多方面的属性,但从潮汕侨批业的产生和业务经营行为方面分析,其商业性是很明显的。海内外大部分侨批局,是海内外潮商抓住商机扩充业务经营范围而创立的。近代潮汕地区的侨批业,与当时潮汕的运销业(或称轮船行)、出入口商业和抽纱业,都因其行业商号多、经营业务数额多和对社会经济发展所起的作用大,被合称为潮汕四大商业性行业。由此可知,近代潮汕地区的侨批业,在当时潮汕地区商业发展中,地位是相当重要的。
    
   其二、被潮商率先进行跨国性、规模化和集约化经营,对近代潮汕商业和对外贸易的快速发展起着重要的引导作用。近代潮汕地区不少有发展眼光的商人,看准经营侨批业务商机良好,纷纷兼营或主营侨批业务,把主营和兼营有机结合起来,并率先实行跨国性、规模化和集约化经营。
    
   海外许多潮商通过兼营或主营侨批业务,进行跨国性、规模化和集约化经营,其效果更加显著。他们所创设的侨批局对寄批者收取些微的力资(寄批手续费),但他们的收益不在乎收取力资,而是在经营过程中着重利用收集到的侨批款,赚取汇水和存贷利息,特别是利用收集到的侨批款和其他经营业务结合起来,经营出入口贸易,获得更丰厚的利益。许多海外潮帮侨批局尤其重视把揽收到的侨批款,采购当地的大米、木材等商品,运至潮汕等地销售牟利,然后才把侨批款派送给收批人。海外潮商利用经营侨批业务和经营出入口贸易等相结合,进行跨国性、规模化和集约化经营,这也是近代潮商凭提高商业信誉和一定资本经营大商业的表现。
    
   近代潮汕侨批,被海内外潮商进行多种商业性经营,是潮人经商摆脱过去以贩运为主的状态,形成跨国性、规模化和集约化经营的先导,有效地丰富和发展了潮商文化,很明显地增强了海内外潮商的实力,其对近代潮汕地区商业和对外贸易快速发展,以及近现代海内外潮商经营方式的进步,所起的重要引导作用,是应当给予充分肯定的。
    
   三、有利潮汕银庄和银行拓展业务,促进近代潮汕金融业发展
    
   汕头开埠以后,潮汕地区的银庄业兴旺发展。银庄(又称钱庄或汇兑庄)是一种旧式金融机构,在潮汕地区银行业未盛时对潮汕的汇兑、信贷等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
    
   许多海内外潮人创设的银庄抓住商机,经营和拓展转驳侨批款以及兑解侨批款的业务,有的银庄甚至转而主营侨批业务,或改称侨批局。特别是不少银庄利用揽收到的侨批款,进行多种经营,使银庄业业务获得兴旺发展。如澄海籍商人陈凤仪于1893年在汕头创设陈炳春银庄,同时在泰国曼谷廊梯头创设陈炳春银庄(辛亥革命后升格为陈炳春银行)。不久,汕头和泰国的陈炳春银庄兼营侨批业务,接着又在汕头创设陈炳春批局和在泰国创设陈炳春银信局,转驳各港侨批款,把汕头、泰国、香港、新加坡连结成一条侨批款转驳的网络。这样,陈炳春银庄在兼营侨批业务中,不仅得加力资、汇水、存贷款利息等利益,还可以利用收集到的侨批款在汕头市汇兑公所进行放盘的炒卖交易,获得厚利。当时汕头不少兼营侨批业务的银庄,其经营方式与陈炳春银庄大致相同,这是银庄兼营侨批业务促进银庄业兴旺发展的独厚之处。
    
   近代潮汕银庄由于兼营转驳侨批,很有效地拓展其经营业务,使主营和兼营两者相得益彰,从而促进了潮汕银庄业的蓬勃发展。20世纪三十年代初,汕头市的银庄业成为全市首屈一指的行档,是当时汕头市资本最雄厚和对地方一切支应负担最多的行业。
    
    1933年以后,潮汕地区的银庄业趋向衰落,银行逐渐取代银庄,办理汇兑、信贷、接驳和解付侨批款等,其中接驳和解付侨批款,以及办理侨眷存款,利用侨眷存款办理贷款等,成为银行的重要业务项目,这对促进近代潮汕地区银行业发展的重要作用,也是很明显的。
    
   四、侨批寄送与邮政联袂,促进近代潮汕邮政事业的发展
    
    1897年大清邮政局成立以后,规定一切批信都应通过邮政局寄送,方为合法,侨批局不得私自使用轮船运输其信件,从此以后,侨批和回批的寄送就与邮政联袂起来。由于侨批和回批的寄送与邮政联袂,办理侨批的收转和回批的转运,就成为潮汕地区邮政机构的一项重要业务,这对近代潮汕地区邮政事业的发展,自然起着重要的促进作用。
    
   潮汕侨批和回批寄送与邮政联袂以后,其寄送的邮资,成为潮汕邮政机构的一项重要收入。根据著名潮汕侨批收藏家和研究者邹金盛先生所著《潮帮批信局》一书中提供的资料:1919年9月9日汕头总商会呈送汕头邮政总局的公文中曰:“商业批局数十家,每次船期,倘遇各家所带侨批同时到汕,几达五、七万件。”若按每次船期6万件批信计,因海外批局一般是每周发批1次,每月4次船期约有24万件批信。再按每件批信配回批1件,共收寄回批24万件。当时每件批信向南洋联约国邮政机构结算的邮资为1角2分半,每件回批的邮资收费也同。因此,汕头邮政总局每月侨批信件的邮政收入总共约6万银元,全年共72万银元。数量可观的邮政收入,成为增加当时汕头邮政机构收入的一项重要来源,这对于促进近代汕头乃至潮汕地区邮政事业的发展所起的作用是颇为显著的。
    
   五、保障广大侨眷生活,为近代潮汕经济发展提供重要前提
    
   近代潮汕民众依赖侨批款维持生活,或以侨批款作为家庭重要生活来源者,约占人口50%,不少乡镇甚至占70%至80%左右。侨批款与侨眷生活息息相关,侨眷们收到侨批款以后,都往市场或商店购买各种生活用品,维持正常的生活。只有广大侨眷生活的稳定,才能维持近代潮汕侨乡社会的稳定,才能保障当时潮汕经济的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潮汕地区侨批基本梗阻,侨眷与其他民众一样,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因此即百业凋敝,潮汕地区经济遭受极大的破坏。历史事实充分证明,近代潮汕侨批款的大量挹注,有效地保障了当时潮汕广大侨眷的生活,对当时潮汕地区经济的发展提供重要的前提作用。
 

作者: 
杨群熙
来源: 
粤东门户网
浏览次数: 
53